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周文化
黄道周年谱注译
2014-10-23 08:38:36|发布者: 叶欢欢 | 查看: | 评论: 0 |来源:
摘要: 原文:而八月旨下,先生与解公各杖八十,发西库司(1)问拟。越数日,而叶公之疏亦下。旗校(2)索叶公,曰:『吾待子来久矣!请入视吾居所』。有旗校随入,见其左侧置秘器一具,右陈全袭寿服。叶公曰:『吾老母已终 ...

原文

而八月旨下,先生与解公各杖八十,发西库司(1)问拟。越数日,而叶公之疏亦下。旗校(2)索叶公,曰:『吾待子来久矣!请入视吾居所』。有旗校随入,见其左侧置秘器一具,右陈全袭寿服。叶公曰:『吾老母已终世,又无妻子贻累。今日惟须公辈来一了事耳』。即随旗校同往拜杖。监杖者闻之,曰:『异哉!千古乃有如此人』!叶公不行一铢一钱,诸执杖者皆愕眙(3)不忍下,乃反轻于他杖者。既拜杖已,削籍回濮州。先生乃就床箦(4)为诗以赠其行,有曰:『齅(5)血得金腥,味骨得玉气』。又曰:『乳血在君亲,霜露不敢侵。总(6)此未坠生,呱啼亦古今』。实未尝一识叶公也。而先生杖疮亦发,几不支。乃召医傅药,剜去恶肉。故在狱中作书与烃叔曰:『古人于仁义烂时,自里血肉;仆于血肉烂时,自里仁义。悠悠命也,谁为谈者』!盖先生卧病八十余日,抱足扶首,仅能起立。顾念白云,斗室如椰子大,不见三光(7)。自揣平生喜探幽窟,穷极之趣呈于梦寐,乃作诅洞之诗曰:『镵(8)胸强作元奥窟,要使鬼谷傲寒阅。果然精魁为都君,孤窠鬼馆来温存』。又曰:『于今历历成精怪,一灶一床不自在。日光漏线不肯垂,飞鼠(9)飞飞欲昼晦(10)』。作诅洞已,复啽呓(11)如答客嘲者。于是洞诅之诗曰:『洞壑精灵不捏怪(12),开襟揖客了无碍。何处白云起库门,强捉人裾作芥蒂』。又曰:『尽有通人(13)纳轩殿,如穿水窦(14)负门扇。一人择地能精专,飞神越空腾青天』。先生既以清苦闻,天下诸狱卒皆不敢有望于先生,惟日奉纸札,丐先生书。先生时时为书孝经,以当役钱(15)。凡手书孝经一百二十本,皆以狱卒持去,散尽无余。于是忧患备至,艰贞罔利(16)。迥思幼喜易象,迨兹五十余五矣,而天人愤悱(17),未能有明。九京(18)可质,羲文(19)犹恫。自是卧息成爻,食思拟象,乃研理极数,而着易象正。方开府(仁植)(20)与先生同在西库,言自诠易三世,未毕此理,见先生所著,片字落纸,辄观玩不已。曰:『吾虽不及次公(21),宁怖夕死,遽坠朝闻乎(22)』?时先生方草十二图未毕,忽锦衣着筐篮来征。先生徐曰:『吾画一图完就逮耳』。役人不可,遽以先生去。诸图像翻播床下。既去,方公更掇拾收藏之,故先生诗曰:『筐篮一日临五门(23),风雨瞥天雷霆尊。迥顾白云不可见,经书化蝶皆惊翻。缅想方公食三叹,定谓此书终河汉』。盖是时太学生(24)涂仲吉(25)上书讼先生冤,故征先生同对北寺(26)也。比至北寺,械鞫(27)四次,且拶(28)且责。毒痛之下,指节纔续,又为六十四象正。故又诗曰:『右手贯锧(29)左袖书,解锧写书尚带血』。会有朱生永明冒难(30)入北寺,为先生栉沐(31)。朱生者,绍兴诸生也,薄游(32)京师,持百钱叩北寺门,将遗仲吉,为逻者获,奏遂同系狱中。朱生入狱,拜先生于床下,请给侍左右。先生既在北司,有二子为侍,代执爨(33)役,得一意著书,故又诗曰:『淹留(34)北寺五月余,仰钻(35)亦已粗成书。二十万言动指节,欲断不断形模殊』。

 

注释

1)西库司:明代刑部监狱,也称白云库。文中“白云斗室、白云”皆指此处。

2旗校:旗军的校官。明·王錡《寓圃杂记》卷上:“宜檄示在京官军旗校,预给一岁之粮,令自往支。”

3愕眙:亦作愕怡。惊视。唐·颜真卿《浪迹先生元真子张志和碑铭》:“观者如堵,相顾愕怡。”

4床箦(zé):床和垫在床上的竹席。泛指床铺。

5)齅(xiù):同嗅。

6)总:《说文》:“聚束也。”动词,系扎,束缚。

7三光:指日、月、星。庄子·说剑》:“上法圆天以顺三光,下法方地以顺四时,中和民意以安四乡。”

8)镵(chán):动词,刺,凿。

9)飞鼠:又名鼯鼠、小飞鼠。飞鼠的前肢和后肢之间,有一层像降落伞一样的膜连接,因此它们可以像滑翔机一样在空中飞行。

10昼晦:白日光线昏暗。《楚辞·九歌·山鬼》:“杳冥冥兮羌昼晦,东风飘兮神灵雨。”

11啽呓(án yì):说梦话。《列子·周穆王》:“眠中啽呓呻呼,彻旦息焉。”

12捏怪:塑造怪相。作怪、捣鬼、为难之意。

13通人:学识渊博通达的人。《史记·田敬仲完世家赞》:“非通人达才,孰能注意焉。”

14水窦:贮水之地窖。也指水道,水之出入孔道。

15)役钱:代替劳役的税钱。宋制,凡应服劳役者可输钱免役。宋叶适《役法》:“故役钱者,募役之患;而今之所谓保副正长,又募役所不能行之患也。”

16艰贞罔利:艰贞:处境艰危而守正不移。罔利:渔利。语本《孟子·公孙丑下》:“以左右望而罔市利。”

17愤悱:谓积思求解。语出《论语·述而》:“不愤不启,不悱不发。”朱熹集注:“愤者,心求通而未得之意,悱者,口欲言而未能之貌。”

18)九京:即九原。春秋时晋大夫的墓地。《国语·晋语八》:“赵文子与叔向游于九京。”韦昭注:“京当为原。”

19羲文:伏羲氏和周文王的并称。《后汉书·班固传下》:“今论者但知诵虞夏之《书》,咏殷周之《诗》,讲羲文之《易》。”李贤注:“伏羲画八卦,文王作卦辞。”

20)方仁植:方孔炤(15901655),安徽桐城(今桐城市区凤仪里)人。字潜夫,号仁植。万历四十四年(1616)进士,授嘉定州知州。易学家,方以智父。湖广巡抚,在剿匪中八战八捷,立下赫赫战功。著有《周易时论》。

21)次公:汉代盖宽饶,字次公。为官廉正不阿,刺举无所回避。平恩侯许伯治第新成,权贵均往贺,宽饶不行,请而后往,自尊无所屈。许伯亲为酌酒,宽饶曰:“无多酌我,我乃酒狂。”丞相魏侯笑道:“次公醒而狂,何必酒也?”见《汉书·盖宽饶传》。又汉黄霸亦字次公。霸少学律令,为人明察内敏,得吏民心,所至有政绩。见《汉书·循吏传·黄霸》。后因以“次公”称刚直高节之士或廉明有声的官吏。

22宁怖夕死,遽坠朝闻乎:陈秋顺先生注,《论语》孔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

23)五门:传说古代天子所居有五道门,自内而外,为路门、应门、雉门、库门、皋门。路门也作毕门。

24)太学生:明清时在国子监读书的生员。国子监是古代最高学府与教育行政管理机构。

25)涂仲吉(?~1649):字德公,明末清初漳州镇海卫人。崇祯年间入太学从黄道周学,黄道周被冤下狱,他上书力争,皇帝大怒被杖,进锦衣狱。后释放官翰林待诏。明亡时,从唐王授御史。隆武二年(1646)削发为僧,居厦门,永历三年(1649),因忧愤呕血病卒。

26)北寺:即北镇抚司,是明朝锦衣卫所属机构。负责侦缉刑事的锦衣卫机构是南北两个镇抚司,其中北镇抚司是洪武十五年添设,北司专掌诏狱。宪宗成化(14651487)元年始置北镇抚司印,狱成专达皇帝,不须通过锦衣卫指挥使,锦衣卫官不掌诏狱者亦不得干预其事。北镇抚司专理皇帝钦定的案件,拥有自己的监狱(诏狱),可以自行逮捕、刑讯、处决,不必经过司法机构。

27械鞫(jú):戴着木枷镣铐审讯。鞫,审问、审讯。

28)拶(zǎn):一种酷刑,使用木棍或类似物体夹犯人的手指或脚趾,通常在木棍中穿洞并用线连之,将受刑人的手、足放入棍中间,在两边用力收紧绳子。

29)锧(zhì):古代腰斩用的垫座:砧锧。

30)冒难:指不避祸患。《三国志·魏志·王修传》:“脩闻融有难,夜往奔融。贼初发,融谓左右曰:‘能冒难来,唯王脩耳。’

31栉沐:栉( zhì梳子和篦子的总称。沐,洗头发,沐浴。

32薄游:泛泛而游,轻装简游,漫游,随意游览。

33爨(cuàn):烧火做饭。《广雅》:“也。”

34)淹留:长期逗留、羁留。楚辞·离骚》:“时缤纷其变易兮,又何可以淹留?

35仰钻:《论语·子罕》:“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原形容颜渊对于孔子之道的赞叹,后指努力攻读,深入研究,力求达到极高水平。

 

译文

到了八月旨意下达,先生和解学龙先生每人廷杖八十,发往西库司刑部监狱审问拟定罪行。过了几天,叶廷秀先生奏疏的批示也下达,旗军的校官前往索拿叶先生,叶先生说:“我等你们到来很久了,请进来看看我的住所。”有校官跟随进入,只见那左边放着一个便器,右边陈列全套寿衣。叶先生说:“我老母亲已经去世,又没有妻子儿女拖累,今天只需要诸位先生来帮我了却此事而已。”立即跟随校官一起前往接受杖刑。监督廷杖的人听了此事说:“奇怪啊!千百年以来才有这样的人。”叶先生不用银子一丝一毫,各位手执棍子的人都惊讶相视不忍下手,因此比别人受杖刑反而来得轻。叶先生受杖刑以后,被削职为民谴回濮州。

先生于是就着床铺写诗赠送叶先生,为他送行,有诗句写道:“闻到鲜血得到金子般荤腥,品味骨头得到白玉般气息。”又写道:“乳血属于君王父母,风霜雨露不敢侵袭,束缚桎梏还没有坠地出生,婴儿哭啼古今都一样。”先生到现在都不曾和叶先生见面相识。接着先生棍伤疮口发作,几乎不能支撑,就召来医生敷上膏药,剜割臭肉。因此先生在监狱中写信给张烃叔说:“古人在仁义腐烂的时候,自我保护身躯血肉;我在身躯血肉腐烂的时候,自己维护仁义。绵绵的忧思是命运啊!现在谁是和我交谈的人呢!”

因为先生卧床生病八十多天,抱着双脚扶着脑袋,仅仅能够站立。想起在白云库斗室,狭小局促,形状犹如椰子,看不见太阳、月亮、星星三种光芒。自认平生喜欢探秘幽深洞窟,追本溯源的乐趣,常常呈现在梦境之中,就写了诅咒洞窟的诗歌:“好像我被凿开胸脯成为玄奥洞窟,要让鬼谷子也藐视我卑微的经历。果然是精怪的首领成为君王,只能在孤巢鬼屋里自我抚慰。”

又写道:“而现在往事历历在目我也成了精怪,只有一灶一床不能自在生活,日光好像断掉的丝线不肯垂下来,飞鼠飞来飞去使白天光线昏暗。”写完诅咒洞窟的诗歌以后,又自言自语像说梦话,好像和人答话嘲讽,就有洞窟里诅咒的诗歌:“洞窟里的精怪不会为难作怪,敞开胸襟拱手为礼没有什么大碍,白云深处出现了库司大门,谁强拉人家的衣角令人心存芥蒂。”又写道:“只有通达渊博的人才能进入高雅的殿堂,却要像背负门扇穿过水道一样,个人选择合适的地方才能精深专一,飞翔的神越过高空升上蓝天。”

先生因为清贫刻苦而闻名天下,那些监狱人员都不敢对先生有所企求,只有每天奉上纸张乞求先生写字,先生常常书写《孝经》用来当做劳役的税钱。一共亲手书写《孝经》一百二十本,都被监狱人员拿去,流失散尽没有剩余。因为这样,先生忧患意识日益增加,处境艰难而守正不谋私利。回想从小喜欢易经象数,到现在已经五十五岁了,上天和凡人都在思考解决的方法,还没有明确的答案。这些九原可以作证,即使伏羲、文王也心怀恐惧。自此躺卧休息形成卦爻,进食思考拟就象数,研究义理穷极命数,进而写作《易象正》。

方仁植先生和先生一起关在西库司,自说三代人注释易经,也不能完全穷尽这些道理。看见先生所写的片段文章,总是观赏把玩不已,说:“我虽然不能和刚直廉明的先生您相比,也宁愿早上听到道理,晚上就死去啊!”当时先生刚刚起草《大象十二图》还没有完成,忽然锦衣卫带着篮筐来提调,先生缓缓地说:“等我画完这一幅图就走!”锦衣卫差役不允许,马上带着先生离去。那些图像画作翻飞飘落床下。离开之后,方先生才捡拾起来收藏。因此先生有诗写道:“坐在筐篮一天内到过五道门,风雨瞥见上天尊贵的雷霆震怒,回头遥望白云库已经看不见,经书化作蝴蝶惊恐翻飞,缅怀方先生吃饭时也连连叹息,肯定说此书能够穷极银河。”

因为这时太学生涂仲吉上书为先生诉讼鸣冤,所以提调先生到北镇抚司一同对质。到了北镇抚司,戴着木枷镣铐被审讯了四次,动用拶刑又遭到毒打。剧痛以后,手指关节才渐渐有了知觉,又坚持写作六十四象正。因此又有诗写道:“右手绳绑坫锧左袖藏书,解下坫锧写书还带着鲜血。”正好有弟子朱永明不避祸患进入北镇抚司,为先生梳头沐浴。朱姓弟子是浙江绍兴诸位弟子之一。轻装游览北京,拿着一百铜钱敲北镇抚司大门,想要留给涂仲吉,被巡逻的人抓获,就一同关在狱中。朱永明入狱,在床前向先生行跪拜礼,请求在身边伺候。先生已经关在北镇抚司,有二位弟子伺候,代为承担烧火做饭等杂活,先生得以一心一意写作。因此又有诗写道:“羁留北镇抚司五个多月,深入研究也已经粗略成书,二十万字手指关节松动,似断非断手指模样变形。”

 

原文

未几,复转西库。方公喜而索书,故又诗曰:『此书方成未一夜,枢杻又过白云下。方公含喜来叩门,熏衅(1)未施便欲借』。然先生自以九折余生,意言未惬,不欲遽为传播。而诸中贵人窃因朱生,以其间购先生笔札,故皇上亦于宫中时时见先生所书孝经,指曰沽名。然所以得不死者,亦未必非念其名也。故又诗曰:『小臣叩首称天恩,年来北寺谁能存?已甘垂翼归地火,何敢开眼谈乾坤』?盖有恸于二周诸公毕命之处矣。初,仲吉之上疏救先生也,通政(2)施公(讳邦曜)(3)驳其疏曰:『宽以俟之』。仲吉又上,施公又驳曰:『存此议论』。仲吉犹持上不已,施公召谓之曰:『我与石斋先生交最厚,故不欲以过激偾事(4)。若奈何更欲速之乎』?仲吉乃复出手疏参施公。施公遂并二疏封上,而令仲吉自取保质(5),不则(6)宜在城司候旨。右堂马公(讳思理)(7)以仲吉名家子,持名纸付司,令洒拂一室与仲吉。而仲吉道遇乡人为保质,实未尝在司狱也。旨下,杖一百,并究诘同谋指使。施公以是落职回家,而马公则逮付诏狱矣。乃又追论叶公(讳廷秀)复逮至北寺,同日对簿诸君子累累(8)然相望司廷,而未能相识。叶公乃前俯而揖,问『谁为黄老先生』?却就谓之曰:『是其为叶老先生矣』。叶公乃以次鞠身更揖曰:『斯当为解老先生乎』?于是相与谛视(9)唏嘘,俱伏堂下听质。盖当时牵连株送几二十人,故先生诗曰:『鹰巢逢落凤,虎穴见啼麟』。而堂司乃备拷仲吉所繇指使状。仲吉受搒掠(10),无异辞。问『何人指使』?曰:『某只身万里,携孤心以上叩九阍,何容别受他人指使?必欲究所为指使者,请剖臣肝以献』。上颇心动,然未肯遽释先生也(洪谱略同,惟朱永明作昆山人,未知孰是)。

 

注释

1)熏衅:熏,熏香。衅,涂抹,以香熏身。韦昭注以香涂身曰衅。

2通政:通政使,掌管四方章奏,正三品。

3施邦曜:见万历二十五年,黄道周十三岁注解。当时,涂仲吉上书替黄道周辩冤,疏状需经通政使上达。施邦曜知此案乃皇上钦定,如把这封指责皇上的奏疏直接送给皇帝,不但不能救黄道周,反而对上疏人极为不利。而奏疏中的议论确实写得非常好,正好将此奏疏封存,以流传后世,激励后人。于是未予封进,却在疏后批语:“疏不必上,论不可不存。”涂仲吉不理解施邦曜的好心,反而上书弹劾施邦曜阻碍言路。施邦曜只得将原疏呈送给崇祯帝。崇祯帝见疏及疏后批语,大怒,即将涂仲吉施以杖刑,下狱,施邦曜亦被削去官籍。

4偾事:败事。《礼记·大学》:“一家仁,一国兴仁;一家让,一国兴让;一人贪戾,一国作乱,其机如此。此谓一言僨事,一人定国。” 郑玄注:“僨,犹覆败也。”

5保质:三国时,边将屯守,规定留其妻、子于后方,以为人质,称保质。

6)不则:同否则。资治通鉴·后唐潞王清太元年》:“时潞王使者多为邻道所执,不则依阿操两端,惟陇州防御使相里金 倾心附之。”胡三省注:“不读曰否。”

7马思理:生卒年不详,字达生,长乐(今福建长乐县)人。天启年间进士。唐王隆武时,为通政史。鲁王监国,进东阁大学士。在朝多有建白,以忤阉宦下诏狱,因救黄道周再下狱,垂老以国难蹈海死。

8累累:瘦瘠疲惫貌。《礼记·玉藻》:丧容累累。郑玄注:累累,羸惫貌也。

9谛视:仔细察看。唐·韩愈《落齿》诗:“人言齿之豁,左右惊諦视。”

10搒(péng)掠:笞击,拷打。《后汉书·朱晖传》:“各言官无见财,皆当出民,搒掠割剥,强令充足。”

 

译文

没过多长时间,先生又被转到西库司刑部监狱,方先生非常高兴而且向先生借书。因此又有诗写道:“此书刚刚写成还没有过一夜,辗转又来到白云库,方先生满心欢喜来敲门,熏香未施就想要借书。”但是先生自己认为历经磨难尚余残生,意思和文字都没有很好表达,不希望这么快传播出去。而许多达官贵人私下通过朱永明偷偷购买先生的笔墨文字,因此皇上也在宫中常常看到先生所写的《孝经》,指着它说:“沽名钓誉。”

先生之所以得以不被处死,不能说不是考虑到他的名声威望。因此又有诗写道:“小臣叩头称谢皇恩,一年来在北寺有谁能幸存,已经甘愿垂下双翼归于燃烧的地火,怎么敢睁开眼睛奢谈乾坤。”这是因为先生悲哀于北镇抚司是二位姓周的先生被处死的地方。

当初,涂仲吉上疏救先生,通政史施邦曜驳回他的奏疏说:“宽以时日,等待时机。”涂仲吉又再上疏,施先生又驳回说:“保存这些议论。”涂仲吉还要继续上疏,施先生召见涂仲吉对他说:“我和石斋先生交情最深厚,因此不想因过激行为而坏事,你为什么更要加速行动呢?”涂仲吉就再上疏弹劾施先生,施先生只得合并两封奏疏上呈皇上,命令涂仲吉自己作为人质,否则,应该在城司等候旨意。右通政使马思理因为涂仲吉是名家子弟,奏疏用名纸书写送交通政司,就清理打扫一个房间给涂仲吉暂住。仲吉遇到同乡代为担保,实际上没有尝到在监狱里的味道。旨意下来,处杖刑一百,并且追究同谋指使的人。施邦曜先生被削去官职回家,而马思理先生则被捕关进诏狱。于是又追查审议叶廷秀,再次逮捕到北镇抚司,同日对簿公堂。

诸位君子先生在大堂上憔悴疲惫互相张望,而却互不认识。叶先生上前俯下身体作揖,问谁是黄道周老先生。先生退了一步对他说:“这是那位叶老先生吗?”叶先生再次鞠躬作揖说:“在这里终于认识老先生了。”于是相互仔细辨认对方,感慨叹息,都匍匐在地上聆听质问。当时受到牵连扭送到公堂差不多二十人。所以先生有诗写道:“老鹰的巢窟相逢落魄的凤凰,老虎的洞穴看见哭啼的麒麟。”堂官审问拷打涂仲吉所作所为的指使者,仲吉受遍拷打没有不同的言辞,问他是什么人指使?仲吉回答:“我孤身一人万里迢迢来到京城,只带一颗忠心叩响京城九门,哪里容得受别人指使。一定要追究所作所为的指使者,请剖开臣的心肝用来进献皇上。”皇上颇为受感动,但是不肯这么快释放先生。(《洪思年谱》大致相同,只是把朱永明当作昆山人,不知道谁正确。)

原文

十四年(辛巳),先生年五十有七。

  按先生有自西库过请室(1)逢除夕诗,则庚辰腊月已在请室矣。旧例:鞫审虽在北司,而结案必繇刑部,故先生复移西库。至十一月,刑部拟谳(2),先生乃上疏曰:『今刑部定臣何罪,臣不敢知。然自计生平无门外交游,无一介取与,铅椠(3)经年,不知马足(4)。即如丁丑三冬(5)至戊寅七月,所进三十六卷书,皆手勒再易草,则臣之不暇朋从可知已』。十二月,又上疏曰:『臣自北司过刑部,又一伏腊(6)矣。九鞫四拷,不敢言冤。诚感陛下摧折惩艾之谕,许其自新别图报称(7)也。臣生于海隅,轻蹈狂瞽(8),然自戊寅降谪而外,未有过犯。直以抚臣例荐,万里逮杖,又以诸臣申救,严拷数番。事出意表,非臣所料。忆臣曩昔召对平台,惶遽之余,进不择言,拊心(9)何极!然至于抚贼和戎之说,遗祸苍生,罣误(10)大计,臣犹自悔知之不尽,言之无力也。臣通籍二十载,历俸未三年,今垂老髀(11)消,与囚对泣,即欲洗骨涤髓,纂书自赎,谁肯信者?幸以蝼蚁(12)余魂,及闻宽大之恩,蛰虫腐草,欣欣更生。惟圣主仁悯,再加宥焉』。是月谪戍辰阳(13),而解公、叶公、马公与涂仲吉各分戍于闽、于楚、于辰州(14)(洪谱同)。

 

注释

1)请室:清洗罪过之室。请,通“清”。即囚禁有罪官吏的牢狱。《汉书·贾谊传》:“故其在大谴大何之域者,闻谴何则白冠氂缨,盘水加剑,造请室而请辠耳。”

2)谳(yàn):审判定罪。

3铅椠(qiàn):古人书写文字的工具。铅,铅粉笔;椠,木板片。语出《西京杂记》卷三:“扬子云好事,常怀铅提椠,从诸计吏,访殊方绝域四方之语。”也指写作,校勘典籍。4马足:即车尘马足。指车马奔波。比喻人世俗事。宋·欧阳修《相州昼锦堂记》:“奔走骇汗,羞愧俯伏,以自悔罪于车尘马足之间。”

5三冬:冬季三月,即冬季。唐·杨炯《李舍人山亭诗序》:“三冬事隙,五日归休。”也指三个冬天。

6伏腊:“伏”在夏季伏日,“腊”在农历十二月。汉·杨恽《报孙会宗书》:“田家作苦,岁时伏腊,烹羊炮羔,斗酒自劳。”

7报称:报答。《汉书·孔光传》:“诚恐一旦颠仆,无以报称。”

8狂瞽:狂妄。瞽(gǔ):瞎眼,盲目。指愚妄无知的言论。唐·魏征《十渐不克终疏》:“伏愿陛下采臣狂瞽之言,参以刍荛之议,冀千虑一得,衮职有补。”

9)拊(fǔ)心:拍胸。表示哀痛或悲愤。晋·陆机《从军行》:“苦哉远征人,拊心悲如何!”

10)罣(guà)误:被别人牵连而受到处分或损害。

11)髀(bì):大腿。

12)蝼蚁:蝼蛄和蚂蚁,用来代表微小的生物,比喻力量薄弱或地位低微的人。

13)辰阳:今湖南辰溪县境内。

14)辰州:今湖南怀化市沅陵县。

 

译文

崇祯十四年(1641)(辛巳),先生五十七岁。


相关热词搜索:黄道

上一篇:黄道周年谱注译
下一篇:黄道周年谱注译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