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艺
首页 > 文化艺术 > 工艺 > 正文
关帝庙里赏石雕
2014-08-07 15:54:02|发布者: 林育川 | 查看: | 评论: 0 |来源:
摘要: 关帝庙里赏石雕黄辉全沐着夏日的凉爽,踏着轻快的脚步, 我慕名拜谒有着600余年历史的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东山关帝庙,去那里感受 “铜山古城文化复兴”的浓浓气息。“庙之地势,龙蟠虎踞;庙之壮观,翚 ...

关帝庙里赏石雕

黄辉全

 沐着夏日的凉爽,踏着轻快的脚步, 我慕名拜谒有着600余年历史的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东山关帝庙,去那里感受 “铜山古城文化复兴”的浓浓气息。

 “庙之地势,龙蟠虎踞;庙之壮观,翚飞鸟革,矢棘跂翼;庙之定制,纵袤百二十尺,横广五十一尺;庙之规模,王宫巍巍,廊腰缦回,阶级峻绝,中肃阃门,外高华表……是以祈者颂,赛者歌,游玩者乐,问吉凶者赞羡……虽古滕王阁,莫是过也。”这是明正德年间《鼎建铜城关王庙记》碑文的一段描述。

千年声灵威震海峡两岸的东山关帝庙,依山临海,气派巍然,是一座闻名遐迩的“袖珍式”庙宇,颇具明清时代古建筑艺术价值。这里的剪瓷雕、金木雕、鎏金画都是“福建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让这座古庙的艺术增色不少。而我更爱这里的石雕,它作为这座庙宇建筑艺术中最为精采的一部分,或典雅华贵,或雄浑粗犷,或纤巧精细,或简约凝重,让人不知如何赞美它。这里汇集的20余件石雕珍品,不仅以其“小、巧、精”而著称,且历史久远,弥足珍贵,可谓世之瑰宝。

大殿之下的青龙陛石之上,一条灵性十足的云涌蟠龙,露角峥嵘升腾于海空之间,工精艺绝,那优美准确的线条,把龙体各部位的体态感、龙的雄健神奇,表现得淋漓尽致。有人叹称,独有此陛石堪与故宫太和殿前的丹陛相媲美,因而被誉为“镇庙之宝”。这块看似平凡的辉绿岩,却饱含着东山海商首富孙有全的一片虔诚之心,他用自家商船千里迢迢把这块似乎带着灵性的岩石从北方选运过来,聘请闽南石雕高手精雕细琢。为了将这块笨重的“宝贝”运抵关帝庙,他捐资专门修建了一条从顶街到关帝庙的“石仔路”……在导游娓娓动听的解说下,前来朝圣的游客在赞叹之余,更多了几分敬仰之情。

浮雕也是关帝庙石雕的一大特色。一对“龙虎图”,遵循传统的左青龙右白虎传统方位,镶嵌在龙庭左右两墙。“龙壁图”上,三条蛟龙嬉闹于波浪间,蛟龙喷出的水柱直冲云端,惊恐的海兽奔逃于怪石间。整幅石雕既细腻生动,又抽象简约,可谓名匠又一力作。龙庭两侧的人物堵浮雕,则演绎着宋朝巾帼英雄穆桂英与杨宗保“穆柯寨”阵前招亲、“狄青征西”误走“单单国”等脍炙人口的杨家将故事。正面一对汉魏风格镂空刺虎日月明窗,犹如一对炯炯有神的眼睛,令太子亭增添几许的朴实与凝重。

石狮又是关帝庙石雕的一大特色。“眼如铜铃方宽口,张嘴露齿伸舌头,铜头铁额大蒜鼻,慈眉善目笑颜开”是民间流传关于狮的造型特征。太子亭两侧,一对清代以梁山青石雕刻的石狮:张口含珠的雄狮,慈眸抱雏的雌狮,其工艺精细,惟妙惟悄,神韵独具。狮子底座花纹的雕刻也很有学问。正面雕刻瓶、盘和三支戟,象征着“平升三级”;左面刻的是象征“文采风流”的“文房四宝”;右面刻着象征“富贵长春”的牡丹和松柏;背面则刻上象征“镇妖驱邪”的“八卦太极图”。其意境文采生动而永恒地表现出铜山古城传统文化的价值观、审美观和对理想美的追求,展示出东山人民世代相传的生活习惯、风土人情和传统建筑艺术的人文精神。

庙前的一对石狮形态娇憨可爱,神威内含,有愉悦迎宾之态,为清代所雕。而庙埕中的一对雕工简约,造型玩稚而又威猛,唯前腿皆断,相传因偷吃百姓薯粮,被关帝责而砍之。这段传说让庙园这对“年纪”最大的石狮多了几分的神秘感。

漫步回廊,品读历史,欣赏艺术之时,我的心海被这里精湛的工艺激起层层涟漪。手抚一对刻有清朝同治癸酉年由该庙理事、贡生陈纯煦喜捐的石柱上,仔细一数竟雕有13位神态各异、栩栩如生的古装人物,其工艺之精致,无不令人为之折服。

龙庭内侧左、右墙上,梁山青石半浮雕雕刻,“叶亮浩三代状元”、“宋蛟兄弟同科”,人物动态栩栩如生,神态逼真,为史传喜庆故事的典型。岁月的流逝,时光的摩挲,把关帝庙浓缩的岁月风采尽然袒露,像一位睿智老人诉说着关帝庙的风华古韵。每条凸起的线条或块面,全凭艺匠手拿钢凿精雕细琢,就连细致的物象条线都不致崩折;而沉下的底衬则琢成呈白色的“龙眼皮”,上虚下实,斑斑驳驳,刀味十足,肌理清晰,于细腻中见粗犷,给人以画未尽、意无穷的遐想……

东山岛地处闽南海洋文化圈,是海洋大县。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建筑工匠将中原、闽南、潮汕和本土文化相融合,形成了独具特色的传统建筑民俗风情。作为在民俗文化影响下的石雕文化,历经艺匠的发展,更具鲜明的闽南工艺特点和浓郁的本土气息,因而深受民众的喜爱。

传统文化体现的是生活的多样性、关联性和系统性,就像石柱与柱础石一样,让人感受到民间艺术与民俗文化的博大精深。对装点美化柱子呈现珠联璧合、画龙点睛的艺术效果,成为地方民俗文化的一个载体和传统建筑中最富有趣味的一部分,成为传统建筑不可或缺而又具独立意识的装饰构件。关帝庙里6对明清时期的精美龙凤柱、花鸟瑞禽柱、人物柱,石柱之下的柱础石,以上圆下方型居多,体现的是“天圆地方”的传统文化内涵,寓意“顶天立地,天人和一”。心灵手巧、技艺高超的石雕匠人,妙笔生花,用心打造,使纹饰意象简洁庄严、端丽静雅,或轻扬舒卷、飞动飘逸,释放出浓郁的乡土气息,折射出东山岛民众以住宅建筑装饰为载体,表达追求安居乐业、祈求平安的心理特征和淳朴、乐观的精神寄托。

东山关帝庙里保存的明代正德年间《鼎建铜城关王庙记》,清朝道光、光绪年间《重修武庙碑记》,记载着数百年来关帝庙的兴废荣衰,让人读懂了这一个个看似普通的柱础石,却经历朝代的更迭,经历由简朴到华丽的发展过程。这些留着斑驳痕迹的柱础、构架、装修、屋面、墙体等古建筑,虽经历了历史的沧桑、朝代的更迭、年轮的推移,却依旧“岿然不动”,默默承殿宇重体于一身。

关帝庙的石雕还在于精而细,前殿正面的檐廊梭柱、横梁、雀替、斗拱、垂莲、枋额等,一反设计常规,取代传统木构件的是精雕细琢的石构件,在全国寺庙中独具一格,充分展现出艺匠们的睿智与灵异的禀性。两侧的一对垂莲、龙凤雀替石雕饰品,石匠艺人给坚硬的顽石赋予灵性,以镂通雕、浮雕相结合的手法,鬼斧神工见匠心,闽南石雕通透、精致的工艺特色在此表现得美仑美奂。

精美的石雕与剪瓷雕、金木雕、泥塑、鎏金画一道,烘托出一种肃穆的民间宗教崇拜气息,洋溢着世俗民情的人间气息,营造出美仑美奂、无与伦比的闽南民间建筑艺术和吉庆祥和的美妙意境,一座关帝庙如同一座灿烂的艺术殿堂,让人流连忘返。

细腻小巧之中见工夫,方寸之间展风采。东山关帝庙,您那古老的历史和精湛的建筑艺术,为古建筑结构科学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页,令前来考古研究、“国宝”评估验收的国内外专家、学者惊赞不已。您不愧为一座闻名海内外、明清时期的“国宝级”庙宇。

 

 

石雕斗拱

 

 

 

 

蛟龙吐瑞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贝艺情缘 ——记福建省工艺美术大师谢定水
下一篇:他用剪刀描绘铜陵文化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