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
首页 > 名人专栏 > 当代 > 正文
师表·硬汉·书法家 ——记沈振东先生
2014-07-16 16:30:52|发布者: 林育川 | 查看: | 评论: 0 |来源:苏峰拱秀
摘要: 师表·硬汉·书法家——记沈振东先生林定泗我孩提时候,就听在东山一中就读的兄长说,他们学校有一位叫沈振东的老师,教学如何了得。从那时起,我就对沈振东老师怀有敬意。而后,我又听表哥戏谑说,沈振东老师上 ...

师表·硬汉·书法家

——记沈振东先生

 林定泗

我孩提时候,就听在东山一中就读的兄长说,他们学校有一位叫沈振东的老师,教学如何了得。从那时起,我就对沈振东老师怀有敬意。而后,我又听表哥戏谑说,沈振东老师上他们的第一堂课,就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大名“我叫沈振东”。沈老师的坦诚,令学生敬佩;那漂亮的字体,同样令人赞叹。直到昨天,还听孙用川老先生回忆当年在东山一中的读书生涯,依然怀着十分的敬仰提起当年沈振东老师的旧事。这让我产生冲动:我该写写沈振东老师。

我真正认识沈老师,是在1980年——那时我作为新教师参加东山二中第一次教师大会。当时,学校政治处干事郑登科先生负责点名,念到“沈振东”的时候,一个不太大却又十分清晰的声音响起:“到。”我心里一震:回应者该不就是我小时候听兄长们说过的沈振东老师吧?循声望去,但见发声者就是会场后面一个瘦小且有点驼背的长者,穿着一件灰色短袖上衣,衣服里边显得有点空荡,然而那长长睫毛下眯着的一双智慧的眼睛,却让人一望便知这是个睿智者。于是我对他更加好感起来。

再后来,我了解到有关他的更多情况:他生于1927年;父亲沈国瑞是一个教师,由于政历问题被清洗,后内迁到华安县林场(1954年得到纠正);沈老师1945年到1948年到云霄读高中,1948年到城关第一小学(实验小学)任教,而后又任教于城关第二小学;1952年到福州大学理化系师训班深造,再以后任教于龙溪师范、龙溪中学(今龙海一中);1957年到1975年在东山一中任教,而后到东山二中继续他的教师生涯。

我到东山二中工作后,不小心成为教育界的先进,没想到沈老师为此特别高兴。有一次在语文教研组门口碰上我,他有意停了下来,很高兴地对我说:“年轻人敢打拼,很好,很对!咱教书一定要教出个样子来,干别的工作可以出废品,咱教书就出不得废品。”沈老师的话,让我心中倍感温暖。从此,我与沈老师这一老一少的“先进”,心靠近了,之间的交往也就多了起来。

我由此了解到他更多的过去。

沈振东是教学上的拼命三郎。1957年8月,在他从龙溪中学调回东山一中后,家乡中学物理、化学教师奇缺的状况,让他吃惊:由于1956年以来的肃反、审干、整顿和反右派斗争运动,全县179名教师先后被清洗37人,新调来的教师尤其是物理、化学教师严重缺编;另一方面,东山一中从1956年秋创办首届高中,负责学校全面工作的第一副校长林伟雄为此焦急万分。在这种情况下,羸弱的沈振东老师,居然向校长请缨:“高中部的物理和化学全部由我来任教!”林副校长先是瞪大眼睛,再是以为自己听错了,问他:“你说什么?”沈振东平静地重复他的原话。林副校长好一会才回过神来,问自己,也问对方:“这行吗?”沈振东还是用平静的口吻回答:“我行。”就这样,沈振东一个人担任东山一中高中部的全部物理和化学课程,可谓受命于危难之中。

每天晚上,沈振东为了不同年段、不同学科的教学而备课和批改作业。大热天,每晚在办公室里,总见他干脆脱下上衣,赤膊上阵,埋头工作;大冷天,还是在办公室里,每晚还是见他裹着棉袄在不辍伏案耕耘。副校长朱旭辉望着眼前这三十出头却已是弯腰曲背又瘦骨嶙峋的小老头,心疼不已,嘱咐他一定多休息,保重身体。可是沈振东哪有时间休息啊!功夫不负有心人,1959年高考,东山一中首届52个学生,成绩名列全省120所高中的第56名,属于中偏上,其中物理和化学的成绩一点也没有拖后腿。后来,随着高中人数的增加,高中三个年段增加到6个班,全部课程还是由他一个人承担!从此,他被人称之为“手抓六条龙的奇人”,名扬八闽。当时的省教育厅长王于耕得知此事,于钦佩感慨之余,在一次教育工作会上交代:一定要好好爱护这样的老师。

正当沈振东要大展身手,为家乡的教育事业做出更大贡献的时候,文革来了。接着,在东山出现了同全国一样的悲剧,由于家庭出身不好,沈振东被打成“黑帮”,各种揭发他的大字报铺天盖地而来,说什么“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打地洞”;说什么他那么认真教书,是要培养“五分加绵羊”的资产阶级接班人;说他这么不顾命教书是“假积极”……没想到,沈老师对此不屑一顾,内心自慰起来:反正我是真心爱党,真心教书,我身正不怕影子斜!

随着文革的迅猛发展,运动进入“清队”阶段。挂牌、游街、批斗,沈老师全摊上了。其中的一次是把他五花大绑,挂牌押解到县人民会堂前,陪一大群“走资派”接受批斗。沈老师被责令跪在石阶上接受广大革命群众的批判。时间久了,沈老师双脚麻木,大汗淋漓,终于眼前一黑,晕倒了。这时,一个纠察队员冲过来,说他是假死,顺便就是狠狠一枪托。这一枪托,打折了他的三根肋骨。谁也没想到,他没有一声喊痛,没有哀叹自己的不幸,没有怨天尤人。在他女儿沈慧玲给他送治伤的草药时,纠察队却不允许父女相见。只传出他安慰自己女儿的话来,让她转告孩子母亲:他的伤不重,不必为他担心。自此,沈振东每天被纠察队监督劳动。即便在这时,他还向人倾吐自己的心扉:“等把伤治好了,我还能坚持正常工作。”

由于先天的瘦弱,长期的营养不良并患有血丝虫病,加上文革期间被打而造成的伤痛,需要长期吃打伤药。长此以往,沈振东的身体透支过大,已经无法承受这种种压力,以致在1972年患上肝硬化重病,还患上橡皮腿病。即便在这随时都会结束生命的关头,沈老师仍若无其事,继续工作。

1977年全国高考恢复后,沈振东和全国教育界同仁一样充满激情迎接教育春天的到来。他忘记自己的恶病缠身,负责全县化学科高考复习工作,又作为漳州市化学科名师参与了全市高考复习提纲的编写,而后又参与了全省的学科交流。此后,他依然没有退下教学第一线,继续担任高中部化学教学工作;同时指导着年轻一代教师的教学。

沈振东忘我的工作精神,超群的工作能力和显著的教学效果,得到学校和上级教育部门的充分肯定。1978年和1979年,他分别被评为先进积极分子参加县里的群英会和积代会;在县政协成立的第一年,他作为教育界著名人士连续四届当选为县政协委员;其中从1987年到1994年,当选为县第三、第四届政协常委。任上的沈振东,尽心尽责,参政议政,为东山的教育事业献计献策,做出突出的贡献。

我读过诸葛孔明的《后出师表》,其中的“臣鞠躬尽力,死而后已”,就是沈振东先生的写照。因此我说,沈振东堪称师表。

1975年,城关镇革委会决定把铜山风动石正面的字磨平,再写上毛泽东的“风景这边独好”词句和“铜山风动石”的文字。镇领导责令东山第一书法高手沈振东负责完成这项工作。镇革委会军代表因此找上门来。没想到沈振东这背着“家庭出身不好”黑锅的“黑帮”分子,这个几年前才被狠狠批斗、被打断肋骨的沈振东,一点也没有“收敛”自己,竟然向军代表提出不同意见:“毛主席并没有在风动石上写‘风景这边独好’,这样写了,行吗?”军代表坚持认为:毛主席的话,放之四海而皆准;革委会的决定,只能执行,不得打折扣。沈振东在和军代表一起到风动石现场实地考察时,居然又提出:“要把风动石上的旧字全部磨平,怎么行呢:那是历史文物啊!”军代表看了看风动石上的“铜山三忠臣:黄道周、陈瑸、陈士奇。明永历戊子秋巡抚路振飞”文字,不知怎地心里也不是滋味:心想这一磨平,以后永远不会再有这样的文字了。沈振东见军代表拿不定主意,趁势说:“爱护古迹,是我们每个革命群众应尽的责任啊!”军代表终于发言:“好吧,暂时留着,等我请示以后再说吧。”就这样,风动石上出现三种不同字体的文字:正面的大部分,从左到右描上了领袖毛泽东龙飞凤舞的草书体“风景这边独好”;接着是靠右边从上到下的沈振东老师刚健秀丽的正楷字“铜山风动石”;再接着的靠右边,是从上到下的明末大臣路振飞题字。军代表所说的“暂时”留着的路振飞题字,成了“永远”的存在。可以说,正是因为沈振东这个瘦弱的读书人,敢于向镇革委会乃至军代表大胆提出自己的看法,才使风动石上的文字不致于全部被破坏。因此说,是沈振东老师维护了风动石的人文价值。

我读过明代于谦的《石灰吟》,其中有“粉身碎骨浑不怕”,“烈火焚烧若等闲”的诗句,沈老师就是这样的人,因此我说,沈老师堪称硬汉。

沈振东又是造诣深厚的书法家。小时的沈振东,得到父亲沈国瑞的启蒙,从唐代颜真卿的楷书入手,认真揣摩,从中得益于大家的方正庄严;继而学习北宋黄庭坚书法的凝练有力,奇特结构;学习元代赵孟頫书法的体势紧密和姿态朗逸,以求其擒纵笔法和研美姿态。到了青年时代,沈振东又得到他的母舅吴纯的指导,学习于右任行楷,体味北碑的俊逸洒脱和遒劲疏放;而后,他又转学北魏名碑《郑文公》、《石门铭》,参悟其飞逸奇浑与醇古渊穆之意境。这样不断学习揣摩,厚积薄发,终于形成自己的风格。书法家罗觉华评价他的书法“碑帖兼容,用笔沉厚,结体于端严中寓灵巧,敛放自如,实非一般民间书家所能为者”,还赞扬他擅长行楷,作品风格鲜明;多用中锋,含蓄深藏;谋篇布局错落有致,平中寓奇,团和一气;在书法空间切割的掌控上表现出十足的理性和自信。沈振东书法的理性和自信,源于他的独具特色的执笔,以他的话说,是“执笔如擒虎”的运笔气势使然。书法行家陈国发评价说:“沈老师书法风格的形成离不开他的执笔方法——回腕执笔法。这是继承发展了赵之谦、于右任的执笔方法,具体作法是:四指在外,拇指在内,握笔重直于纸面上,手的虎口形似凤眼,手的上臂拾起,使上臂、小臂、腕、掌、指形成近似水平抱胸孤形。这样的执笔方法,优点是用笔中锋,运腕轻松自如,力达四方。因此造就了沈老师书法特色:用笔中锋灵巧而不失雄强浑厚,结字峻秀而不失舒郎豪放,谋篇端庄而不失灵动跌宕的优秀品格。”

政府部门很是推崇他的书法。上世纪60年代初修建东山保卫战烈士纪念碑时,领导们选择书法家为纪念碑题字,首选人就是他。平民百姓喜爱他的书法,多年来,成千上万户人家结婚喜庆,都习惯请他写字,并以得到他的墨宝为荣。沈振东的书法得到全国各权威部门的高度肯定。多年来,沈振东的作品参加各种比赛,其中包括全国性甚至国际间的书法比赛,都获得了极好的效果,曾入选《人民日报》等官方部门“中华翰墨名家作品博览”,被授予“中华翰墨丹青艺术家”和“世界华人艺术人才”等光荣称号。可以说,欣赏沈老师的书法作品,就像品一壶香茗,吟一首好诗,观赏一幅好画,景仰一位贤者的高风亮节。也正因为他的书法成就,1986年,他加入了中国书法家协会福建分会,又称为漳州市书法工作者协会第一届常务理事,东山县书法工作者协会第一届主席。2006年,中国美术出版社出版《沈振东书法作品集》,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省文联副主席、福建省书法家协会主席陈奋武为此集题了书名。

沈振东老师,堪称师表,堪称硬汉,堪称优秀书法艺术家。

                                                          (2013年7月)


文本框: 沈振东行书条幅文本框: 镌刻于天下第一奇石——铜山风动石的沈振东笔迹



相关热词搜索:振东 师表 硬汉

上一篇:著名韩语教育专家许维翰
下一篇:从容闲适 含蓄深藏 ——沈振东先生的书法艺术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