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周文化
黄道周年谱注译
2014-10-23 08:49:55|发布者: 叶欢欢 | 查看: | 评论: 0 |来源:
摘要: 原文:  十七年(甲申),先生年六十。  春正月,有在山乞致仕(1)疏,略云:『臣禀受穷奇(2),沈痾日顿。臣乡又当寇攘,臣托居墓下,寄命松楸,一月数惊,未有动理。腊月,臣始决意出山,离墓下至江东,已百 ...

原文

  十七年(甲申),先生年六十。

  春正月,有在山乞致仕(1)疏,略云:『臣禀受穷奇(2),沈痾日顿。臣乡又当寇攘,臣托居墓下,寄命松楸,一月数惊,未有动理。腊月,臣始决意出山,离墓下至江东,已百四十里。诸生相持,登高临远,臣失足颠陨(3)层崖二十余丈。适坠石灰中,顶踵幸全,而左腕右足困于庸医,几成废疾。嗟哉命也!臣生逢盛时,位登华贯(4)。进多狂瞽,则有斧锧之虞;退可栖迟,又有沟壑之患。臣死于沟壑,伏于斧锧,则重伤明主之心。斧锧得生,沟壑不死,又莫塞孤臣之愿。所繇者持身不审,寡过未能(5),德薄则不佐于鬼神,数奇(6)则取憎于造物,虽复招以弓旌(7),宠以纶綍(8),徒足生其灾眚,覆其消受也。惟冀皇上扩覆载(9)之仁,既以特恩起臣于斧锧之下,再以特恩全臣于沟壑之中。臣茹草饭糗(10),与稚子里妇播天舞地,诵德无极。臣力疾(11)具疏』。

 

注释

1)致仕:古代官员正常退休叫作“致仕”,古人还常用致事、致政、休致等名称,盖指官员辞职归家。

2)穷奇:传说中古代“四凶”之一。主要记载于《山海经》中,被描述为外貌像老虎又像牛,长有一双翅膀和刺猬的毛发。现多见于各种游戏形象,亦被用来比喻背信弃义的人。(3)颠陨:坠落;跌落。《楚辞·天问》:“何少康逐犬,而颠陨厥首?”《说文》:“颠,倒也……陨,从高下也。”

4)华贯:显要的行列。《旧唐书·杜审权传》:“践历华贯,余二十年;鉴裁名流,凡几百辈。”

5)寡过未能:意思是蘧伯玉想要减少过错,却苦于做不到。《论语·宪问》:“蘧伯玉使人于孔子,孔子与之坐而问焉,曰:‘夫子何为?’对曰:‘夫子欲寡其过而未能也。’使者出。子曰:‘使乎!使乎!’”参看崇祯六年注(1)。

6)数奇:命数不好。数:命运、命数。奇:不偶,不好。古代占法以偶为吉,奇为凶。《史记·李将军列传》。“大将军青亦隂受上诫,以为李广老,数奇,毋令当单于,恐不得所欲。”

7)弓旌:弓和旌。古代征聘之礼,用弓招士,用旌招大夫。《左传·昭公二十年》:“昔我先君之田也,旃以招大夫,弓以招士。”

8)纶綍:指皇帝的诏令。《礼记·缁衣》:“王言如丝,其出如纶;王言如纶,其出如綍。”(9)覆载:覆盖与承载。谓覆育包容。《礼记·中庸》:“天之所覆,地之所载,日月所照,霜露所队,凡有血气者,莫不尊亲。”也可以指天地,比喻帝王的恩德。

10)茹草饭糗:吃的是野菜干粮。形容生活清苦。糗(qiǔ),干粮,炒熟的米或面等。《孟子·尽心上》:“舜之饭糗茹草也,若将终身焉?”

11)力疾:勉强支撑病体。《三国志·魏志·曹爽传》:“臣辄力疾,将兵屯洛水浮桥,伺察非常。”

 

译文

崇祯十七年(1644)(甲申),先生六十岁。

    春天正月,有在山野乞求退休的奏疏,大意写道:“臣经常承受背信弃义,沉重的病体日益困顿。臣的家乡又正面临着海寇的侵扰,臣居住在墓旁,把生命寄托在墓园,一个月内几次惊吓,不曾有过离开的想法。十二月,臣才下决心出山,离开墓园到漳州江东,全部行程一百四十里。几位弟子相互搀扶着我,登高望远,臣失足从悬崖高处跌落二十多丈,正好坠落在石灰堆中,头部四肢幸亏得以保全,而左手腕和右脚因为庸医的治疗,几乎成了残疾,感叹这是命中注定啊!臣生逢昌盛的时代,官位登上了显要的行列。进一步多有狂妄无知,就会有斧锧之刑的忧虑,退一步可以游玩休闲,又有坠落沟壑的隐患。臣如果在沟壑死于非命,伏罪于斧锧之刑,就会严重伤害圣明君主之心。现在臣从斧锧之下获得生机,坠落沟壑没有死去,也不能堵住孤臣的愿望。原因是臣历来修身不够审慎,想要减少过错而做不到,德行微薄导致鬼神不保佑,命数不好连造物主也讨厌。虽然又被皇上以弓旌之礼招聘为大臣,凭诏令得到重用和宠爱,也还是产生了灾祸,覆盖了应当享受的恩惠。只是希望皇上扩大如天地包容万物的仁爱之心,既然用特别的恩惠起用臣于斧锧之下,再次希望用特别恩惠成全臣于沟壑之中。臣吃的是野菜干粮,和幼稚的孩子乡下的妻子欢天喜地,颂扬皇上仁爱的品德无边无际,臣勉强支撑病体写完了奏疏。”

 

原文

  先生既久庐墓北山,而浦东旧居日就荒圯。浦诸弟子因请构为讲舍,所谓明诚堂也。时春三月庚子,明诚堂落成。门人张天维(1)、林翰冲(2)等爰先三旬致简同人,将以是日共升斯堂,仰受传习。郡司李曹公(讳广)、龙溪令刘公(讳鸿嘉)、金浦令沈公(讳兆昌)亦申斯约。而先生以三月朔日祭扫渡江,至十日乃归。归之前一日浦南渠魁(3)初就俘馘(4)。先生以余孽未殄,恐不遑于俎豆(5)。而曹公、刘公已先一日至,诸(6)及门谊不敢辞。庚子之(7)邑中诸先生亦至。是日也,天气清和,春风回敷,同郡孝廉至者十有六人,茂才远近至者八十一人,观者盖堵墙焉。先生谒先圣、先贤毕,乃请公祖父母曰:『子弟之不肖,疮痍之未起,赖岂弟(8)乐只(9)之矢其文德(10)也,以获宁宇(11),敢不再拜诸公祖父母』。西向,请诸先生曰:『以宗祏(12)之灵,苍生之福,得从俎豆,以趍下风,敢不再拜』。交拜毕,乃共更请先生。先生曰:『业从诸老先生之后矣,敢辞』。诸先生不可,亦再拜,环揖而入。先生敷长者之席及诸经论听问之坐。稍后,悬间钟磬(13)琴瑟各一。坐定,讲史振声读誓诫凡七条毕,乃讲书,以东西问答相起也。问:『今日明诚二字的从中庸里策,可是为良知主敬别下针药』?曰:『良知主敬,止是明诚注子。从诚生明是良知,从明归诚是主敬。先后贤初无两路,亦自不用针药』。问:『明诚虽有天人之分,毕竟止是一物。若看为两物,则金自不柔,木自不刚,火自不凉,水自不热,即有气质,如何变化得来?记曰:地载神气,神气风霆。风霆流形,品物化生。一块大地,风霆出入,初无土石之隔,岂性命存于形色之中,能有形色之碍耶』?曰:『天道人道,是人生而上,不须说,止说一事一物。先明得过,后信得过。譬如一镜,先要刮垢磨光,然后随形映物。到他随形映物,尚要刮垢磨光,切莫道镜即是光,光即是镜也』。问:『思诚明善,愤乐循环,决不在爱敬义利笑梦中间忙讨消息,又不在睹闻断绝墙枯壁立处苦作工夫,毕竟如何』?曰:『圣人言诚要天地合德,言明要与日月合明,此理实是探讨不得。周公于此仰思,颜回于此竭才,难道仲尼撒手拾得?圣人于此都有一番呕心黜体工夫,难为大家诵说耳。做圣贤人不吃便饭』。问:『明明天上亦有日月星辰,白白江中亦有波澜岛屿。孔子在东鲁,再不说蜃气栖台。周公治于天中,亦不辨晷影长短。止繇他见明,所以信得过。亦由信过,所以见得明。如凭空心硬说知贯,犹望海际云与天通,泛槎(14)十年,终不到牛女之下也。看来至道待人,止是个礼。礼自广大精微,高明中庸,新故相生,敦崇递起,知者百世,不知墙面。周公仰思,仲尼发愤,皆为此物,留与后人,一再参观』。曰:『礼乐止是中和。致中谓礼,致和谓乐。易说大壮(15)以非礼弗履,说豫(16)以作乐崇德。两挂皆雷也。天地作用雷为大人身,作用怒为大风雨,皆生于雷,哀乐皆生于怒。雷从健出比于礼,雷从顺出比于乐。怒从健出,礼以止之;怒从顺出,乐以平之。故先王(17)为礼乐以导中和。天地性情,居然可见。地雷曰复(18),天雷曰无妄(19)。雷地曰豫,雷天曰大壮。礼乐中和,于是见像,而诚明之义亦尽于此』。讲毕,请诸长者教诲乞言。先生曰:『日中矣,勿多溷(20)长者为(21)』。乃召饔人(22)为食次(23)。每食八簋(24),各视主者以定其客。先生亲馈(25)祭酒毕,乃就主人之位。酒初巡,歌者歌匏叶(26)之诗。先生出致辞曰:『以长者之盛德,训讨诸子弟,又无以献(27)也,敢以匏叶先于兔首(28)』。诸宾客谢过当(29)也,就坐。酒六巡,歌出车(30)之末二章。先生出献曹公曰:『以此春日执讯获丑,虽有飞鸮(31),食椹变音,况仓庚(32)乎』?乃皆再拜,又歌六月(33)之卒章。先生又献曰:『虽无孝友(34)之朋,愿分燕(35)喜之庆』。曹公曰:『吉甫(36)何当,张仲(37)为多矣』。又皆再拜,乃退就位。歌者歌南山(38)之全篇。先生出献刘公及沈公曰:『以父母之光邦家(39)也,以父母之德音(40)也,南山纪寿,何足多乎』?乃皆再拜,卒爵,磬作就坐,歌菁莪(41)之四章。酒七巡,又歌隰桑(42)之四章及黍苗(43)之五章。赞者(44)曰,宾主交相献也。先生乃出献公祖父母曰:『今日喜见君子也。小人之于君子,犹黍苗之于阴雨,饮德而已,何报之有』!乃皆再拜。先生又献诸老先生曰:『以往之不慎,罹于咎灾,为诸先生忧。今幸既见,菁莪、隰桑不是过也,愿终教诲之』。诸先生亦再拜曰:『原隰(45)将平,泉流将清,王心将宁,保艾(46)异日,未有艾也』。于是揖而饮,酬酢(47)三反,乃后位。酒再巡,讲监立于县间之左,诵抑戒之七章,讲史立于县右,诵宾筵之卒章。于是磬作,宾起,金奏(48),主人及诸友皆出,肃宾于道左。长少先后,礼仪笑语,无有违者。盖自宁武(49)、叔豹(50)、韩厥(51)、赵孟(52)、子产(53)、太叔(54)而下,踰三千年未有与于此者矣。

 

注释:
(1)张天维:黄道周弟子,漳浦县人。曾任泽州、沧州知州。
(2)林翰冲:黄道周弟子,漳浦县人。崇祯十三年(1640)进士,曾任韶州推官。
(3)渠魁:大头目;首领。《书·胤征》:“歼厥渠魁,胁从罔治。”孔传:“渠,大。魁,帅也。”
(4)俘馘(guó):生俘的敌人和被杀的敌人的左耳。孔颖达疏:“俘者,生执囚之;馘者,杀其人截取其左耳,欲以计功也。”后来泛指被俘虏者,也指俘获斩杀。
(5)俎豆:祭祀,宴客用的器具。《史记·孔子世家》:“常陈俎豆,设礼容。”引申为祭祀和崇奉之意。
(6)诸:代词,相当于“之”。
(7)晁:同“朝”,早晨。
(8)岂弟:岂弟君子。和乐平易而厚道的人。《诗经·小雅·青蝇》:“岂弟君子,无信谗言。”
(9)乐只:乐只君子。《诗经·国风·周南》:“乐只君子,福履绥之。”意思是君子高兴又快乐,福禄自然要慰安。
(10) 矢其文德:《诗经·江汉·大雅》“明明天子,令闻不已。 矢其文德,洽此四国。”矢:施布。
(11)宁宇:安定的区域。《国语·周语中》:“昔我先王之有天下也,规方千里以为甸服,以供上帝山川百神之祀,以备百姓兆民之用,以待不庭不虞之患。其馀以均分公侯伯子男,使各有宁宇,以顺及天地,无逢其灾害。”
(12)宗祏(shí):宗庙中藏神主的石室。亦借指宗庙,宗祠。杜预注:“宗祏,宗庙中藏主石室。”
(13)磬:古代打击乐器,形状像曲尺,用玉、石制成,可悬挂。
(14)泛槎:泛槎,亦作“泛查”。指乘木筏登天。晋·张华《博物志》卷三载,相传天河通海,有居海渚者见每年八月海上有木筏来,因登木筏直达天河,见到牛郎织女。后因以“泛槎”指乘木筏登天。
(15)大壮:《易经》六十四卦之一。即乾下震上。为阳刚盛长之象。彖曰:“大壮,大者壮也。刚以动,故壮。大壮利贞;大者正也。正大而天地之情可见矣!”象曰:“雷在天上,大壮;君子以非礼勿履。”
(16)豫:《易经》六十四卦之一。这个卦是异卦(下坤上震)相叠,坤为地,为顺;震为雷,为动。雷依时出,预示大地回春。因顺而动,和乐之源。
(17)先王:按《十三经今注今译》(岳麓书社,1994年版)译为“上代的君王”。《(论语)批注》(中华书局,1974年版)译为“周天子”。
(18)复:《易经》六十四卦之一。地雷复(复卦)寓动于顺,属中中卦。
(19)无妄:《易经》六十四卦之一。无妄而得。这个卦是异卦(下震上乾)相叠。乾为天为刚为健;震为雷为刚为动。动而健,刚阳盛,人心振奋,必有所得,但唯循纯正,不可妄行。无妄必有获,必可致福。
(20)溷(hùn):作动词,扰乱,打扰。
(21)为:助词,表示反诘或感叹:《宋史·岳飞传》:“敌未灭,何以家为?”
(22)饔(yōng)人:泛指厨师。唐沉佺期《白莲花亭侍宴应制》诗:“苑吏收寒果,饔人膳野禽。”
(23)食次:指食品。多指酒菜、点心之类。 宋代朱弁《曲洧旧闻》卷五:“东坡与客论食次,取纸一幅,书以示客云:‘烂蒸同州羊羔,灌以杏酪,食之以匕不以箸。’”
(24)簋(guǐ):古代盛食物器具,圆口,双耳。相当于盆。
(25)馈:给人进献食物。《说文》:“馈,饷也。”
(26)《匏叶》:《诗经》宴饮诗,意思是主人的物品虽然微薄,也要宴请客人。
(27)献:对祖先称为“献祭”。《说文》:“犬肥者以献之。”礼凡荐腥谓之献。下对上、卑对尊称为“进献”。这里指祭祀仪式中的献酒、敬酒。
(28)《兔首》:《诗经》宴饮诗,意思是兔首虽小,也可以宴请客人。
(29)过当:超过相抵之数。《汉书·司马迁传》:“与单于连战十馀日,所杀过当。”
(30)《出车》:《诗经》篇名。出征猃狁,告捷劳还。后采以入乐,用以慰劳凯旋将士的乐歌。
(31)飞鸮(xiāo):俗称猫头鹰,指恶狠或凶暴的人。
(32)仓庚:亦作“仓鶊”。黄莺的别名。郑玄注云:“仓庚仲春而鸣,嫁娶之候也。”
(33)《六月》:《诗经》篇名。歌颂周宣王征伐,复文武之业。
(34)孝友:事父母孝顺、对兄弟友爱。《诗经·小雅·六月》:“侯谁在矣,张仲孝友。” 毛传:“善父母为孝,善兄弟为友。”
(35)燕:通“宴”。朱子《考异》:“燕或作宴。”
(36)吉甫:尹吉甫,周宣王的大臣,官至内史,据说是《诗经》的主要采集者,军事家、诗人、哲学家。被尊称为中华诗祖。
(37)张仲:是尹吉甫的好友,他与尹吉甫共同辅佐周宣王中兴周王朝。
(38)南山:应为节南山,指终南山。《诗经·小雅·节南山》:“节彼南山,维石巖巖。”以此歌颂刘、沈二人德比南山,寿如南山。
(39)邦家:国家。《诗经·小雅·南山有台》:“乐只君子,邦家之基。”
(40)音:通“荫”。《左传·文公十七年》:“鹿死不择音。”杜预注:“音,所袜荫之处。”
(41)《菁莪》:《诗经》篇名。以菁莪比喻君子培养人才。
(42)《隰(xí)桑》:《诗经》篇名。这首诗表达了女子对爱人的深厚情感。一说思贤人,讽刺周幽王远贤近谗。
(43)《黍苗》:《诗经》篇名。叙述周宣王时期召伯经营治理谢邑的过程。
(44)赞者:指举行典礼时导行仪节的人。
(45)原隰:平原和低下的地方。
(46)保艾:护养,保养。保健养生。《诗经·小雅·南山有台》:“乐只君子,保艾尔后。”
(47)酬酢(chóu zuò):宾主互相敬酒。酬:向客人敬酒。酢,向主人敬酒。泛指交际应酬。
(48)金奏:敲击钟鎛以奏乐。常用以指庙堂音乐。《周礼·春官·锺师》:“钟师掌金奏。”
(49)宁武:春秋卫大夫宁俞,谥武子。《论语·公冶长》:“子曰:宁武子,邦有道,则知;邦无道,则愚。”
(50)叔豹:古代相传高辛氏八个有才德的人之一。
(51)韩厥:春秋中期晋国卿大夫,始为赵氏家臣,后位列八卿之一,至晋悼公时,升任晋国执政,战国时期韩国的先祖。
(52)赵武:赵文子,戏剧《赵氏孤儿》的历史原型。春秋时晋国卿大夫,政治家、外交家。
(53)子产:名侨(?~前522) 字子产,又字子美,郑国政治家。
(54)太叔:太,通“大”。子产的儿子,郑国贤臣。详见《左传·子产论政宽猛》。
 

译文

先生已经在北山墓园的草屋居住很久了,而漳浦城东的旧居逐渐荒废,漳浦的诸位弟子于是请求改建为讲堂,这就是“明诚堂”的由来。此时是春天三月庚子日,明诚堂建成,将要举行落成典礼。弟子张天维、林翰冲等人,在一个月前就写信给志同道合的人,将在这一天共聚明诚堂,仰望接受传业学习。漳州郡司理曹广先生、龙溪县令刘鸿嘉先生、金浦县令沈兆昌先生也申明赴约。先生在三月初一祭奠先人打扫墓地,然后渡过九龙江,到初十日才归来。回来的前一天,漳浦南部的盗匪首领刚刚被俘获斩杀,先生认为匪徒余孽还没有消灭干净,恐怕不利于祭祀。曹广先生、刘鸿嘉先生已经早一天到达,来到门口,按照礼节名分不敢致辞。庚子日早晨漳浦城中的众位先生也到达。这一天,天气清新祥和,春风习习吹拂。漳州郡举人来了十六人,秀才来了八十一人,观看的人多得就像一堵墙。

先生拜谒先圣先贤完毕,才拜谒祖先父母说:“子孙不孝顺,而天灾人祸民不聊生的景象还没有出现,有赖于像岂弟、乐只这样的君子施布文化道德,以此获得安定的地方,敢不再祭拜祖先父母吗?”面向西方恭请诸位先生说:“凭借宗庙的灵感,苍生百姓的福气,得以举行祭祀典礼,站在下面的位置,敢不再祭拜吗?”祭拜完毕,大家一起请先生入座。先生说:“跟从在诸位老先生后面。”一再力辞,诸位先生不答应,先生再拜,向四周依次作揖然后入座。先生坐在长者的席位和讲经论道回答提问的位置。然后,悬挂钟磬琴瑟乐器各一件,端正就座讲述历史。高声宣读誓词戒律,一共宣读七条才开始讲述,采用东西两边轮流提问而一一作答的形式。

有人问:“今天‘明诚’二字是从《中庸》里面出来的,可是为了良知而树立起诚敬,是否像下针药治疗一样别有含义?”

先生回答:“从良知到树立起诚敬,仅仅是‘明诚’二字的注释。从‘诚’产生‘明’是良知,从‘明’回归到‘诚’是树立起敬意。或先或后成为圣贤本来没有两条道路,也不需要像下针药一样。”

有人问:“明诚虽然有天人的分别(也就是客观和主观的分别),但毕竟是一个事物的两个方面,如果把它看成两个事物,那么金子不会自己柔软,木头不会自己坚硬,火不会自己变凉,水不会自己加热。即使有气质这种物质存在,怎样才能使它们产生变化呢?记载说:大地承载着神奇的气质,神奇的气质演变成风雨雷霆,风雨雷霆流动成形,万物在变化中生成。一片大地,风雨雷霆出没,最初并没有泥土石块的差别,难道生命存在于形体和容貌之中,会有形体和容貌的隔阂吗?”

先生回答:“天道和人道是在人生之上这无须说明,单说一事一物先要明白清楚,然后才能信得过。比如一面镜子,先要刮掉污垢打磨光滑,然后才能映照物体。要使镜子映照物体,就必须刮掉污垢打磨光滑,千万不要以为镜子既是光,光即是镜子。”

有人问:“思考诚敬明白善行,犹如愤怒和快乐一样自然循环,决不会在慈爱尊敬、仁义利益、在欢笑和梦境之间获取灵感,也不可能在耳闻目睹都断绝、在墙枯璧立的地方下苦功夫思索,这究竟是为什么?”

先生回答:“圣人说‘诚’要和天地同品德,说‘明’要和日月同光明,这个道理实在是没有办法探讨下去,周公在这里仰望思索,颜回在这里竭尽才能,难道孔子是随手捡得的?圣人在这方面,都花费了一番呕心沥血的功夫,很难为大家说清楚的,做圣贤的人,不可能像吃便饭那样。”

有人问:“清明浩瀚的天上,分布着日月星辰,碧波荡漾的江中,也有波涛翻滚岛屿点缀。孔子出生,在鲁国的东部,却不谈论海市蜃楼,周公治理,在天下的中央,也不分辨日晷倒影的长短。仅仅因为他们知道‘明’,所以就信得过,也是因为信得过,所以也知道‘明’。如果凭着空泛的思考,硬说知会贯通,犹如眺望海天交际的地方,云和天相通,乘着木筏子走上十年,终究也到不了牛郎织女下面。看来高深奥妙的道理对待人,只是一个礼字。礼来自广博和精微,来自高深明白中正平和,来自新旧交替成长,来自敦厚崇敬逐渐积累,知道者受益百世,不知道者面壁苦思也无济于事。周公仰望思索,孔子发愤图强,都是为了此物,留给后人,反复参照观赏。”

先生回答:“礼乐只是中庸和谐,到达中庸叫做礼,到达和谐称为乐。《易经》说大壮卦,认为不符合礼的事情不要实行。说豫卦,认为制乐能够崇尚品德。两卦都是雷在上啊!天地的作用以雷为大,身体的作用以愤怒为大。风雨都从雷产生,悲哀快乐都从愤怒产生。雷从健壮产生,用礼来类比规范,雷从和顺产生,用乐来类比规范,愤怒从健壮产生,用礼来阻止它,愤怒从和顺产生,用乐来平衡它。所以上代的君王认为礼乐能够导致中庸和谐。天地性情,显然可以体现。地在雷上是复卦,天在雷上是无妄卦,雷在地上是豫卦,雷在天上是大壮卦。礼乐中庸和谐,因此从卦象中显现,而‘明诚’二字的意义也都在于这里。”

演讲完毕,请诸位长辈教诲赐言。先生说:“已经到了中午,不要再打扰长辈了。”就召集厨师准备酒菜,每桌八盆,各按照每桌主宾的身份确定服务对象。先生亲自进献食物,祭酒完毕,先生坐在主人的位置上。酒过一巡,唱歌的人吟唱《匏叶》诗,先生出来致辞说:“凭着长辈的隆盛德行,完全可以训斥处治众位弟子,也没有什么进献的,却敢于先用《匏叶》诗,而没有先用《兔首》诗。”众位宾客答谢超过先生的谦让。先生重新坐回原位,酒过六巡,吟唱《出车》最后二章,先生出来向曹广先生敬酒说:“在这春天的日子里,抓获歹徒审讯他们,虽然飞鹰凶猛,吃了桑椹也会改变音调,何况黄莺。”于是全部再拜一次,又吟唱《六月》的最后一章,先生又敬酒说:“即使没有孝顺父母友爱兄弟的朋友,也愿意和大家分享宴饮的喜庆。”曹广先生说:“吉甫怎么会认为像张仲这样的朋友太多呢!”先生又全部再拜一次,才退回座位。歌唱的人吟唱《南山》诗的全篇。先生出来敬酒,对刘鸿嘉、沈兆昌二位先生说:“(作为父母官),像父母的光辉照耀国家,像父母的品德庇荫子孙,又有南山记载福寿,哪里还需要更多呢!”又全部再拜一次,喝完了杯中酒,鼓乐齐鸣,返回座位就坐。吟唱《菁莪》的四章。酒过七巡,又吟唱《隰桑》的四章和《黍苗》的五章。典礼主持人说:“现在宾主互相敬酒。”先生于是出来向祖先父母的神位献酒说:“今天很高兴见到了君子。小人对于君子来说,犹如黍苗遇到了霏霏细雨,喝下去的都是品德,有什么好报答。”又全部再拜一次。先生又对诸位老先生敬酒说:“以前我不够审慎,导致了灾祸和处分,让诸位先生担忧。今天有幸见到了像《菁莪》诗中君子培养出来的人才,也见到了像《隰桑》诗中思慕的贤人,以前的过错微不足道,希望永远得到教诲。”众位先生也再次拜谢说:“洼地将会平整,泉水将会清澈,君王的心情将会平静,这些能够保佑你将来不会有灾难。”于是大家作揖饮酒。宾主多次互相敬酒,才回到原来的座位。酒再添一巡,讲戒律的人站在悬挂乐器的左边,朗读《抑戒》七章,讲历史的人站在悬挂乐器的右边,朗读《宾筵》的最后一章。而后,磬声大作,客人起立,鼓乐齐鸣,主人和诸位朋友都出来,恭敬地请客人站在过道的左边,老少长幼都按礼仪次序,欢声笑语,没有人违背礼节。这是从宁武、叔豹、韩厥、赵武、子产、太叔等人以来,超过三千年没有这样的盛会啊!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黄道周年谱注译
下一篇:黄道周年谱注译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