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周文化
黄道周年谱注译
2014-10-21 08:56:05|发布者: 叶欢欢 | 查看: | 评论: 0 |来源:
摘要: 原文:故阁臣翼(1)日拟词,以为朋串挠乱,降级调用,而在廷诸臣,亦无更起而争者。先生于是不得不行矣。乃取前所裒纂(2)诸书上之,其疏略曰:『臣思古人身蹈不测,尚图纂述以赎殊辜。况臣受命在先,岂得消藏以滋 ...

原文

故阁臣翼(1)日拟词,以为朋串挠乱,降级调用,而在廷诸臣,亦无更起而争者。先生于是不得不行矣。乃取前所裒纂(2)诸书上之,其疏略曰:『臣思古人身蹈不测,尚图纂述以赎殊辜。况臣受命在先,岂得消藏以滋罪戾?用(3)将臣所纂完洪范二册、月令二册、儒行二册、缁衣三册,凡八册、四函,先呈进览。八月,调江西布政司都事。临行,更上乞休疏云:『陛下怜臣孤苦,虽加创艾(4),犹畀(5)俸钱,俾就一官,以图报效。臣思此生禄养(6)之荣不及父母,顶踵之报总为君亲,自赐环而赐谪,均非微臣之躯,由再死而再生,弥载如天之惠。然而寸心易竭,九折(7)难医,自顾残生,真无所用矣。臣素耻言贫病,又每日计劳而食。自去冬迄今二百余日,经寒涉暑,手纂写三十万言,凡再易草,实无一刻之暇。不合感事发其狂痴,旬日以来,两目就眚(8),加以体羸,呕血盈掌。如此升斗,亦岂滥叨乎?臣通籍十七载,犹然书生。立朝五百日,未酬犬马。倘淹忽(9)半途,流播他土,将使千古上下,不知陛下忱恂(10)之恩,仁闵之泽。恳乞还山,以就医药。苟残喘之尚存,何余年之足惜?惟陛下察其真病真危,许其待痊待补』。不允。

 

注释

1)翼:古同“翌”,明天,明年。《尚书·顾命》:“越翼日乙丑,王崩。”

2)裒(póu)纂:裒,聚集、裒辑。编辑撰写。

3)用:介词。因此、用此。

4)创艾(yì):亦作“创刈。”谓因受惩治而畏惧;戒惧。《汉书·冯奉世传》:“羌虏破散创艾,亡﹝逃﹞出塞。” 颜师古注:“创艾谓惩惧也。”《后汉书·南匈奴传》:“北单于创刈南兵,又畏丁令、鲜卑,遯逃远去。”

5)畀(bì):给予。《左传·僖公二十八年》:“分曹卫之田以畀宋人。”

6)禄养:以官俸养亲。古人认为官俸本为养亲之资。《管子·明法》:“小臣持禄养交,不以官为事,故官失其能。”

7)九折:九折臂。九:泛指多次;折:断。多次折断胳膊,经过反复治疗而熟知医理。比喻阅历多,经验丰富。屈原《九章·惜诵》:“九折臂而成医兮,吾至今而知其信然。”

8)眚(shěng):眼睛生翳长膜。《说文》:“眚,目病生翳也。”

9)淹忽:去世,死亡。

10)忱恂:诚信。忱,热忱。恂,相信。

 

译文

因此内阁大臣第二天拟就文书,定罪为结党串通扰乱政务,降级调外使用。而在朝的各位大臣再也没有人出来争辩,先生因此不得不走了,就取出以前所编辑撰写的几本书上呈皇上。在奏疏中约略说到:“臣追思古代先人,身陷不测,还希望写作表达,用来赎回特大的罪行。何况臣受君命在先,怎么能够消散藏匿,以增加我的罪过。因此将臣撰写完毕的《洪范》二册、《月令》二册、《儒行》二册、《缁衣》二册,共八册和四封函件,先呈上进献皇上御览。”八月,先生调任江西布政司都事,临走的时候,又上请求退休的奏疏说:“陛下可怜臣孤苦伶仃,虽然受惩罚而心怀畏惧,却还赏给俸钱,使我照样当官,以此希望报效国家。臣回想这一辈子,俸禄养亲的荣耀总是不能到达父母,凡身肉体就是为了报答陛下。从赐环召回到赐玦贬谪,都不是微臣的身体能够承受,由死有余辜到蒙恩重生,满载着天大的恩惠。然而微小的心意容易枯竭,九折断臂还是难于成医,自己想象将来剩余的日子,真的没有用处啊!臣不喜欢说起贫穷生活和身体疾病,只是每天依靠劳动而过日子。从去年冬天到现在有二百多天,经历严寒渡过酷暑,亲手撰写三十万字,还一再改写草稿,实在没有一刻的清闲。不能正确感知外部事物,就冲动发作癫狂痴呆,这十几天以来,两眼生翳长膜,加上体质羸弱,吐血满掌,这样积少成多,也不可能过多承受啊!臣为官十七年,依然是书生,在朝廷五百天,未效犬马之力。假如在半路上突然死去,骨头流散他乡,这将使得万古千秋,不知道陛下热忱笃信的恩惠,仁爱怜悯的恩泽。诚恳乞求放还归山,便于问医就药,姑且保存苟延残喘的身体,还有什么余生好可惜。只是渴望陛下明察臣真的生病真的危急,准许臣等待病情痊愈再补职赴任。”不被允许。

 

原文

  是月出都,发潞河(1)五百里,登泰山绝顶,作诗曰:『何处寻天下,培塿(2)视古今』。已至岱顶观日,则曰:『海国寻常望,中原特创(3)观』。又曰:『萧然何所怪,自弄两丸(4)看』。其胸中浩落(5),不知何如也。

  冬至大涤,陈卧子(6)、曹木上(7)诸友日奉杖履(8),扪高探幽。尝曰:『大涤三洞,虽不必异人是栖,然使汉武闻而蹇裳(9),燕昭听而抵掌,何讵(10)过乎』?又曰:『谢傅(11)栖迟(12)此山五十余年,捉鼻拂巾(13),为司马主簿。使其时风鹤无灵,鞭流遂断(14),苍生之望,东山(15)之恨,岂可复涤耶』?徘徊日夕,坐卧朱李几案之下者久之。已复黯然思别,屈指岁暮,料理松楸(16),迅于飞鸟。乃以覆被余梦间,就六诗录存山中,曰:『后有览者,知出处聚散之会未能无介于怀也』。将行矣,又为诸友絷维(17)三日。会倪鸿宝祭酒来自山阴,持边信相示,悚然警听,未忍绝帆胥江(18)。长至(19)后十日,乃发。何羲兆(20)、曹木上送至严滩(21),登钩台。先生萧然感叹,乃作诗曰:『鸟坠鱼惊风色紧,天下无山可高隐。萝裳荔带荷华冠,白日文螭(22)化蚯蚓』。又曰:『从此辞君各千载,故园门前千尺海。海中疏岛千高驼,记得投竿(23)双膝在』。既书此为别,并写双台八松(24)以识分手。

  洪谱:是岁作孝经大传(余略同)。

 

注释:
(1)潞河:在北京通县。
(2)培塿:本作“部娄”。小土丘。《左传·襄公二十四年》:“部娄无松柏。”
(3)特创:独创。
(4)两丸:指太阳和月亮。宋·刘辰翁《念奴娇》:“两丸日月,细看来、也是樊笼中物。”
(5)浩落:开朗坦荡。
(6)陈卧子:本名陈子龙(1608~1647),初名介,字卧子、懋中、人中,号大樽、海士、轶符等。南直隶松江华亭(今上海市松江)人。陈子龙为明末清初江南风云人物。是明末著名抗清英雄,同时又是东南文坛盟主,领袖云间派。被后世公认为明末清初三大诗人之一,与钱谦益和吴伟业齐名。
(7):曹木上:曹振龙(1606~?),字木上,杭州人,黄道周在大涤山的弟子。
(8)杖履:老者所用的手杖和鞋子。也指对老者、尊者的敬称。唐李商隐《为山南薛从事谢辟启》:“方思捧持杖履,厕列生徒;岂望便上仙舟,遽尘莲府。”
(9)蹇(qiān)裳:提起下衣。《国风·郑风·蹇裳》:“子惠思我,褰裳涉溱。”
(10)讵:副词,曾经。
(11)谢傅:谢安(320~385),字安石,东晋名士、宰相,浙江绍兴人。大名士谢尚从弟,少以清谈知名,初次做官仅月余便辞职,之后隐居在会稽郡山阴县东山的别墅里(今绍兴)期间常与王羲之、孙绰等游山玩水并且承担着教育谢家子弟的重任。四十余岁谢氏家族朝中人物尽数逝去,乃东山再起,后官至宰相,成功挫败桓温篡位。在淝水之战中,谢安以八万兵力打败了号称百万的前秦军队,致使前秦一蹶不振,为东晋赢得几十年的安静和平。战后功名太盛被皇帝猜忌,往广陵避祸,后病死。
(12)栖迟:游玩休憩。《后汉书·张衡传》:“淹栖迟以恣欲兮,耀灵忽其西藏。”
(13)捉鼻拂巾:抓鼻,掩鼻、不屑一顾。拂巾,古代舞蹈的道具,泛指舞蹈。《排调第二十五·捉鼻而语》:“初,谢安在东山居,布衣。时兄弟已有富贵者,翕集家门,倾动人物。刘夫人戏谓安曰:‘大丈夫不当如此乎?’安乃捉鼻曰:‘但恐不免耳!’”
(14)风鹤无灵,鞭流遂断:典出自淝水之战。即风声鹤唳、投鞭断流。
(15)东山:指东山再起,再度出任要职。也比喻失势之后又重新得势。《晋书·谢安传》:“隐居会稽东山,年逾四十复出为桓温司马,累迁中书、司徒等要职,晋室赖以转危为安。”(16)松楸:松树与楸树。墓地多植,因以代称坟墓。 南朝谢朓《齐敬皇后哀策文》:“陈象设於园寝兮,映舆鍐於松楸。”
(17)絷维:语出《诗经·小雅·白驹》:“皎皎白驹,食我场苗,縶之维之,以永今朝。”谓绊马足、系马缰,示留客之意。后以“縶维”指挽留人才。
(18)胥江:位于浙江省上起淳安下至富阳的新安江、富春江流域,跨越富阳、桐庐、建德三县、市。胥江是春秋时吴国名将伍子胥率众开挖的,因此以伍子胥的名字名之为“胥江”,当时开挖胥江的目的是便利水运,造福一方。
(19)长至:一说指夏至。夏至白昼最长,故称。《礼记·月令》:“﹝仲夏之月﹞是月也,日长至,阴阳争,死生分。”一说指冬至。自夏至后日渐短,自冬至后日又渐长,故称。这里指冬至。
(20)何羲兆:何瑞图(?~1658),字羲兆,浙江余杭人,黄道周忠实的弟子,撰写《<石斋麟书>纪略》,明亡后编辑黄道周遗作《大涤函书》。
(21)严滩:即严陵濑,在浙江桐庐县南,相传为东汉严光隐居垂钓处。严光字子陵,省称严陵。东汉会稽馀姚人。少曾与汉光武帝刘秀同游学。秀即帝位后,光变姓名隐遁。秀遣人觅访,征召到京,授谏议大夫,不受,退隐于富春山。后人称他所居游之地为严陵山、严陵濑、严陵钓台等。
(22)文螭:有文彩的螭龙。晋·王鉴《七夕观织女》诗:“六龙奋瑶轡,文螭负琼车。”黄道周先生的字螭若,他以文螭自况。他觉得像严子陵一样隐居也不可能,只能像道士一样“萝裳荔带荷华冠,”螭龙也变成了蚯蚓。
(23)投竿:丢掉钓竿。谓罢钓,借指出仕。相传吕尚钓于渭滨,周文王出猎相遇,与语大悦,同载而归,以为师。见《史记·齐太公世家》。
(24)双台八松:《钓台八松图》之误,黄道周作品之一,今下落不明。
 

译文

这个月离开首都,从潞河出发,路程五百里,登上泰山顶峰。作诗写道:“什么地方探究天下兴衰,小山丘上观察古今更替。”然后来到岱顶观看日出,写道:“大海像平常一样瞭望,中原有独特的观察角度。”又写道:“萧条寂寞没什么奇怪,自己把玩欣赏太阳和月亮。”先生开朗坦荡的胸怀,不知怎么描述才准确。

   冬天到达浙江大涤山,陈子龙、曹振龙等诸位朋友,每天携杖提鞋侍奉先生,触摸高远探索幽深。曾经说:“大涤山有三洞,即使没有高人在这里居住,也足以让汉武帝听到而提起下衣涉水而来,燕昭王听到而高兴鼓掌,这何曾是过奖呢!”又说:“谢安在此游玩休息五十多年,在不屑一顾、翩翩起舞之余当了司马主簿。在那场风声鹤唳、投鞭断流的战争中打败了强大的前秦。现在百姓苍生的盼望,不能‘东山再起’的怨恨,怎么可能恢复昔日的大涤山!”徘徊到日落时分,常常坐在朱熹、李纲的几桌案台之下很久。之后,又黯然神伤想到离别,屈指算来已近年底,先生整理墓地,时间飞快地过去。就把睡觉做梦之余写的六首诗抄录存放在山中,说:“将来有阅读到这些诗的,知道出自这次聚会,不能够无动于衷吧!”将要出发的时候,又被朋友挽留了三天。恰好国子祭酒倪鸿宝从山阴过来,拿着边境信函给大家看,边境危急,悚然听闻,先生不忍心马上告别而扬帆胥江。冬至后过了十天才出发。何瑞图、曹振龙送先生一直到严滩,登上严子陵的钓鱼台,先生萧然肃穆,感慨良多,作诗写道:“鸟坠落鱼惊吓风紧色变,天下无山可以隐居,穿萝裳系荔带头顶荷花冠,白日里有文采的螭龙变成了蚯蚓。”又写道:“从此和友人辞别各有千年,故乡门前海浪有千尺高,海中疏落小岛像千层高驼峰,记得罢钓出仕时膝盖依然挺直健在。”写下此诗作为告别,创作《钓台八松图》作为告别纪念。

   《洪思年谱》:这年创作《孝经大传》。(其余大致相同)。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黄道周年谱注译
下一篇:黄道周年谱注译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