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周文化
黄道周年谱注译
2014-10-23 08:51:19|发布者: 叶欢欢 | 查看: | 评论: 0 |来源:
摘要: 原文:  先是去岁王春,盗贼四起,诸弟子劝先生入就郡邑。先生以庐舍松楸,无复远理。诸避难庑下者,又望北山为归。先生以是偃卧(1)。诸暴子亦相戒去三十里之外也。今春,贼又大起,汹汹如前。先生又以悬崖折屐 ...

原文

  先是去岁王春,盗贼四起,诸弟子劝先生入就郡邑。先生以庐舍松楸,无复远理。诸避难庑下者,又望北山为归。先生以是偃卧(1)。诸暴子亦相戒去三十里之外也。今春,贼又大起,汹汹如前。先生又以悬崖折屐归,众愈益惧。先生曰:『无畏!吾病百日瘥(2)耳。苍生与吾等病也』。于是三月诸贼又败。或问先生何以知之?先生曰:『吾得还浦,修一日之礼乐,则亦天也。天与吾礼乐,则不与吾干戈。吾之与浦,岂有二天哉』?诸弟子亦藉是自信也,曰:『凡是黎献(3),皆游于先生之天』。先生谢不敢,曰:『吾过矣!吾过矣』!

  夏五月三日,先生以盛暑避迹于江东之邺园,持幞被一具、脱粟(4)四斗、枯鱼虾三五觔、束脯(5)数片,拟作十日住。蓬莱峰居民以天中令节(6)值先生在江浒,集十余船为水嬉者三日。而中丞张公(讳肯堂)(7)既平漳寇,奏凯,以书约过邺园,作一日谈话。于是诸弟子至者凡五十三人。先一日,作张公奏凯序及诗。乃以九日会于三近堂。三近堂者,先生之燕居(8)也。时以南讲舍未就,因集此堂为初会焉。诸弟子近张公入谒先圣、先贤毕,乃于三近堂溜中祖道(9)。先生持尊(10)至前,命读祝辞曰:『天赞张公,削平漳寇。黎民既安,克善厥后(11)。懋德崇功,百禄(12)是受。凡我明神,悉保佑之』!读毕再拜,各就坐。弟子讲书毕,执笾豆(13),陈馈八簋,尊质约也。酒七巡,歌先生奏凯赠言一阕。宾出拜,致辞曰:『吉甫作诵,穆如清风(14),凉德(15)何修,获此拱璧(16)』!先生举觞(17)贺曰:『用如不疑,功如不居,禹鼎倕(18)锺,湛以诗书。覆举单辞(19),为公庆颂』。交再拜,复就坐。于是宾主举酬(20)者三。诸弟子以五为行,皆出旅(21)劝以燕宾,先生呼名而品叙之。张公亦赏吾海邦之多君子也,先生揖张公游(22)于石翁讲台,伫立以收诸胜而还,遂别。次日,郡司李曹公重证讲约,是为邺山次会。诸弟子维舟蔽江,尚未解去,得效骏奔(23),皆如故仪。因即三近堂讲仲尼好学、周公力行、伊尹知耻,此三圣人作三近事,紬绎(24)酬酢,成礼而退。曹公复以书再申十问,详大易刚柔摩荡(25)之旨,语皆元邃,不能尽录也。

 

注释

1)偃卧:仰卧、睡卧。

2瘥(chài):病愈。《续世说·夙慧》:“患既未瘥,眠也不安。”

3黎献:黎民中的贤者。

4)脱粟:糙米;只去皮壳、不加精制的米。《晏子春秋·杂下二六》:“晏子相景公,食脱粟之食。”

5)束脯:一般指肉干,也可以指水果干品。

6)天中令节:即端午节,因五月五日午时阳光正好直射,因此称为天中节、天中令节。(7)中丞张肯堂(?~1651):字载宁,号鲵渊。松江府华亭县(今上海)人,天启五年(1625)进士。至崇祯十四年(1641),累升为佥都御史,巡抚福建。中丞是御史中丞的简称。明清时用作巡抚的别称。

8燕居:退朝而处;闲居。《礼记·仲尼燕居》:“仲尼燕居,子张、子贡、言游侍。” 郑玄注:“退朝而处曰燕居。”

9溜中祖道:溜中,屋檐滴水之处。祖道,古代为出行者祭祀路神和设宴送行的礼仪。《汉书》载,西汉将领李广利率军队出击匈奴之前,“丞相为祖道,送至渭桥。”

10)尊:《说文》:“尊,酒器也。”

11)克善厥后:此句运用《尚书·大禹谟》:“克艰厥后”的句式。克,知道。厥后,从那以后。

12)百禄:意即多福。《易林》:“君子怀德,以千百禄”。

13)笾豆:笾(biān)和豆。古代食器,竹制为笾,木制为豆。引申指祭祀,也称为笾豆之事。

14)穆如清风:语出《诗经·大雅·烝民》。穆,温和、淳和。

15)凉德:薄德,缺少仁义。《周书·王轨传》:“皇太子仁孝无闻,復多凉德,恐不了陛下家事。”

16)拱璧:古代一种大型玉璧。用于祭祀。因其须双手拱执,故名。用以喻极其珍贵之物。孔颖达疏:“拱,谓合两手也,此璧两手拱抱之,故为大璧。”

17觞(shāng):古代酒器。

18倕(chuí):人名。相传为中国上古尧舜时代的一名巧匠,善作弓、耒、耜等。

19覆举单辞:覆举,把东西轻易地翻转举出。单辞,谓极简短的言词。《后汉书·明帝纪》:详刑慎罚,明察单辞。”

20举酬:举杯劝酒。

21)旅:次序。《仪礼》:“宾以旅酬于西阶上。”

22)揖……游:古代行礼时依礼仪进退俯仰。这里指先生按礼节带领张公游览。

23骏奔:急速奔走。《后汉书·章帝纪》:“骏奔郊畤,咸来助祭。”

24)紬(chōu)绎:引其端绪。

25)摩荡:亦作“摩汤”。指相切摩而变化。《易经·系辞上》:“是故刚柔相摩,八卦相汤。”孔颖达疏:“阳刚而阴柔,故刚柔共相切摩更递变化也。”《朱子语类》卷七四:“每一卦生八卦,故谓之摩汤。”

 

译文

早在去年春天,盗匪贼寇四起,诸位弟子劝说先生进入漳州城,先生认为守护房屋和墓园,没有再次离开的理由。那些在家避难的人们,又仰望北山,把北山作为归宿,先生于是坦然睡卧,那些暴徒也互相约定离开三十里之外,(不敢打扰先生)。今年春天,贼寇又大规模兴起,声势浩大就像以前。先生因为从悬崖坠落摔伤,回到家乡,大家更加担心害怕贼寇。先生说:“不用怕,我的病大约一百天就会好,这是老百姓和我一起患病啊!”过了三个月贼寇败退了,有人问先生怎么会未卜先知呢?先生说:“我能够回到漳浦,修治一天的礼乐,这是上天注定的。上天给了我礼乐,就不会给我干戈暴力,我在漳浦这个地方,难道还有第二个上天吗!”诸位弟子也因为这样更加充满了信心,说:“以后凡是贤能的人,都向先生所说的上天交游学习。”先生辞谢不敢当,说:“我的罪过,我的罪过啊!”

    夏天五月初三,先生因为酷热到漳州江东邺园避暑,带着衣服被子一套,糙米四斗,鱼干和虾干三五斤,肉干数片,准备住上十天。蓬莱峰的居民因为端午节到来,正好先生在江边,召集了十余艘船只戏水游乐了三天。当时福建巡抚张肯堂已经平定了漳州地区盗寇叛乱,凯歌上奏。他以书面形式约定拜访邺园,准备和先生作一整天的访谈。因此弟子们到达的总共五十三人。前一天创作张先生上奏凯旋文的序言和诗歌,然后在初九日相会于三近堂。三近堂是先生退朝闲居的地方,当时因为南边的讲堂房舍还没有建成,因此聚集在这里作为初次相会的场所。诸位弟子迎接张先生进入,拜谒先圣、先贤完毕,于是在三近堂屋檐下为张先生举行凯旋归来祭祀路神的仪式。先生手持酒杯上前,命人诵读祝辞说:“上天赞助张先生,平定了漳州地区盗寇叛乱,黎民百姓已经安宁,知道这些善举之后,盛大的德行崇高的功勋,再多的福分也应当接受,凡是圣灵的众神,都应该保佑张先生。”诵读完毕,再次拜谢然后各自就坐。弟子讲书完毕,手捧木制食器和竹制食器进献食物八盆,以遵照质朴俭约的原则。酒喝到了七巡,吟唱张先生凯歌高奏的赠言一首。客人出来拜谢,致辞说:“有像吉甫这样的朋友作词吟唱,犹如温和的清风习习吹来,我德行微薄有何福气,获得像拱璧这样珍贵的礼物。”先生举起酒杯祝贺说:“用人这样不疑,功劳这样不居,像大禹制作九鼎,像倕制造黄钟一样,都是国家的栋梁,又精通诗书,我只是简单地说几句话,为张先生庆贺。”彼此再次互相拜谢,才返回就坐。于是宾主双方多次举杯劝酒,诸位弟子以五人为一行,按顺序出来向张先生敬酒,劝进宴饮。先生说出每个弟子的名字并叙说评价他们,张先生也称赞我们海滨地区有这么多贤人君子。先生按礼节带领张先生到石翁讲台游览,登高伫立,观赏众多山川名胜,回来以后才告别。

   第二天,漳州郡司理曹广先生再次落实上次讲经的约定,这是在邺山再次聚会。诸位弟子的小船还密集停靠在江面上,没有离开,得以效力奔忙,一切都像以前的仪式。因为三近堂是取孔子喜欢学习、周公努力实践、伊尹知道羞愧的故事,向三位圣人努力接近的含义而命名。由此引出话题讨论,宾主互相敬酒,合乎礼节,曹先生才离开。曹先生又以书面形式再提出十个问题,先生阐述了易经刚柔相济阴阳变化的详细含义,语言玄奥深邃,无法全部记录。

 

原文

  越十余日,而燕都三月十九日之变至。先生乃率诸弟子为位于邺园,袒发而哭者三日。计大明之历,自洪武戊申,迄崇祯甲申,二百七十五年,从河图之数,为稼穑(1)末际,同历西周。先生于玑象(2)诸书,已详之,故曰:『使诗书无征(3),则卜洛为过失』。然犹以造命(4)之权悬于君相,诸臣泄泄(5),遂致误国。故当乙酉之春,覆论前事,而深慨款议之不足恃也。尝有疏曰:『去岁三月,敌至真保,诸臣犹偃然不敢召兵,以谓坚壁清野,可坐却敌,红旗催战,为覆辙怪事。四方援师,伏床不上。及敌至城下,犹使中贵(6)讲款。是以开门延□,招此祸凶也』。令当其时,有李纲、种师道(7)一、二辈经营城守,持三、五日以俟三协宣云之师,亦岂遂崩裂至此哉?盖自朝议以款饵边,又思以抚饵贼,至于两局俱败,重臣自裁。先生闻之,愀然(8)曰:『毒疮虽去,元气削矣』。盖先生终以刻深少恩,非国之福。又况西库请室,缙绅逮系,恒百数十人乎?不能不还恻夫文网之密也,故有诗曰:『前车已覆后车看,后人又发前人叹。火云烧天海水竭,龙虎自噉元黄血(9)。插刀入山不可拔,空使壮士嗔白发』。唏!情曼声惨,彼恸哭矣!嗟乎!君死社稷,臣死君上,正也。七尺可用,君子用之,况位隆铉(10)耳乎?故又诗曰:『多宝阁前掩画卷,偃月堂头赋纨扇。蟋蟀开笼不敢啼,丞相抱颐(11)藏鸡栖』。盖深悲夫台辅而不死者矣。至己不自死,人且死之,甚有求死不得者,故又诗曰:『丞相何为期不餐,短衣(12)露踝称饥寒?两卒夹草衔木丸(13),悔不剖腹纳龙肝(14)』。于是乃叹倪、施诸公洸洸(15)以死之为得其正也。然而未数数矣。故又诗曰:『世间几个为君死?卞壶(16)嵇绍(17)李若水(18)。明朝顿有六十人,冰城雪窖行青春。年少诸生何足论,眼光白昼开青磷(19)』。又按先生与钱虞山(20)书云:『蛰处天末,无殊(21)聋聩。五月二十七日乃闻神州陆沉(22),鼎湖(23)战血。此自臣子奸回(24),陷我君父,剖肝舄髓,莫赎其辜』。故于六月三日追惋时事,沥为诗章,舐血嚼齿,,非徒山哀浦思,凄焉引叹矣。然前此五月十五日,南都诸臣已拥立福王之子讳由崧即皇帝位,以明年乙酉为弘光元年。是时马士英为首辅,因时望会推先生为吏部左侍郎兼翰林院侍读学士。先生闻报,乃于夏六月二十有二日,遣义男具疏(25)云:『臣以去腊坠崖乞休,不获从诸臣号弓鼎湖(26),有腼视息,无地自容。诚欲亟诣灵武(27),则荒蹇难前;欲起义雍邱(28),则家徒四壁。窃意今日之事,类多伏莽(29),不设重臣,不能复驭。盖以南部定鼎,则福建江右皆为首藩。江右之有虔镇(30),南携肇广,西揭汀漳,有事则合三省之师,不十日出于鄱阳之外。福建之有浦城建阳,东连温处(31),北距(32)玉铅(33),水陆所凑在于衢州。衢之比虔镇,虽为差弱,而建瓴之势,虔衢相等。有事则合三省之师,亦不十日出于钱塘之外。诚以岭南之饷济虔镇,以岭东之饷济福省,以两省之事权分注赣衢,则臂指之形成,藩屏之义固矣』。疏上,未能见之施行也。有司以朝命敦趣(34)就道,而邺山书舍成。

 

注释:
(1)稼穑:耕种和收获。这里指大明的国运。
(2)玑象:璇玑天象,指古代天文学。
(3)无征:没有证明;没有实据。《文选·三都赋·序》:“於辞则易为藻饰,於义则虚而无征。”

4)造命:谓掌握命运。《新唐书·李泌传》:“夫命者,已然之言。主相造命,不当言命。言命,则不复赏善罚恶矣。”

5)泄泄:迟缓怠慢。《孟子》:“天之方噘,无然泄泄。”

6)中贵:即中官、宦官。古代泛指皇帝宠爱的近臣。

7)种师道(10511126):北宋末期著名贤士、军事家。

(8)愀然:忧愁。
(9)龙虎自噉元黄血:噉(dàn):同啖,吃或者给人吃。元,通“玄”。《易经》:“龙战于野,其血玄黄。”指其血是黑色和黄色。后世把群雄割据混战称为龙战。
(10)铉:古代举鼎器具,状如钩,铜制,用以提鼎两耳,鼎为国家的象征。铉比喻为国家重臣。南朝·江淹《为萧骠骑让封第二表》:“且麟阁之臣,尚有位不及铉。”
(11)颐:面颊。
(12)短衣:短装。古代为平民﹑士兵等所服。
(13)木丸:武则天时代的一种行刑用具。为木制的球形物,塞入犯人之口,使不能出声。《新唐书·郝象贤传》:“将刑人,必先以木丸窒口云。”
(14)龙肝:指珍美稀有的佳肴。
(15)洸洸:坚决勇敢的样子。《尔雅》:“洸洸,武也。”
(16)卞壸(kǔn)(281~328):字望之,济阴冤句(今菏泽卞庄)人。晋朝大臣,在苏峻之乱期间率兵奋力抵抗苏峻,最终战死。
(17)嵇绍(253~304):嵇康子。仕晋,官至侍中,随晋惠帝平成都王之乱,以身护惠帝为乱兵所杀。
(18)李若水(1093~1127):北宋末年为吏部侍郞。靖康二年(公元1127年),金兵大举南侵,徽、钦二帝被俘,李若水骂不绝口而死。
(19)青磷:亦作“青燐”,俗称鬼火。指代死去的人。
(20)钱虞山:钱谦益(1582~1664),字受之,号牧斋,晚号蒙叟,东涧老人。学者称虞山先生。清初诗坛的盟主之一,苏州常熟人。万历三十八年(1610)一甲三名进士,他是东林党的领袖之一,官至礼部侍郎,因与温体仁争权失败而被革职。马士英、阮大铖在南京拥立福王,钱谦益依附之,为礼部尚书。后降清,仍为礼部侍郎。
(21)无殊:没有差别。
(22)陆沉:比喻国土沦陷于敌手。宋·陈经国 《沁园春》词:“谁使神州,百年陆沉,青氊未还?”
(23)鼎湖:黄帝铸鼎于荆山,鼎成而乘龙上天,后人称此地为鼎湖,故帝王崩,常用此语。
(24)奸回:奸恶邪僻。《左传·宣公三年》:“商纣暴虐,鼎迁於周,德之休明,虽小,重也。其奸回昬乱,虽大,轻也。”
(25)具疏:分条陈述意见的奏疏,相当于说明性的文章。唐·韩愈《唐故江西观察使韦公墓志铭》:“公将行,曰:‘吾天子吏,使海外国,不足於资,宜上请,安有卖官以受钱邪?’即具疏所以。上以为贤,命有司与其费。”

26)号弓鼎湖:指帝王驾崩。汉·司马迁《史记·封禅书》:“黄帝采首山铜,铸鼎于荆山下。铸鼎成,有龙迎之上天,后宫从上者七十馀人,馀小臣不得上,攀持龙须,须拔,坠黄帝弓。百姓抱弓须号泣。故后世因名其处曰鼎湖,其弓曰乌号。”

(27)灵武:古称灵州,今宁夏灵武县西北,安史之乱唐肃宗在此即位。
(28)雍邱:今河南杞县。秦末项羽破秦军主力于此。
(29)伏莽:《易经·同人》:“九三,伏戎于莽。”莽,丛生的草木。后以“伏莽”指军队埋伏在草莽中。亦指潜藏的寇盗。
(30)虔镇:今江西赣州。
(31)温处:温州和处州。温处道。清代浙江省行政区划之一,行政长官俗称“道台”,温处道辖温州、处州两府。治所温州。
(32)距:同拒。
(33)玉铅:在江西省东北部,指玉山县和铅山县。
(34)敦趣:敦促。《新唐书·马周传》:“帝即召之,间未至,遣使者四辈敦趣。”

 

译文

过了十几天,北京三月十九日巨变的消息传到,先生率领弟子们在邺园设立牌位,袒露右肩披散头发大哭了三天。总计大明的年历,从洪武戊申(1368)年到崇祯甲申(1644)年共二百七十五年(应为二百七十六年),从河图洛书推算的结果看,大明的国运还不到终点,大明和西周的年数一样长。先生通过许多天文学书籍已经详细演算过,因此说:“使得经典诗书没有证明实据,那么占卜洛书就是错误的。然而,还把掌握命运的权力,很危险地和君相联系在一起,大臣们没有尽责尽力,由此导致误国。”所以在乙酉(1645)年春天的时候,再次谈起以前的事情,深深感慨议和条款不足于倚靠。曾经有奏疏说:“去年三月,敌人到达真保地区,大臣们公然不敢召集军队,还说这是坚壁清野,可以坐等退却强敌。用红色的旗子催促参战,成为重蹈失败覆辙的怪事。四方增援部队按兵不动,等到敌人到达城下,才派宠爱的近臣提出讲和的条款,因此打开了城门招致敌人进来,导致这样的奇天大祸。假如当时有像李纲、种师道这样的人一两个,规划营治城市防卫,坚持三五天,等待三协、宣府、密云的部队,又怎么会崩溃分裂到这种地步呢!”

自从朝廷议论用议和的方式诱惑辽东,又想着用招抚的方式诱惑盗贼,以至于两边全部失败,重要大臣自请处分。先生听到这些消息,忧愁地说:“毒疮虽然已经剜去,国家的元气也大大削弱了。”先生最终认为皇上苛刻严厉缺少恩惠,不是国家的福分。况且在西库监狱,官员名士逮捕拘押达到几十上百人,不能不悲叹法网的严密。因此有诗歌写道:“前车已经覆没让后车借鉴,后来人又对前人的遭遇发出感叹;如火的浓云烧红了天海水也枯竭,龙虎相争喝下了黑黄色的血;我却把刀插入深山不能拔出,使得壮士徒然哀叹满头白发。”   啊!其情绵绵,其声凄惨,他嚎啕大哭了。呜呼哀哉!君主为国家而死,大臣为君主而死,是正确的选择啊!七尺之躯可以用,就让君主使用,何况是地位显赫的国家重臣呢?因此又有诗写道:“在多宝阁前掩上画卷,在偃月堂里赋诗团扇;蟋蟀出笼不敢啼叫争斗,丞相抱头藏在鸡窝里。”这是深深悲叹内阁大臣不能为国赴死啊!自己都不能赴死,还要求别人去死,颇有求死不得的意思。因此又有诗写道:“丞相为什么不想吃饭,短装露脚声称饥寒交迫,被两个狱卒夹住口塞木球行刑,后悔没有剖开肚子装进美味佳肴。”因此感叹倪元璐、施邦曜坚决勇敢赴死的行为是正道,然而还没有达到应享的岁数。又有诗写道:“人世间有几个人为君王而死,就像卞壼、嵇绍、李若水等人,明朝还有六十人,在冰天雪地里度过青春,年轻的弟子们就不必说了,目光所及遍地鬼火犹如白昼。”

又根据先生写给钱谦益的信中说:“蛰居在天的末端,和聋哑昏聩没有差别。五月二十七日才听到神州沦陷、皇上喋血京城的消息,这是因为大臣奸恶邪僻,陷害我像父亲一样的君王,即使剖开心肝泻去精髓,也不能够赎回他们的罪恶。”所以在六月三日惋惜追忆当时的时局,呕心沥血写成诗歌,宛如舔舐血迹磨砺牙齿,每一句话都担负起社会责任,不仅仅是高山般的哀悼和江河般的思念,而是面对那些凄惨的场面而引起的哀叹啊!

然而在此之前的五月十五日,南方首都的大臣们,已经拥立福王的儿子朱由菘即皇帝位,改明年乙酉年为弘光元年。这时马士英担任首辅,因为先生名望很高被推举为吏部左侍郎兼翰林院侍读学士。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就在夏天的六月二十二日,派遣义子上呈陈述意见的奏疏,写道:“臣从去年冬天坠落悬崖请求退休,没有想到从诸位大臣那里得知了皇上驾崩的消息,有愧于苟活于人世,无地自容。诚然想要急切到达灵武(像唐肃宗那样),却荒凉艰苦难于前行,想要举大军于雍邱(像项羽那样),却家徒四壁没有实力。私下认为当今政治局势,军事力量分散割据,没有树立权威的大臣不能够重新驾驭。因为定都南京,那么福建、江西地区都是首要的藩属之地。江西地区有赣州,往南和肇庆、广州相携带,往西(疑为“东”)和长汀、漳州相通。有事情就可以聚合闽浙赣三省的军队,不出十天可以到达鄱阳湖之外。福建的浦城、建阳,往东和温州、处州相连,往北防御玉山、铅山方向。水陆集中的地方在于衢州。衢州的地理重要性和赣州相比虽然较为差弱,然而居高临下的军事态势,赣州衢州同等重要。有事情就可以聚合三省的军队,也是不出十天可以到达钱塘江之外。诚然用岭南的粮饷接济赣州,用岭东的粮饷接济福建,用两省的职权,分别集中在赣州、衢州,那么像手臂一样的拱卫态势就形成了,后方根据地的屏障作用就巩固了。”奏疏呈上,没有能够看见它的实行。有关部门以朝廷命令为由敦促先生上路,而在这个时候,邺山书院建成。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黄道周年谱注译
下一篇:黄道周年谱注译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