道周文化
黄道周年谱注译
2014-10-31 09:14:04|发布者: 叶欢欢 | 查看: | 评论: 0 |来源:
摘要: 原文:  是时诸路溃衂,突骑四逼,不特士气不堪再鼓,而信州亦无固志矣。先生于是终悼其功之不成也,乃上疏云:『臣今年六十有一,才能智勇不踰中人,自请行边,拮据(1)关外,譬之鸡然,风雨如晦(2),鸣声不已 ...
原文:
  是时诸路溃衂,突骑四逼,不特士气不堪再鼓,而信州亦无固志矣。先生于是终悼其功之不成也,乃上疏云:『臣今年六十有一,才能智勇不踰中人,自请行边,拮据(1)关外,譬之鸡然,风雨如晦(2),鸣声不已,即有不寤之人起而刀俎(3)之,亦无可奈何而已。臣少而学道,于物无竞,所以荏苒噍哓(4),瘁毛锻羽,为朝廷守一日之藩篱,非曰能之,亦各其义耳。今敌之来日以压境,众之附者日以携(5)志,蠢冥(6)何知,唯利是视,贪生怖死,则前后异致。信州闾巷,鸡犬方集,今复翩然欲舍而去。徽州人来者咸云:海口暖水,焚掠殆尽。暖水距信州百余里,臣师守海口,退屯八都者千五百人,其东出马铃者七百余人,又二千二百西去饶抚(7),驰收未回,所余帐下千二百人而已。臣自八月以来,所东弭台宁(8)之衅,西消金贼(9)之孽,精力疲于文告,岁月驰于期会(10),未有一智一谋佐于其内,一膂一力助于其外,空以老疲一意报主。今事势甚急,可亟命方国安(11)以万众捣徽州,乘其西驰,可以破敌。即不然,亦可解信州之危,成牵制之功。为此哀恳以闻』。得旨:『着方国安从严、郑鸿逵(12)从马金(13),两路以牵其势』。然而诸路之师竟无一出者。先生不得已,召诸将计曰:『敌虽众,尽虚声耳。倘延至春仲,引驰马懈,破敌必矣。今数千卒即乏粮,可奈何?与其却还溃散,无以报朝廷,不如一战决也。吾计不再出矣』。因相持泣下。乃以腊月之六日,复自广信进攻婺源。至童家坊(14),又闻乐已破,凡弋、贵、永、铅诸县所募二千余人皆不至,而信州守臣及诸乡绅亦致书迓先生归。先生以成师而出,义不反顾,且前且却,徒惑军心,并置广信兵不问,独与将士及乐平、德兴(15)二县乡勇千余人鼓行而前。而馈饷又继,仅有三百人十日之粮耳。乃令许应梦等往催乐,德二县饷,皆未及至。二十有四日,先生自新建至壹都,距婺城十余里而军(16)。先生是夜得梦甚恶,旦起为文以禳(17),命具牲糈。未及禳而突骑至矣。先生策马前进,中书赖继谨执令箭督众鏖战,攻杀十余人,夺获马匹。先生疑为诱骑,传令勿逐。参将高万荣不受节度,谓兵法乘高者胜,遽引兵登山,而敌骑已从间道山行钞我阵后,军士遇之皆奔。黄肃、倪彪等望见,以为师却兵,亦遁。先生独引中军营扎守不动,乃以所佩招征印及帝赉良弼(18)印付中书(19)陈骏音,今疾驰还曰:『脱有不虞,国印不可失也,幸(20)善护之』!时唯乐平将士翼卫先生。先生戟手(21)一呼,争为奋发,而飞镞雨集,尘沙被面。乐率将士势孤不支,退就中军,而退不可止,遂大溃,路塞马不得行,先生及诸同人俱为所获。乃更以舆(22),拥先生至婺源,又具席奉先生。先生骂不食。诸被执者皆涕洟(23)饮泣,不能仰视。继谨独从容饮啖(24)自若,曰:『师存与存,师亡与亡,从师以死幸矣,何唏嘘涕泣为』!继谨者字敬孺,漳之平和诸生也,慷慨多大节,于邺山大会始与起俦同事先生。忆在建阳劝先生驻关下,先生弗是也,因与继谨相对至夜分。起俦曰:『兹行也,生封侯,死庙食(25)』。已继谨曰:『事未可知。子有老母,义宜亟归。吾惟师是依,誓不归矣』。时且握手唯唯(26),目光如炬,自分以死也。翌日,起俦以告先生。先生慨然曰:『为我致意邺山,吾亦欲归,未知何日』。盖先生仓卒不忘邺山也。然闻先生自推年历,至六十二岁止而不推。先生能明国祚(27)之修短,岂不能知身历之延促?故谓先生不爱其身以爱国家者非也。先生盖一念而穷数千载矣。顾缅维(28)鸿蒙以来,便有昏晓,然昏晓属天易,昏晓从人难。已乃即杜诗阴阳割昏晓之句,摛(29)诗八章,详剖旧史。其第七章曰:『倾危世事廿年中,曾梦高皇与二宗。胜负当头应有数,去留舍我更何从』?所云梦高皇者,即前龙江阻风有卿舍我去之语。故先生又识曰:『不图今日舍身于此也』。二宗者,谓文皇神宗(30)也。按先生以天启甲子散馆,梦神宗召谓曰:『汝欲胜人,道在自胜』。又以崇祯丙子入都,梦文皇召至床前,屈指者再云:『三九四七』。诚如所言,盖指易象中命历也。先生身致元感如此,久已在帝左右矣。而是时留覉婺源,七日不食。于是有过言、自悼、造怨诸诗。迨发婺源,复进水浆。又梦道中勒石曰夷犹(31)吾行兮,于是有夷犹之诗。夷犹者,言进退由人,不得自持(32)也。
 
注释:
(1)拮据:劳苦操作;辛劳操持。《诗经·豳风·鸱鸮》:“予手拮据。”
(2)风雨如晦:即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晦:黑暗;已:止。风雨交加天色昏暗的早晨,雄鸡啼叫不止。比喻在黑暗的社会里不乏有识之士。《诗经·郑风·风雨》:“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3)刀俎(zǔ):刀和砧板,原为宰割的工具,比喻宰割者或迫害者。《史记·项羽本纪》:“大行不顾细谨,大礼不辞小让。如今人方为刀俎,我为鱼肉,何辞为!”
(4)噍哓(jiào xiāo):噍,吃东西。哓,喋喋不休的声音。
(5)携:背离,离散。《左传·僖公七年》:“招携以礼,怀远以德。”
(6)蠢冥:愚蠢糊涂。冥,冥顽不灵。
(7)饶抚:饶州、抚州。饶州府治为鄱阳县,地处江西省东北部。
(8)台宁:台州、宁波。
(9)金贼:指金声桓(?~1649),明末清初将领。字虎臣,一作虎符,辽东(今辽宁辽阳)人。初属左良玉,后从良玉子左梦庚降清,攻占江西,授总兵。顺治五年以不得封侯,又为巡抚所排挤,遂举江西投南明桂王。不久,清军围攻南昌,城破,投水死。
(10)期会:谓在规定的期限内实施政令。多指有关朝廷或官府的财物出入。《新唐书·狄仁杰传》:“人君惟生杀柄不以假人,至簿书期会,宜责有司。”
(11)方国安(1602~1645):浙江诸暨人。南明朝鲁王麾下猛将、总兵、太傅荆国公,东阁大学士。
(12)郑鸿逵(1613~1657):原名芝凤,考取武举人时,改名鸿逵。字曰渐,又字圣仪,号羽公。郑芝龙之弟,排行第四,郑成功的叔父。原为明朝之官员,后来追随郑成功反清。(13)马金:马金镇位于浙江省衢州市开化县。
(14)童家坊:在江西省上饶市玉山县境内。
(15)乐平、德兴:乐平即现在的乐平市,位于江西省东北部,县级市,由地级景德镇市代管。德兴市位于江西省东北部,隶属于上饶市。
(16)军:动词,驻扎。
(17)禳(ráng):祈祷消除灾殃。《左传·昭公二十六年》:“齐有彗星,齐侯使禳之。”
(18)中书:中书为中国古代文官官职名。明代称中书舍人,从七品,于内阁置中书若干人,中书职能通常为辅佐主官,为基层官员编制之一。设置在如六部的中央机构官署,负责典章法令编修撰拟、记载、翻译、缮写等工作。或由举人考授,或由特赐。
(19)帝赉(lài)良弼:赉,赐予。良弼,犹良佐、良臣。《尚书·说命上》:“恭默思道,梦帝赉予良弼,其代予言。”
(20)幸:形容词,希望。《玉台新咏·古诗为焦仲卿妻作》:“幸可广问讯。”
(21)戟手:徒手屈肘如戟形。指点人或怒骂人时常如此。《左转·二十五年》:“诸师出,公戟其手,曰‘必断而足!’”
(22)舆:车、马车。《孟子》:“今乘舆已驾矣。”也指轿子,如肩舆。
(23)涕洟(tì tì):眼泪和鼻涕。《礼记·檀弓上》:“主人深衣练冠,待於庙,垂涕洟。” 陆德明释文:“自目曰涕,自鼻曰洟。”
(24)啖(dàn):吃、吃饭。《广雅》:“啖,食也。”
(25)庙食:死后立庙,受人奉祀,享受祭飨。《史记·滑稽列传》:“庙食太牢,奉以万户之邑。”
(26)唯唯:恭敬的应答声。《汉书·司马相如传上》:“齐王曰:‘虽然,略以子之所闻见言之。’仆对曰:‘唯唯。’” 颜师古注:“唯唯,恭应之辞也。”
(27)国祚:国运。祚,与“福”同义,用于专指帝王的宝座。国祚则引申为王朝维持的时间。
(28)缅维:亦作“缅惟”,遥想。宋·秦观《秋夜病起怀端叔作诗寄之》:“缅惟情所亲,佳辰谁与共。”
(29)摛(chī):铺陈,详细地叙述。
(30)文皇神宗:文皇,指明成祖朱棣,谥号是“启天弘道高明肇运圣武神功纯仁至孝文皇帝。”神宗,指明神宗万历皇帝朱翊钧。
(31)夷犹:犹豫。战国·屈原《九歌·湘君》诗:“君不行兮夷犹,蹇谁留兮中洲?”
(32)自持:自守;自固。《商君书·农战》:“国不晨,则与诸侯争权,不能自持也。”
 
译文:
这个时候几路部队都溃败,敌人的骑兵从四面八方突袭进逼,不只是士气没有办法振作,而且上饶也没有防守的斗志。因此先生最终悲叹建功立业的愿望没能达成。于是上疏说:“臣今年六十一岁,才干能力,谋略勇武不超过中等之人,却要自己请求巡视边疆,辛苦操劳据守关外。就像雄鸡,在风雨交加天色昏暗的早晨,振翅呐喊,啼叫不止。即使有晚上不睡觉的人,起来而任其宰割,也无可奈何啊!臣少年开始学习道理,对于事物没有竞争,因此时光慢慢流逝,犹如吃东西咀嚼,发出喋喋不休的声音。臣毁坏了毛发,锻击了羽翼,也要为朝廷守卫一天的边疆,不是说有能力,只因人各有其道义啊!现在敌人前来,大军压境日渐紧张,民众归附的人,背离意志日渐严重。他们愚蠢糊涂知道什么呢?只知道唯利是图、贪生怕死,当然前后表现不一样。上饶的大街小巷,鸡犬相闻的局面刚刚形成,现在又要翩翩然舍去而离开。徽州有人来都说,海口、暖水两个地方焚烧劫掠殆尽。暖水距离上饶百余里,臣的部队防守海口,退却驻扎在八都的部队一千五百人。从东面马铃岭出击的有七百余人,又有一千二百人向西出击饶州、抚州,这些部队都在行军作战还没有回来,臣所剩下的部队一千二百人而已。臣从八月份以来,在东边平息了台州宁波的挑衅,在西边消除了金声桓的造孽,臣的精力疲惫于文告奏疏,时间流逝于约见会面,在内部没有得到一智一谋的辅佐,在外面没有得到一臂一力的帮助,只是空洞地以衰老疲惫的身体,一心一意报答皇上。现在事态非常危急,可以急令方国安率大军直捣徽州,乘敌人向西进攻的机会,可以破敌。即使不是这样,也可以解除上饶的危险局面,成就牵制敌人的功绩。为此悲痛恳求,希望皇上能够听到。”
    得到旨意:“命令方国安从严州,郑鸿逵从马金镇出兵,两路部队对敌人形成牵制的态势。”然而几路部队,竟然没有一路出兵的。先生不得已,只好召集几位将领商量,说:“敌人虽然众多,只是虚张声势而已,如果能够拖延到明年春天,弓箭松弛战马懈怠,一定能够破敌。现在几千士兵已经缺粮,怎么办呢?与其退却回来四处逃散,不能报答朝廷,不如一战决胜负,我考虑再不出来。”于是大家互相扶持,悲伤流泪。就在十二月初六日,再次从广信府出发向婺源进攻。到了童家坊,听说乐平已被攻破,从弋阳、贵溪、永平、铅山几个县招募的两千多人全部没有来,上饶的守城官员和乡绅也写信要迎接先生回来。先生认为部队既然已经出发,义无反顾,又前进又退却,只能迷惑扰乱军心,并且不再询问广信府的兵员情况,单独和将士以及乐平、德兴两县的地方武装共一千余人,敲着战鼓向前行军。然而粮饷供应不上,只有三百人可用十天的粮食,就命令许应梦等人前往乐平、德兴二县催粮,也都还没有来。二十四日先生从新建来到壹都,距离婺源十余里扎营。先生在这天晚上做了噩梦,早晨起来做文章祈祷消除灾祸,叫人摆上牲畜和精米,还没有来得及祭祀祈祷,敌人的骑兵已经奔袭而来。先生骑马前进,中书赖继谨拿着令箭督促大家投入战斗,进攻杀死了十余人,夺取缴获了马匹。先生怀疑是引诱之敌,传令不要追赶。参将高万荣不接受节制,说按照兵法是居高临下才能战胜,马上带领士兵登山,但是敌人的骑兵已经从山间小路绕山而行,包抄我方后路,士兵看见敌人来了全都逃跑,黄肃、倪彪等人看见这种情况,以为部队退却,也逃跑了。先生独自率领中军部队扎营不动,就把招征官印和刻有“帝赉良弼”的官印,托付给中书陈骏音,命令他骑快马返回,说:“无法料定会不会丢失,国家的印信不能丢失,希望妥善保护它。”当时只有乐平的将士在两边保护先生,先生手臂屈曲如戟,大声高呼,将士们争先奋勇向前,然而箭飞如雨,沙尘扑面而来,乐平将士势孤难敌,退回中军营帐,而后退没有办法停止,于是大败溃散。道路阻塞,战马不能通行,先生和同事们全部被抓获,就换成轿子,簇拥抬着先生到婺源。又备办酒席侍奉先生,先生大骂不吃。这些被抓的人都悲伤痛哭,眼泪鼻涕俱下,不能够抬头仰视先生。唯独赖继谨从容镇定,独自饮酒吃饭,说:“老师活着就一起活着,老师死了就一起死,跟着老师一起死是幸运的,叹息流泪有什么用!”
赖继谨,字敬孺,是漳州郡平和县的生员,为人慷慨激昂有气节。从邺山大会开始,和起俦一起共同侍奉先生。回忆在建阳的时候,劝说先生驻军在关内,先生不采纳意见,就和赖继谨相对而坐到深夜,起俦说:“这次行程,活着封侯,享受荣华富贵,死了立庙,名垂青史。”良久,继谨说:“事情还不可预料,你有老母亲在家,从道义上讲应该迅速回家,我只有跟随老师,坚决不回家。”当时他握着我的手言辞恳切,表情坚定,目光像火炬一样热烈而明亮,自此分别,生死已定。第二天,起俦把这件事告诉先生,先生感慨说:“替我向邺山致意问候,我也想回去,不知什么时候?”这是先生在繁忙匆促中仍然没有忘记邺山啊!
听说先生自己推算年龄到六十二岁为止就不再推算下去,先生能够明白国运的长短,难道不能够知道自己年龄的增减!因此说先生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而热爱国家,不是这样的,因为先生的一个意念能够穷尽几千年。遥想从混沌的远古时代以来,便有早晨和黄昏的区别,但是早晨和黄昏服从于天的意志容易,想要改变早晨和黄昏服从于人的意志,难啊!先生就用杜甫“阴阳割昏晓”的诗句,展开叙述,赋诗八章,详细剖析历史。在第七章写道:“倾危世事廿年中,曾梦高皇与二宗。胜负当头应有数,去留舍我更何从?”所说的梦见高皇帝一事,就是以前在龙江遇风受阻做梦,有“爱卿竟然舍我而离去”的话,因此先生又注释:“没有想到今天居然在这里舍身啊!”二宗是指成祖文皇帝和神宗万历皇帝。先生在天启甲子年翰林院散馆结业时,曾经梦见神宗皇帝召见先生说:“你想要胜过别人,有道自然胜。”又在崇祯丙子年来到首都上朝,梦见成祖文皇帝召到床前,屈指运算后才说:“三九四七。”确实是像先生所说,这是指易经卦象中的命运年龄啊!先生的身体本能的感应达到这样的程度,说明先生早就在皇帝身边。然而这个时候先生被拘押在婺源,七天拒绝进食。因此写下了《过言》、《自悼》、《造怨》等诗歌。等到从婺源出发,才喝一点米汤,又梦见途中有石碑刻字“夷犹吾行兮。”因此又写下了《夷犹》的诗歌。夷犹的意思是说人生进退随意一些,不要太固守自己的信念。
 
原文:
  隆武二年(丙戌),先生年六十有二。
  正月十二日至新安(1)西桥,见演灯甚盛,为鱼龙百戏,群趋帐下。又念世事不竞,遂使民情至此。翌日遂绝粒。适继谨附书回家,请以兄子为嗣。先生不复为书,第题(2)其后曰:『蹈仁不死,履险若夷。有陨(3)自天,舍命不渝』。先生盖奉天而行者也。而当时与难者,自赖继谨而外,有中书蔡春溶,字时塔,为先生从内弟,漳之龙溪人,尝与邺山会者也。又有司马(4)赵士超,字渊卿,福之侯官(5)茂才也;别驾(6)毛玉洁,字符水,庐之六合(7)人,以明经(8)初为沙邑贰(9)。毛、赵各以义从先生,故先生一署监纪,一授以判信州事也。自先生罹厄以来,四子朝夕相持者弥月矣。至二十四日到留都,始别幽先生禁城中,而以四子分覉他所。先生即潸焉有怀,无从寄问矣。于是有待命、归衅诸作。待命,犹延颈(10)也;归衅,归就衅鼓(11)也。各为诗八章,不能尽录,录其东山诗曰:『垂老谈为仁,了不见精致。缅怀七尺躯,肤发蔽天地。斯民既颠隮(12),骨肉安足恃。抱颈出林莽,亦与狐豕类。况可负日月,而窃鬼火气。管子胶(13)日时,已得礼乐意。宏才不可遇,季路(14)亦其次。孔门道成人(15),于此无二义。苍黄(16)既可参,生死何足异。颜回委陋巷,正则蹈水(氵裔)(17)。当其并命(18)时,要一无所系。须发联华嵩,眉睫照百世。试问古仁人,成就无乃是』。呜呼!此先生初至白下旅次(19)所作也。及既系膳监,夜闻钟声,感旧事前后,又得绝句百余首。有曰:『啼定方知是禁城,不堪卧起转分明。祗觉晨挝沈(20)百杵,从无朝鼓续严更』。哽咽绝续(21),不胜伤悼,而左右乃又时时折玉梅为供,令人弄胡琹(22)以娱。先生益悲愤,为诗曰:『马头宁(23)得有蛾眉,老大明妃(24)出塞时,自付飘风(25)看坠叶,御沟芳草未应知』。盖先生不食,于兹十有四日矣。或疑其死也,乃又不死。因复为诗以寄四子曰:『高坐虎头撩百兽,别传精意(26)与骊熊(27)』。又曰:『画符莫贴阆风(28)门,两足腾空犹自尊』。盖以死寄也,然亦无从必其达否,聊以示意耳。至二十九日不死,更进水浆。二月九日,又为先生诞辰,乃作蒿里十章以自吊。又有痴绝八章、思在黄海六章,自识云:『防风(29)虽倒,犹留一节以问尼父(30),自是潦倒余生,不能执笔也』。遂以三月五日完节于金陵之曹街,兀立不仆。已更提四子赴他市,而赵士超过曹街,趣抱先生首于怀恸哭曰:『师乎!魂其少须,吾即来矣』!四子遂同日就义。呜呼!拟徽婺于□□(31),哲有十(32)将几其半,等□□于都变,回(33)之下更得其三。盖不独二百七十余年之纲常肩自一人,抑且三千年来之师弟于兹仅睹者也。
 
注释:
(1)新安:新安郡,即徽州,位于新安江上游,古称新安。
(2)第题:按次序题上、写上。指在信的结尾处接着写。
(3)陨:同“殒”。殒命,死亡。
(4)司马:明代府一级的“同知”别称叫司马,同知是知府的副职,从六品,分掌巡捕、粮务、屯田、水利、江海防务等事务。
(5)侯官:现在的福建闽侯县。
(6)别驾:汉代刺史的佐吏,刺史以巡行视察为职,别驾则另乘传车,辅助刺史出巡,故称别驾。宋代府一级的通判别称叫别驾,明代沿用,无定员,正六品,分掌粮运及农田水利之官。
(7)庐之六合:庐,庐州府,即现在的合肥市,当时的庐州府隶属南京,又称为南直隶。六合,指现在南京市六合区。
(8)明经:明代对贡生的雅称。科举时代,挑选府、州、县生员(秀才)中成绩或资格优异者,升入京师的国子监读书,称为贡生。意谓以人才贡献给皇帝。贡生相当于举人副榜。会试考中的考生被称做“贡士”,第一名为“会元”。
(9)沙邑贰:沙邑,地名,不知确切地址。贰,贰佐,州县官的副职。
(10)延颈:伸长脖子,表示殷切盼望。《史记·游侠列传》:“自关以东,莫不延颈愿交焉。”
(11)归就衅鼓:《左传·肴之战》:“孟明稽首曰:君之惠,不以累臣衅鼓,使归就戮于秦。”孟明感谢晋国国君的恩赐,不把被俘虏的臣子杀了衅鼓,而让他们回秦国去受诛杀。衅鼓:上古时的一种祭礼。上古凡重要器物(如钟、鼓等)制成后,一定要杀牛、羊、猪等,把他们的血涂在新器物上表示祭,称作衅。
(12)颠隮:困顿挫折。宋·王安石《辞使相第三表》:“末学短能,固知易竭,要官重任,终惧颠隮。”
(13)胶:周代学校名。周时胶为大学,庠为小学。后世通称学校为“胶庠”。《礼记·王制》:“周人养国老於东胶,养庶老於虞庠。”
(14)季路:即仲由,姓仲名由,字子路,因他曾为季氏的家臣,又被称作季路。孔子得意门生,为人勇武,以政事见称。
(15)成人:指完人,或德才兼备的人。《论语·宪问》:“子路问成人,子曰:‘若臧武仲之知,公绰之不欲,卞庄子之勇,冉求之艺,文之以礼乐,亦可以为成人矣。’”
(16)苍黄:苍指青色,黄指黄色。《墨子·所染》:“染于苍则苍,染于黄则黄;所入者变,其色亦变。”后因以“苍黄”喻事情变化反复。
(17)(氵裔):水波动荡。战国·宋玉《高唐赋》:“洪波淫淫之溶(氵裔)。”
(18)并命:效命,拼命。《三国志·吴书·张纮传》:“今围之甚密,攻之又急,诚惧并命戮力。”
(19)旅次:本意指旅途中小住的地方。这里指先生在南京被暂时拘押的地方。
(20)挝(zhuā):打,敲打。沈:同“沉”。
(21)绝续:断绝和延续:存亡断绝的关头,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
(22)胡琹:胡琴。琹,同“琴”。
(23)宁:副词,岂、难道。《诗·郑风·子衿》:“子宁不来。”
(24)明妃:即王昭君。汉元帝宫人王嫱字昭君,晋代避司马昭讳,改称明君,后人又称之为明妃。南朝·江淹《恨赋》:“若夫明妃去时,仰天太息。”
(25)飘风:旋风;暴风。《诗经·大雅·卷阿》:“有卷者阿,飘风自南。”
(26)精意:专心一意;诚意。《国语·周语上》:“精意以享,禋也;慈保庶民,亲也。”(27)骊熊:黑色的熊。骊,还有四只并列的意思。《诗经·齐风·载驱》:“四骊济济,垂辔沵沵。”
(28)阆(làng)风:传说中神仙居住的地方,在昆仑之巅。又称“阆风岑”、“阆邱”、“阆风台”、“阆山”。阆,本义为门高大。《说文》:“阆,门高也。从门,良声。”
(29)防风:中药名。又名铜芸、百枝,古代名“屏风”,引申为屏障。《名医别录》:“喻御风如屏障也。”
(30)尼父:亦称“尼甫。”对孔子的尊称。孔子字仲尼,故称。唐·李涉《怀古》诗:“尼父未适鲁,屡屡倦迷津。”
(31)拟徽婺于□□:揣摩其意而译之。
(32)哲有十:即十哲,十哲指的是孔子门下最优秀的十位学生(子渊、字骞、伯牛、仲弓、子有、子贡、子路、子我子游子夏)的合称。 
(33)回:颜回,孔子的学生。
 
译文:
隆武二年(1646)(丙戌),先生六十二岁。
    正月十二日先生被解押经过徽州新安郡西桥,看见表演的灯火辉煌,是曲艺、杂技、魔术及各种民间艺术表演,人们成群结队前往观看。先生想到了社会缺乏竞争上进的风气,才使得民间的人情风俗到了这种地步。第二天,先生就开始绝食。正好赖继谨寄信回家,先生请求把大哥的一个儿子过继为子嗣,先生没有重新写信说明,只在赖继谨的家信后面题字:“为仁义赴汤蹈火还没有死,身处险境尚且安全,如果陨殁那是天意,舍去生命也不改变初衷。”这是先生奉行天意而做事的表现啊!当时一起遭难的,除了赖继谨之外,有中书蔡春溶,字时培,是先生妻子的堂弟,漳州郡龙溪县人,曾经是邺山大会的参与者之一。有司马赵士超,字渊卿,是福建闽侯县秀才。别驾毛玉洁,字元水,庐州府六合人,以贡生的身份在沙邑当副职。毛玉洁、赵士超都以大义追随先生,因此先生一个任命为监察统理军务,一个授予上饶通判。自从先生遭受厄运以来,四人和先生朝夕相处照顾有一个月。等到二十四日到达留都南京,才开始另外幽禁先生在城中,而把四人关押在其他地方。先生即便独自流泪有所想念,也无从遥寄问候。因此有了《待命》、《归衅》等诗作。“待命”就是伸长脖子殷切盼望的意思。“归衅”就是希望不要被处死,而是放回去接受惩罚。各自有诗歌八章,不能够全部抄录,摘录其中的东山诗,写道:
“垂老时谈论成为仁,已经看不到它的美好。缅怀七尺身躯,肌肤毛发将被天地掩蔽。黎民百姓已经困顿挫折,身体骨肉还有什么可依赖!即使抱着头逃向山林,也是和狐狸野猪同类。何况可能会辜负日月照耀,而吸取了鬼火妖气。管仲在学校学习的时候,已经明白了礼乐的道理。雄才伟略的人不可遇到,像季路那样的人也在其次。孔子所说的完人,在这里没有异议。事物变化无常都可以参透,生和死还有什么不同。颜回委身于陋巷而志不改,坚持信念涉江蹈水无所惧。当他为信念效命时,不为任何东西所牵挂。胡须头发和华山嵩山联系在一起,眉毛眼睛可以照耀百世。试问古代的仁人,功成名就不就是这样吗!”
哎呀!这是先生刚到南京在暂时拘押地所创作的,等到被关进膳宿监狱,半夜听见钟声,感叹往事的前后变化,又写下绝句百余首。其中有写到:“钟声响过才知道是监禁的地方,无法安睡辗转到天明,只觉得早晨百根杵棒敲打落入水中,不是上朝的钟鼓延续了冬夜敲更的声音。”其声哽咽,在这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先生不禁哀伤悼念。左右伺候的人经常折来玉梅花为先生供上,又叫人弹奏胡琴给先生娱乐,先生更加悲愤,写诗说:“马头琴上难道有美丽姑娘,大龄的王昭君出塞和番,把自己付托给暴风雪独看落叶,宫墙御沟里的芳草不应该知道。”先生绝食到这时有十四天了,自己认为会死,却又没有死。于是又写诗遥寄四位弟子,诗中写道:“高坐在危险的虎头上挑逗百兽,另外传递诚意给四只黑熊。”又写道:“死后画符不要贴在高高的门上,两脚腾空依然保持自尊。”这是用死寄托情意啊!然而也不知道弟子们能否收到,聊表心意而已。到二十九日还没有死,再次进食喝一些米汤。二月九日是先生的生日,就创作《嵩里》十章自我凭吊,还有《痴绝》八章,《思在黄海》六章,自己注释:“像屏障一样的防风虽然倒下,还保留一节,用来询问孔子。”从此衰弱潦倒,剩余的生命时光,没有能够再执笔写字。就于一六四六年三月初五日,先生在南京曹街,保持了完美节操而就义,(头被砍下),身体依然矗立不倒。之后,又提押四位弟子到别的地方行刑,经过曹街,赵士超快步向前,把先生的头抱在怀里,大声痛哭说:“老师啊!魂魄稍等一会儿,我马上来陪你!”四位弟子就在同一天就义。哎呀!本来设想从鞑虏手中收复徽州、婺源,这样像孔子的十个贤哲弟子,先生几乎要占到一半,等到鞑虏在南京师杀害先生,自颜回以下的弟子,先生得到了三个,这不单单是二百七十多年来的纲常礼制由一个人担负,也是三千年来在这里仅能看到的师生同时就义的场面啊!
 
原文:
  是日也,留都昼晦(1),闻者莫不流涕云。讣至,上为震悼罢朝。先生自天启壬戌登第,甲子授翰林院编修,崇祯朝晋经筵日讲官詹事府少詹事协理府事兼翰林院侍读学士纂修实录,弘光朝升礼部尚书,隆武元年赐号奉天翊运中兴宣猷守正文臣光禄大夫柱国少傅兼太子太师吏部尚书兼兵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至是议赠先生为文明伯,谥忠烈,赐祭。妻封一品夫人。先生有四子:长曰子中,授锦衣卫指挥(2);次曰子成,锦衣卫正千户(3),俱世袭;三曰子和,尚宝司丞(4);四曰子平,中书舍人(5)。有司立一庙于本乡,一庙于福京,春秋致祭。旨下而起俦与中书张瑞锺拟同抗疏,以先生忠孝大节,昭然观听,而学粹天人,语翼经传,真足远绍朱子之传,请从祀学宫,以光俎豆,并乞给引(6)出关以收先生发齿。而沧桑倏变,有志未果。庚寅之岁,先生之门人张天维偕邺山诸弟子告于乡绅师长,以夏四月七日,崇祀先生于三近堂。而先生之长公复偕同人赵之璧往留都招先生魂,遂以是岁秋九月十五日回至邺山,盖即先生甲申岁出山之日也,是亦事之偶符者矣。诸弟子乃留先生魂于邺山,为位而哭奠者二朝夕。至十九日发纼(7),二十一日奉旅榇(8)归于北山。冬十一月二十三日殡之。可见者略备于此,而其不可见者浩气磅礡,昭回云汉(9)而未已。泫然执笔,聊述所闻百一,以俟君子。
  洪谱:子以三月五日完节。讣至,上为震悼,令有司立一庙于福京天兴府,曰「闵忠」,树中兴大功坊;立一庙于漳所居乡,曰「报忠」,树中兴荩辅(10)坊,春秋致祭(余略同)。
  郑谱:自文明忠烈之死,无敢颂言其事者五十余载。余为采之故老,论次其大略。乃怀陵故相(11),传公不叙其捐躯始末,哀哉,犹有耻心之存也。
  按庄氏原谱不纪丙戌,自正月十二日以下,即叙在乙酉年。后洪氏亦然。兹从郑氏,以符十二年之数。
 
注释:
(1)昼晦:白日光线昏暗。《楚辞·九歌·山鬼》:“杳冥冥兮羌昼晦,东风飘兮神灵雨。”
(2)锦衣卫指挥:即锦衣卫指挥使,正三品。一般由皇帝的亲信武将担任,很少由太监担任。其职能是:“掌直驾侍卫、巡查缉捕。”
(3)锦衣卫正千户:正五品,是千户所长官。
(4)尚宝司丞:尚宝司掌宝玺、符牌、印章。设卿一人,正五品,少卿一人、从五品,司丞三人、正六品。
(5)中书舍人:明代内阁中书科的官员。掌书写诰敕、制诏、银册、铁券等,从七品。
(6)引:通行文书、证件。《警世通言》:“央李员外衙门上下打点使用了钱,见了大严,给引还乡。”
(7)发纼(zhèn):牵引灵车的大绳子。意为发丧。《篇海类编》:“纼,牵车绋也。”
(8)旅榇(chèn):客死者的灵柩。唐·刘禹锡《为鄂州李大夫祭柳员外文》:“闻君旅榇,既及岳阳。寝门一恸,贯裂衷肠。”
(9)昭回云汉:昭回:《朱熹集传》:“昭,光也。回,转也。言其光随天而转也。”云汉:银河。《诗经·大雅·云汉》:“倬彼云汉,昭回于天。”
(10)荩(jìn)辅:荩臣、忠臣。原指帝王所进用的臣子,后称忠诚之臣。
(11)怀陵故相:怀陵不知何地。从郑亦邹生活年代看,此人当在前朝或者当朝为官,而且当了丞相,他有正义感,同情黄道周,但由于当时黄道周还没有平反,因此描述有所顾忌,这可能也是郑亦邹没有说出他名字的原因。此处文字有出入,漳浦县王文径先生主编《黄漳浦文集》P89作“乃怀陵故相傅公”,又P93作“时怀陵故相为子纪传”,姑且存疑。
 
译文:
这一天,留都南京天色昏暗,听说的人没有不流泪痛哭。讣闻传到福州,皇上为之震惊,罢朝悼念。先生从天启壬戌年登第以来,甲子年授予翰林院编修。崇祯年间,晋升经筵日讲官、詹事府少詹事协理府事、兼翰林院侍读学士、纂修实录。弘光元年,升任礼部尚书。隆武元年,赐号奉天翊运中兴宣猷守正文臣、光禄大夫、柱国、少傅兼太子太师、吏部尚书兼兵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至此,朝议赐赠先生为文明伯,谥号忠烈,赐予建庙祭祀。妻子赐封一品夫人。先生有四个儿子,长子子中,授予锦衣卫指挥;次子子成,授予锦衣卫正千户,都是世袭;三子子和,授予尚宝司丞;四子子平,授予中书舍人。有关部门为先生建一座庙在家乡,又建一座在福州,春秋两季祭祀。圣旨下达以后,庄起俦和中书张瑞钟共同上疏抗旨,认为先生的忠孝节操,看到听到的都清楚明白。先生学问精粹,贯通天象人事,先生论述诠释补充了经传,真正继承发扬了朱熹的学说,希望把先生神灵请入学宫供奉,以此光耀祭祀。并且发给通关文书出关到南京,收回先生的遗骸。然而沧桑剧变,良好的愿望没能达成。庚寅(1650)年,先生的学生张天维带领邺山讲堂的弟子们告知乡绅和老师长辈,定于夏天四月初七日在三近堂崇敬祭祀先生。而先生的长公子又带着同道之人赵之璧前往南京为先生招魂,于这一年秋天九月十五日回到邺山。这一天正好是先生甲申(1644)年出山的日期,这是事情的偶然巧合啊!学生们就把先生的神灵留在邺山,设立神位哀悼祭奠两天两夜。到十九日灵车出发,二十一日奉灵柩回到漳浦北山,冬天十一月二十三日出殡下葬。所见到的在这里简略描述,而没有看到的,浩然磅礴,光耀云天,也不能够完全详尽。流着眼泪写下以上文字,只是叙述所见所闻的百分之一,以等待仁人志士的完善补充。
   《洪思年谱》:先生在三月五日保持完美节操就义,讣闻传到,皇上为之震惊,罢朝悼念。命令有关部门建一座庙在福州天兴府,叫做“闵忠”,树立“中兴大功坊”。建立一座庙在漳州郡先生所居住的家乡,叫做“报忠”,树立“中兴荩辅坊”。春秋两次祭祀。(其余大致相同)。
   《郑亦邹年谱》:自从文明忠烈公死后,不敢歌颂谈论他的事迹有五十多年。我为此采访了老前辈,讨论编排大致事略,他是怀陵的前丞相,据说他不描述先生为国捐躯的过程。悲哀啊!还是有羞耻之心存在。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黄道周年谱注译
下一篇:黄道周年谱注译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