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周文化
黄道周年谱注译
2014-10-31 09:10:53|发布者: 叶欢欢 | 查看: | 评论: 0 |来源:
摘要: 原文:  弘光元年(乙酉),先生年六十有一。  春正月入都。先生见用事诸臣措置乖方(1),不欲久厕(2)朝班(3),即于二月二十二日疏请奉敕(4)祭禹陵。比抵会稽,致斋七日。  洪谱:子以大宗伯(5)召 ...
原文:
  弘光元年(乙酉),先生年六十有一。
  春正月入都。先生见用事诸臣措置乖方(1),不欲久厕(2)朝班(3),即于二月二十二日疏请奉敕(4)祭禹陵。比抵会稽,致斋七日。
  洪谱:子以大宗伯(5)召出焦桐山(6),及至禹航山中,闻逐刘念台(7)以谢四镇(8),子谓门人曰:『此自李师道、吴元济(9)所不敢为者而今日见之,吾何为又出乎』?又献策不用,乃出祭禹陵(余略同)。
  夏四月庚申,至禹庙,行礼祀事。既竣,复具疏乞归。初,先生出都,将至天宁洲,为风驱回,泊龙江湾,不得发,时春三月一日也。夜梦高皇帝凄然谓曰:『卿竟舍我去耶』?先生对曰:『朝廷舍臣,非臣舍朝廷』。寤而惆怅,以是虽乞归,犹徘徊江渚,未忍遽去。及至夏五月十五日,闻大驾播迁,皇太后至临安,与驾相失。而首辅马士英拥兵西湖,士民诘问,则曰:『圣驾在靖南军中』。先生乃上奏太后,请趣(10)马士英统黔兵至黄得功军辅翼圣驾,又请速召金华江右兵及闽中溃兵令立功自赎,不宜拘守旧说,遏阻义旅。又草诸檄及谕数千百言,娓娓不已,无非为高皇帝致此区区(11)也。乃先生疏请虽切,而太后懿旨閴然(12)无闻。潞藩在浙省已称监国,先生再具启(13)劝进(14),及上监国事宜凡七条,指事系日所施行不容辽缓者,又皆持未下;时为夏六月三十日。是日,潞藩赐先生食,命李进、高起潜、孙元德三内侍(15)为陪。而元德脱巾狎坐,起潜作恣睢(16)语,又宛然曩时。先生请面谒有所商略,而李进辞以懿驾在内。先生见诸蹲沓(17)无可共事者,不得已乃移舟至桐庐。忽接郑鸿逵檄,令所在扶驾,恫疑(18)久之。问其材官(19),则曰:『圣驾乃唐藩,非潞藩也』。朱大典(20)适过访,亦云『唐藩未还封,安得至此(21)』?但以潞藩闭关修斋,度不能修康王故事,乃于十三晚从舟中晤唐藩,见所谈论,慷慨以恢复自任,因同众交拜,约成大业。明日,遂具启请监国,亦以板荡(22)之会,非太祖亲藩不足复襄(23)大业也。是晚至衢州,誓众犒师,而溃卒至者不能数千,军容不立。先生意欲唐驾驻跸衢州,方可号召二浙(24),联络江右,不欲偷安入闽。而诸将拥唐驾,将遂过仙霞岭(25)。先生惧不足系天下之望也,故复启云:『职观天下险绝之处,未有甚于闽中者也。自五代以来,割据者数主矣,卒席偷自保,为河山所囿,不能自拔。今天下瓦解,独此一方宁谧,窃以为欲奖帝室,宜明四通四塞之要。所谓四通者,西北立信州之镇以通大关,东治三寨之舟以通海道,东北以衢州权为行在(26),足通西路之师,西约虔台(27),实为犄角,以资策应之用。有是四通,随因而塞之。西北塞五虎杉关(28),以断建昌;北塞车盘大安(29),以防东楚;东塞温州诸岭,以防间道(30);东北塞清湖江山(31),以阨小关。有此四通、四塞者,而天下人心亦次第可收也。以殿下之才,宽仁以为城郭,慈险以为衽席(32),察四通四塞之宜,轻重布之,国势可立矣』。启上而唐驾已行,先生遂不获再与论议。
 
注释:
(1)措置乖方:措置:布置安排;乖方:不合条理。指安排处置不合理。
(2)厕:动词,参与、列入。
(3)朝班:古代群臣朝见帝王时按官品分班排列的位次。
(4)奉敕:亦作“奉勅”。.奉皇帝的命令。
(5)大宗伯:《周礼》谓春官之长为大宗伯,掌礼制,爵为卿。《周礼·春官·大宗伯》:“大宗伯之职,掌建邦之天神﹑人鬼﹑地之礼,以佐王建保邦国。以小宗伯为佐官。”后以大宗伯为礼部尚书的别称,小宗伯为礼部侍郎的别称。
(6)焦桐山:邺侯山。黄道周《邺侯山记》:“邺侯山亦名焦桐山,诸友谓其骨似邺侯也,故复邺侯之并以名园。”
(7)刘念台:刘宗周(1578~1645),初名宪章,字起东(一作启东),号念台,浙江山阴(今浙江绍兴)人。后因讲学于山阴县城北蕺山,学者尊称为蕺山先生。累官工部侍郎、左都御史。是明代末期儒学大师。《明史》黄道周、刘宗周并列合传。
(8)四镇:即江北四镇。南明政权所设立,高杰驻徐州,刘良佐驻寿州,刘泽清驻淮安,黄得功驻庐州。当时刘宗周上疏痛陈时政,并劾马士英、刘孔昭、刘泽清、高杰,复争阮大铖必不可用,皆不听,乞骸骨归。清兵陷杭州,刘宗周绝食而死。
(9)李师道、吴元济:唐代后期藩镇割据的首领。李师道为平卢淄青节度使,吴元济之父吴少阳为淮西节度使。宪宗时期,吴元济在其父死后,勾结李师道作乱,元和十二年(817)十月,唐邓节度使李愬在降将李佑导引下,于雪夜奇袭蔡州成功,破城俘元济。唐朝统一的局面暂时有所加强。
(10)趣:通“促”。催促,督促。《周礼·县正》:“趣其稼事。”
(11)区区:诚情挚意。古诗《孔雀东南飞》:“新妇为府吏,感君区区怀。”
(12)閴(qù)然:寂静。唐·裴铏《传奇·昆仑奴》:“侍卫皆寝,邻近阒然。”
(13)启:书信。苏轼《与王敏仲八首》:“方欲奉启告别,遽辱惠问。”
(14)劝进:劝说实际上已经掌握政权而有意做皇帝的人做皇帝。
(15)内侍:指太监,在宫中供使唤的人。《后汉书·乐成靖王党传》:“事发觉,党乃缢杀内侍三人,以绝口语。”
(16)恣睢(suī):放纵,放任。任意做坏事。《史记·伯夷列传》:“暴戾恣雎,聚党数千人,横行天下。”
(17)蹲沓:亦作“蹲踏”。蹲,通“噂”。议论纷杂。宋·罗大经《鹤林玉露》卷十四:“小人蹲沓喧竞,其形容精矣。”
(18)恫疑:疑虑,疑惧。 明·沈德符《野获编·内监·内臣禁约》:“盖内乱初平,恫疑未解,虽与谕全忠之言相左,不自觉耳。”
(19)材官:武卒或供差遣的低级武职。《史记·张丞相列传》:“申屠丞相嘉者,梁人,以材官蹶张从高帝击项籍,迁为队率。”
(20)朱大典(1581~1646):字延之,号未孩,金华长山村人。万历四十四年(1616)进士,累官至山东巡抚、兵部尚书,有军事指挥才能。隆武二年(1646)三月,满人攻克浙东,兵临浙西,大典与部将固守金华。城崩。大典家中妇女先投井自殉,自己携火绳与子孙、宾客聚于火药库中引爆殉国。乾隆四十二年,谥烈愍。
(21)唐藩未还封,安得至此:朱聿键曾经自行在南阳(今河南省南阳市)招兵数千,和农民军作战,被打得大败。朝廷因他违反国法,降罪而废为庶人,囚居于凤阳。福王朱由崧称帝后,将他释放,恢复封号。
(22)板荡:典出《诗经·大雅》,其中有《板》《荡》两篇,写当时政治黑暗,人民生活贫苦,后来“板荡”便被用来形容天下大乱,局势动荡不安。
(23)襄:完成,相助而成。《左传·定公十五年》:“不克襄事”。注:“成也。”
(24)二浙:沿用宋代行政区划。是浙江东路与浙江西路的合称。辖地约当今浙江省全境及江苏省长江以南地区。
(25)仙霞岭:位于浙江省江山县西南。仙霞岭山势险要,自古以来为浙、闽要冲。有黄巢起义军进军福建时所辟山路,是历史上重要的军事要地。
(26)行在:指天子所在的地方。《汉书·武帝纪》:“谕三老孝弟以为民师,举独行之君子,徵诣行在所。” 颜师古注:“天子或在京师,或出巡狩,不可豫定,故言行在所耳,不得亦谓京师为行在也。”
(27)虔台:赣州。《虔台志·十二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明萧根等撰):“赣州在陈以前曰南康,至隋改为虔州。宋绍兴二十二年,校书董德元上言:‘虔州号虎头城,非佳名。’廷议以虔有虔刘之意,因改名赣州。后人词翰,兼用古名。然施於诗赋则可,此记明代职官,而用南宋以前之地名,殊於体例未安。且名虔州时无御史台,於文义亦为杜撰。明人著述,往往如斯,纠之不可胜。”
(28)杉关:位于福建光泽县北90里的杉关岭上。地势险要高峻,关外为赣境,地势渐低平缓。杉关如屏障立于“鸡鸣两省闻”的闽赣之界,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上”之势。
(29)车盘、大安:地名,在江西省铅山县境内,闽赣交界处。
(30)间道:偏僻的小路。
(31)清湖江山:地名,位于浙江西南,清湖镇是现在江山市的属地,旧时为浙、闽、赣三省边界重要货物集散之地。
(32)衽席:泛指卧席。《韩诗外传》卷二:“姬曰:‘妾得侍於王,执巾栉,振衽席,十有一年矣。’”
 
译文:
弘光元年(1645)(乙酉),先生六十一岁。
春天正月进入首都,先生看到掌权的诸位大臣安排处置不合理,不想久居朝廷行列。就于二月二十二日上疏请求奉皇帝的命令祭祀禹陵,等到抵达浙江会稽,进行斋戒七天。
《洪谱》:先生以礼部尚书的身份奉召离开了焦桐山,等到抵达禹航山中,听说驱逐刘宗周以向江北四镇谢罪,先生对弟子们说:“这是从李师道、吴元济以来没有人敢做的事情,然而今天却遇见它,我为什么还要出山呢!”又因为献上的计策不被采纳,于是出走祭祀大禹的陵园。(其余大致相同)。
夏天四月庚申日到达大禹的陵庙,按礼节完成祭祀事务,再次上疏请求归家。当初先生离开首都,快要到天宁洲的时候,被大风吹回,船停泊在龙江湾不能前进。时为春天三月一日,夜里梦见太祖高皇帝非常凄惨地说:“爱卿竟然要舍我而去啊!”先生对答说:“是朝廷舍去了臣,不是臣舍去了朝廷。”醒来以后心情惆怅,因为这样,虽然请求归家,依然在江边徘徊不已,不忍心马上离开。
等到夏天五月十五日,听说圣驾已经迁移,皇太后到了临安,和圣驾错过了相见的机会。这时马士英拥兵驻扎在杭州西湖,杭州士绅责问,马士英就说:“皇帝圣驾在靖南军中间。”先生于是上奏皇太后,请催促马士英统率贵州兵到黄得功军中,辅佐保护圣驾。又请速召金华、江西的部队和福建的溃败部队,命令他们参战立功,自我赎罪,不要拘泥于传统的做法,而遏制阻止了义军的热情。又代为草拟几篇檄文和谕旨,洋洋洒洒几千言,娓娓叙来,无非是描述太祖高皇帝的江山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表达了诚挚的情意。虽然先生草疏请求很迫切,但是皇太后懿旨却杳无音讯。
这时潞王已经在浙江自称监国,先生再次写信劝进帝位,以及作为监国必须落实的七件事,说明这是每天必须实行,不容迟缓拖延,这些信件又都握住没有下发执行。这时是夏天六月十日,这天潞王赐宴请先生吃饭,叫李进、高起潜、孙元德三个内廷太监作陪。孙元德脱掉头巾随意而坐,高起潜言语放纵无礼,一切都和以前一样。先生希望当面谒见潞王,有要事商量,李进推托太后懿驾在里面。先生看见这些人乱发议论,不是可以共图大事的人,不得已坐船来到桐庐。
忽然接到郑鸿逵的檄文,命令在所处之地扶助圣驾。先生疑虑很久,询问郑鸿逵的低级军官,就说:“圣驾是唐王而不是潞王。”朱大典正好来拜访,也说:“唐王如果没有恢复封号,怎么会到这里呢?”只是因为潞王已经闭关修身斋戒,先生认为潞王无法重演宋朝康王赵构的故事。就于十三日晚上在船上和唐王会晤,看见他所谈论的内容慷慨激昂,以恢复大明江山为己任,先生和大家一起抱拳互拜,约定成就宏图大业。第二天,就写信请唐王监国处理国事,也说明在天下大乱的时候,不是太祖嫡亲藩王不足于恢复完成宏图大业。这天晚上到达浙江衢州,当众誓师犒劳部队,而到达的溃败士兵不过几千人,军容不整,军威不立。先生本意希望唐王驻跸衢州,才可以号召浙江和江苏长江以南地区,可以联系长江以西的广大地区,不希望进入福建偏安一隅。然而众将领簇拥着唐王准备越过仙霞岭,先生担心这样做不足于维系天下之所望,因此又写信说:“在职观察天下险要阻绝的地方,没有超过福建中部的。从五代以来,割据称雄已经有几位主人,最终能够偷安自保,这是被地形所困,无法自我解脱。现在天下分崩离析,唯独这一片土地宁静安全,私下认为是上天要奖励大明皇室,应该明白四通畅四阻塞的重要性。四通畅是:西北方向要建立信州(上饶)为军事重镇,用来打通大关;东面整治三寨舟船,用来打通海路;东北方向以衢州暂时作为天子的所在地,足以畅通两路的军队;西面制约赣州,实际上成为掎角之势,可以提供互相策应的作用。有了这四通畅,随之就有四阻塞:西北方向阻塞五虎杉关,用来切断建昌;北面阻塞车盘、大安,可以防御楚地东部;东面阻塞温州的崇山峻岭,可以防御偏僻的小路;东北阻塞青湖和江山,可以扼制小的关卡。有了这四通畅四阻塞,那么天下的人心,也逐渐可以收拢凝聚。凭借殿下的才能,用宽恕仁爱作为城墙,用仁慈节俭作为卧席,明察四通畅四阻塞的可用之处,缓轻就重颁布施行,国家的大势可以确立了。”书信呈上,而唐王的圣驾已经走了,先生就再也没有获得和他讨论的机会。
 
原文:
  唐藩既至闽,抚臣张肯堂、按臣吴春枝犹豫未决,得先生书,乃奉唐藩入省中,拟于闰六月初八日行监国事。而先生在浦城,追趣(1)不及。又所持论,往往与勋臣不协。先生乃遣人入贺,而身从洪塘取间道还山。唐藩令人迓先生于道,先生遂以初九日入谒。是时百事草创,危疑未定,两粤(2)虔郢(3)以西诸省,虽未驿骚(4),而泮涣(5)不属,大江左右诸臣,又皆拥众横行,蓄威自卫,而抱妻携子,藏马于舟,掠资于道,经都越邑,嗷嗷瞻乌(6)。先生以为不早正大位,则人心既涣,高皇之统将绝,无以收拾远迩,号召天下。乃偕勋臣及抚按僚属臣民,协力劝进。遂于秋七月朔日,奉唐王即天子位,改元隆武,大赦天下,仍以闽省为福京,称行在。凡大小礼节庶务,皆先生所区画裁定。于是晋先生少保兼太子太师吏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先生每进见,辄自请行边(7),上为改容加礼焉。翌日,赐宴殿上,而位署之间,文武争次。先生以疏求去云:『臣以国耻未雪,中夜抚心,思圣明垂谕之言,一字一泪一血,是以奋不自量,务请行边。而旁观侧目,姗笑诋讥,臣茫然无觉,犹聋马思钟,哑蝉操琴,了不知其意所在。嗟乎!臣为高皇之世界未清,陛下之大业未遂耳,岂衡门(8)之下,不可栖迟乎?臣去矣!臣不去,诸摭口实者必不肯奋。臣藉引车之义(9),为推毂(10)之实』。上慰留再四,乃疏荐蒋德璟、林欲楫(11)及朱继祚(12)、黄斌卿(13)等七人,即有旨推用。先生复继请行边,以为光泽、崇安、浦城、政和一带,四关数十径,曲折数千里,臣不可不涉其间,审地险以得人和。是月二十二日朝饯启行。
  郑谱:七月朔,奉唐王即天子位,改元隆武。当是之时,朝廷草次,兵食大事,俱仰给郑芝龙。隆武虽拥空名,实为寄生,独倚先生为重。先生知事不可为,每陛见,相对泣下,辄请行边。翌日,朝晏,又与芝龙争执朝班,上疏乞归。隆武慰留再三。先生又见芝龙日为不轨,复请行边。
 
注释:
(1)趣:通“趋”。趋向,奔向。《诗·大雅·棫朴》:“左右趣之。”
(2)两粤:指广东、广西。
(3)郢:春秋战国时楚国都城。在今湖北省江陵县纪南城。泛指楚地,现在通常指湖北一带。
(4)驿骚:扰动;骚乱。驿,通“绎”。 唐·颜真卿《临淮武穆王李公神道碑铭》:“安禄山反范阳,天下驿骚,朝廷旰食。”
(5)泮涣:融解,涣散。
(6)瞻乌:《诗经·小雅·正月》:“哀我人斯于何从禄?瞻乌爰止于谁之屋?”后以比喻乱世无所归依之民。
(7)行边:巡视边疆。宋·曾巩《太子宾客致仕陈公神道碑铭》:“知州事刘夔刘沅,继出行边,公实总州任,内脩民事,外奉师费。”
(8)衡门:横木为门,简陋的门。《诗经·陈风》:“衡门之下,可以栖迟。”意思是衡门之下,可以游玩休息。
(9)引车之义:典出《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相如每朝时,常称病,不欲与廉颇争列。以而相如出,望见廉颇,相如引车避匿。”表示要以大局为重,而原谅别人的无礼行为。
(10)推毂:推车前进。古代帝王任命将帅时的隆重礼遇。《史记·张释之冯唐列传》:“臣闻上古王者之遣将也,跪而推毂,曰阃以内者,寡人制之;阃以外者,将军制之。”也指起推动、协助作用。
(11)林欲楫(1576~1662):字仕济,号季翀,别号平庵,明末清初福建泉州晋江西滨人。隆武元年(1645),唐王朱聿键立,林欲楫应召入阁,任文渊阁大学士(宰相)兼礼部尚书。
(12)朱继祚(1593~1649):字立望,号胤岗。莆田县横塘(今黄石镇横塘村)人。万历四十七年进士,改庶吉士,历礼部右侍郎。隆武政权建立后任东阁大学士。1648年起兵抗清,失败被俘就义。
(13)黄斌卿(1597~1649):字明辅,福建莆田人。浙江舟山参将、其先以御倭功,世千户。父死晋世袭。福王时升九江总兵,唐王即位,擢水陆官义兵马招讨总兵官,封肃鲁伯,太子太师,赐尚方剑。1649年九月被鲁王部下杀害,抛尸舟山大海。
 
译文:
唐王已经进入福建,福建巡抚张肯堂、巡按御史吴春枝犹豫不决,接到先生的书信,才奉送唐王进入福州,拟定于闰六月初八日履行监国职责。先生还在浦城,追赶不上,又因为所持的观点和那些有功之臣往往不协调,先生就派人到福州祝贺,而自己从洪塘走小路回家。唐王派人在途中迎接先生,先生就在初九日进入福州谒见唐王。
这个时候,基业草创,百废待兴,危机疑虑而不稳定。广东、广西、赣州、楚地以西各省,虽然没有发生骚乱,却已经瓦解分散不归管辖;长江左右的几个大臣又都拥兵自重,横行一方,积蓄武力自我防卫。(所到之处)有的拖妻带子逃难、有的把马藏在船上以避骚扰、有的在大路上掠夺资财。经过城市穿越乡镇,到处都是四处逃难无家可归的难民。先生认为如果不早日登上大位,那么人心就会涣散,高皇帝的道统就要断绝,没有办法收拾山河,号召天下。于是和功臣、巡抚、巡按御史以及下属幕僚臣民一起协力劝唐王进皇帝位。
就于秋天七月初一,尊奉唐王登上天子位,改年号隆武,大赦天下,仍然把福建省会作为“福京”,称为天子所在地。凡是大小礼节和各种政事,都是先生筹划裁决,因此晋升先生为少保兼太子太师、礼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先生每次进见皇帝总是请求自己巡视边疆(组织抗清斗争),皇上为之动容,更加以礼相待。第二天,皇上在殿上赐宴,在名分位置安排的问题上,文臣武将争夺名次,先生用奏疏请求离开,说:“臣因为国耻还没有昭雪,深夜抚摸胸口,回想圣明皇上垂询和教诲的话语,每一个字都是血和泪啊!因为这样,奋然不自量力,务必请求批准巡视边疆。至于旁观者侧目蔑视,嘲笑诋毁讥讽,臣茫然没有知觉,犹如听不见声音的聋马思念钟声,说不出声音的哑蝉想要弹琴,全然不知道那些用意目的何在。哎呀!臣是因为高皇帝的天下还没有清平,陛下的宏图大业还没有成功啊!难道简陋的衡门之下,不可以游玩休息吗!臣必须离开,臣不离开,那些专门抓住话柄的人,一定不肯奋力作为。臣愿以蔺相如引车避匿的大义,起到促进他人的实际作用。”
皇上多次安慰挽留。先生于是上疏推荐蒋德璟、林欲楫、朱继祚、黄斌卿等七个人,马上有圣旨任用。先生又继续请求巡视边疆,认为光泽、崇安、浦城、政和一带,有四个关卡几十条小路,曲折蜿蜒几千里,不可能不涉足其间,只有考察险要的地形才能得到人和。这个月二十二日,朝廷设宴饯行,先生启程。
   《郑谱》:七月初一,尊奉唐王登上天子位,改年号隆武。正当这个时候,朝廷仓促建立,兵马粮饷等重要大事,全部依赖郑芝龙。隆武帝虽然拥有空头名号,实际上是寄人篱下,只能依靠重用先生。先生知道事情不可能有所作为,每次进见皇上都相对而泣,总是请求巡视边疆。第二天朝廷举行宴会,又和郑芝龙争执分班排列的位次,先生上疏请求归家,隆武帝再三安慰挽留。先生眼看着郑芝龙日益嚣张,图谋不轨,只能再次请求巡视边疆。
 
原文:
  秋八月初三日,先生在延平(1),闻上意决策亲征,乃上疏谏止之曰:『臣闻云雷(2)伊始利于盘桓,泽火(3)之初宜于巩革。所以然者,人心未宁,国本未固,犹之树木方受天滋,摇根一寸损柯一尺,不可不慎也。方今郡邑凋弊,人情泮涣,陛下即以俭约将事,而六飞(4)所届,云物景从(5),桥梁舟车,部署次舍,供亿(6)饔飧(7),大难为裁也。昔汉文帝欲从灞州,光武欲征陇蜀(8),亲臣冒昧,皆欲断其靷(9);今之危甚于灞州,势艰于陇蜀,而群臣雍容,未有当车止辇者何也』!乃不果行。然当是时,议者亦已画关而守矣。顾闽地依山阻水,东南际海,幸可无虞。惟东北、西北逦迤(10)一带,以岭为界,西自汀出虔镇以窥江南,形势最便,而颇辽远,馈饷艰阻,东北出衢州抵临安为近,而仙霞天险,未易踰越。中北划界两路,由光泽出杉关为建昌(11),由崇安(12)出大关则广信(13)矣,岭不甚峻,而丛杂回复,步行为利。三关通道皆在建阳,故岭内重镇莫要于建阳,而关外要害莫急于广信。广信以徽州(14)为冲蔽,以衢虔为犄角,先生以为吴越战争方扰,东衢西虔必无静理,惟广信一府为全闽北门,再经挠乱,而封疆如故,实高皇之灵阴护此州也。而是秋八月十一日,广信知府解立敬(15)、知县蒋元士、乡绅詹兆恒、王孙番等俱遣人请先生入信州。先生于是决意从中路出会徽州。诚以仁义之师,坚持不战,广布德意(16),以为招徕,庶几大功可成。然而无兵无饷,此事决非暴冯(17)之所尝试,故又疏言:『臣今挟三五秀才,欲出豺狼之道,于饷部未尝有升斗之饷,于兵部未尝有孑体之兵,于府库未尝有一锥一粒火药器械之助。臣事济则为中外所挠,事不济则为中外所笑。笑之与挠一也,而臣犹且为之者,臣以高皇宇宙八百三十年之历有所未罄,至愚极昧,淟涊(18)于无所逃之下耳。臣庸下已极,笔舌尽秃,逃岩岫(19)不得而复逃之行伍,逃行伍不得复当还之岩岫,惟陛下保重凝庥(20),辍郊圻(21)之行,以养宫闱之福。臣执殳(22)前驱,稍有端绪,陆续奏闻』。
 
注释:
(1)延平:即现在的福建省南平市。
(2)云雷:《易经·屯卦》:“《彖》曰:屯,刚柔始交而难生,动乎险中,大亨贞。”《屯》之卦象为《坎》上《震》下,《坎》之象为云,《震》之象为雷。因以“云雷”喻险难环境。
(3)泽火:《易经·革卦》:“巳日乃孚,元亨利贞,悔亡。”《革卦》象征变革:在己日变革旧的事物。初九:“巩用黄牛之革。”用黄牛的皮革包裹它。
(4)六飞:亦作“六騑”、“六蜚”。古代皇帝的车驾六马,疾行如飞,故名。《史记·袁盎晁错列传》:“今陛下骋六騑,驰下峻山。” 裴骃集解引如淳曰:“六马之疾若飞。”后因以指称皇帝的车驾或皇帝。
(5)云物景从:从成语“云合景从”转化而来。如云聚合,如影随形。比喻随从者之多。
(6)供亿:供给,供应。唐·刘禹锡《谢贷钱物表》:“经费所资,数盈钜万;馈饷时久,供亿力殚。” 
(7)饔飱(yōng sūn):饭食。《孟子·縢文公上》:“贤者与民并耕而食,饔飧而治。” 赵岐注:“饔飧,熟食也。”
(8)陇蜀:陇,指陇右;蜀,指西蜀。《后汉书·岑彭传》:“人苦不知足,既平陇,复望蜀。”
(9)靷(yǐn):引车前行的皮带。《说文》:“靷,轴也。”
(10)逦迤:连续不断,曲折连绵。
(11)建昌:江西南城县。元设建昌路,明初改肇昌府,不久就改为“建昌府”,直到民国被废,首府在今天的南城县,它包括了新城、南城等五县,同时设置有“建昌千户所”。
(12)崇安:现在的武夷山市。
(13)广信:广信府,位于江西东北部。辖地在今天的玉山、铅山、广丰、上饶一带。
(14)徽州:安徽省南部、新安江上游。包括歙县、黟县、休宁、婺源、绩溪、祁门六县,是徽商的发祥地,1987年,国务院批准改徽州地区为黄山市。
(15)解立敬(1584~1654):贵州黄平马场人。明万历四十三年(1615)中举。官至广饶、衡、徽巡抚兼都察院右佥都御史,提督军务。
(16)德意:布施恩德的心意。宋·岳飞《奏招曹成不服乞进兵札子》:“比年羣盗竞作,朝廷务广德意,多命招安。”
(17)暴冯:即成语暴虎冯河。暴虎:空手搏虎;冯河:涉水过河。比喻有勇无谋,鲁莽冒险。《论语·述而》:“暴虎冯河,死而无悔者,吾不与也。”
(18)淟涊(tiǎn niǎn):污浊;卑污。宋·梅尧臣《矮石榴树子赋》:“勿淟涊以自抑,勿犹豫而失处。”
(19)岩岫(xiù):山洞,峰峦。《素问·六元正纪大论》:“松吟高山,虎啸岩岫。”
(20)凝庥(xiū):“凝”凝固,引伸为永恒。“庥”保护,庇护。
(21)郊圻:郊野,郊外。 唐·高适《同陈留崔司户早春宴蓬池》诗:“同官载酒出郊圻,晴日东驰雁北飞。”
(22)执殳(shū):《诗经·卫风·伯兮》:“伯也执殳,为王前驱。” 《毛传》:“殳,长丈二而无刃。”后以指为皇室效力或作士兵。
 
译文:
秋天八月初三日,先生在南平。听说皇上想要决策北伐亲征,就上疏进谏阻止这件事,说:“臣听说《屯》卦云在上雷在下,动则危险,利于盘桓周旋。《革》卦水火相克相生,利于变革和巩固。所以说,人心还没有安宁,国家的根本还没有巩固,犹如树木刚刚得到上天的滋润,动摇树根一寸,就会损坏树干一尺,不可不谨慎啊!当今州郡市镇凋零衰弊,人间世情瓦解泛散。陛下是以勤俭节约的方式做事,(可是如果亲征北伐),那么天子所到之处, 必然如云聚合,如影随形。(而行军打仗所需的)桥梁车船,住宿安排,粮饷供应等等,都是很难解决的实际问题。当年汉文帝想要去灞州,光武帝想要亲征陇右西蜀,亲近的大臣冒昧无礼,都想要砍断拉车的皮带。现在的情况比灞州危急,形势比陇蜀艰难,然而群臣却雍容如故,无动于衷,为什么没有挡住马车阻止御辇的人呢?”奏疏呈上,因此没有进行亲征。
    正当这个时候,议政的人也已经凭借险关画地自守了。环顾福建地形依山面水,东南靠海,幸亏可保无虞。只有东北、西北一带山岭连续不断,曲折连绵,以山岭为界,西面从汀州出发直接到达赣州,可以窥视长江以南的局势,最为便捷但是辽阔遥远,粮饷运输艰难险阻,极为不便。东北方向从衢州出发可以直接到达临安,路途较近,而且仙霞关天险不容易逾越。正北方向出省是江西两府路的分界处,由光泽出杉关是江西的建昌路,由崇安出大关就是广信府,山岭不是很险峻,但是林木杂乱地形复杂,比较适合于步行。三大关卡的交通枢纽就在建阳,因此山岭以内的军事重镇,没有比建阳更重要的。而关卡以外的要害之地,没有比广信府更为迫切的。广信府把徽州地区作为军事进攻和战略缓冲之地,和衢州、赣州成为掎角之势。先生认为吴地、越地一带战争方兴未艾,东面的衢州和西面的赣州一定没有安静的道理,唯独广信一府是整个福建省的北面门户,虽然经过战争的扰乱而疆域依然完整如故,实在是高皇帝在天之灵庇荫保护这个地方啊!
   这个秋天的八月十一日,广信知府解立敬、知县蒋元士、乡绅詹兆恒、王孙番等人都派人请先生到上饶,先生因此下定决心从中路出省伺机谋取徽州。确实希望用仁义之师,坚持避免战争,广泛宣传布施恩德的心意,以此达到招抚民众的目的,不用多长时间就可以大功告成。然而没有军队没有粮饷,此事决不是有勇无谋,鲁莽冒险之辈可以尝试的,因此又有奏疏说:“臣现在携带几个秀才,想要经过危机四伏的崎岖山道,从户部看,没有给一升一斗的粮饷,从兵部看,没有给一兵一卒的军队,从国库看,没有给一刀一枪的器械。臣的事业想要成功就会被内外权臣所阻扰,事业如果不成功就会被内外权臣所耻笑。耻笑和阻扰都是一回事,而臣仍然要把事业进行到底。臣是因为高皇帝的江山八百三十年历史还没有到尽头,臣愚昧无知至极,污浊卑下到了无所逃遁的地方。臣庸俗卑下至极,笔秃毛枯,想逃到山里而不能,只好逃到行伍中间,逃到行伍而不能,只好再逃到山里面。只希望陛下多多保重,永远能得到庇护,停止不必要的郊外旅行,在宫中享受幸福。臣执戈为皇上效力,稍有头绪,会陆续上奏给陛下。”

相关热词搜索:黄道

上一篇:黄道周年谱注译
下一篇:黄道周年谱注译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