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
首页 > 名人专栏 > 当代 > 正文
著名韩语教育专家许维翰
2014-07-16 16:26:33|发布者: 林育川 | 查看: | 评论: 0 |来源:苏峰拱秀
摘要: 著名韩语教育专家许维翰许培斌 前年,我因《东山方言音韵字典》完稿邀请专家审定,听说我的一个本家许维翰先生是我国的语言学专家,就斗胆把书稿寄往北京,恳请他“斧正”。想不到几天后,从北京传来许先生地道 ...

 

著名韩语教育专家许维翰

许培斌

前年,我因《东山方言音韵字典》完稿邀请专家审定,听说我的一个本家许维翰先生是我国的语言学专家,就斗胆把书稿寄往北京,恳请他“斧正”。想不到几天后,从北京传来许先生地道的东山音:“亲的,我读到你的书稿了——我已进耄耋之年,目睭(方言,即眼睛)花了,是阮某(方言,即夫人)一个字一个字念给我听的。这本韵书使我一下子回到了童年,回到了生我养我的故乡东山。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两鬓衰呀!我研究了一辈子韩国(朝鲜)语言,已经几十年没用上东山话了。但今天我要用东山话……”电话那头,是一个思乡的老者如歌如泣的倾诉。那一天,许老先生的话盒子象开闸的洪水,滔滔不绝。一个小时过去了,手机发烫了,直到没电停机。后来,我们又通了几次“热”线电话,意犹未尽,他还给我写了几封长信。从负笈深造,高校任教,到著书成名;从人生感悟,语言学术,到家族家谱,无所不谈。不意之中,我结识了这位未曾谋面的长者。通过交往,我发现这位低调无华的长者,竟是原北京大学副校长、北大东语系主任季羡林和原韩国高丽大学校长金俊烨生前的得意门生,国内外赫赫有名的语言学家、韩语教育专家!而他自己对这“家”那“家”的称呼并不特意炫耀,他说:“我一生从事对外汉语及韩语教学,只不过是一个教中国人韩语,教外国人汉语的老师” 。

1926年9月,许维翰先生出生于福建省东山县铜陵镇一个书香门第。父亲许景仁(1896---1953),字绶珊。20岁毕业于福建省立第八中学,旋受聘于厦门市思明县务本学校任校长。1917年任东山县教育会会长兼执教于东山励兹、养正等学校。后着手创办东华小学(解放后更名东山第二小学),任校长十五年。为东山教育事业做出重大贡献,民国省政府民政厅曾褒以“积垂桑梓”传令嘉奖。抗日战争时期,许景仁先生率领学生下乡公演,积极宣传抗日大义,鼓励抗日参军,先后被推任为东山县后援会会员、抗日自卫团总务科长。同时发动社会募捐,帮助台湾沦陷难民医生柯冠卿在林氏祠堂创立“平民医院”,赢得贫苦民众口碑。战后感国民党政风日下,弃政从商,在商界颇负盛名。

前不久,我有幸瞻仰了许先生的祖居,这是一间坐落于铜陵下田池,由明清“七包三”改建的民居,大厅、大明堂(天井)、双护廊显示出昔日的气派和富有。祖居现由维翰先生的三弟维燮(也是退休教师)一家居住。厅堂布置简洁文雅,左侧上方悬挂着许景仁先生的遗像,配有像赞和东山已故秀才陈桂秋先生题作的挽联:“卅载劳心兴家兴学肩重任;一朝撒手有子有孙慰灵魂”。下方是维翰先生书写的唐诗联匾,字迹刚劲清隽。右侧挂有东山已故画家林少丹先生的画作《钟馗》。渲示着屋主人笃学敦教、厚德传家的气质。

维燮先生告诉我:家父育有五男五女,现仍有四男四女健在,维翰排行第二。二哥稚幼受家庭熏陶,聪慧好学。1947年负笈就读于南京国立东方语文专科学校,攻读韩语(朝鲜语)专科,深得恩师金俊烨(韩国人,参加过抗日战争)的器重。1949年转入北京大学东方语言文学系继续深造。五年“韩”窗,修成正果,1952年维翰先生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北京大学。毕业后留校担任北大外国留学生中国语文专修班对外汉语教师,资料室主任。1960年起任北京语言学院(1962年更名为北京语言大学,后又数次更名为北京语言学院——北京语言文化大学——北京语言大学)来华部对外汉语教师、朝鲜语翻译。维翰先生为人勤奋,整天埋头教学,潜心翻译著书。1959年他的第一部译书《朝鲜经济地理》(朝·金河明著)由商务印书馆出版。《汉语教科书》(韩文)也由北京大学中国语文专修班出版。同年,维翰先生与北京安定医院药剂科主任、副主任药师周君璇女士结婚。

正当维翰先生声名鹊起,1966年的文革席卷全国。北京大专院校首当其冲,维翰先生也被卷入混乱的漩涡。在此期间,维翰先生经受得起委屈和考验。文革后期又翻译整理了《汉语课本》、《汉语读本》、《基础汉语读本》、《基础汉语》等书稿,后由北京语言学院来华部二系出版。又与同事合作编写成《朝鲜语教材》(大学一、二、三年级用),由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出版。

粉碎四人帮,维翰先生得到平反,祖居也“落实政策”归还许家。那一年,维翰先生携带妻儿回到阔别三十年的故乡东山省亲。之后,他的事业如日中天。 1983年起,任北京语言学院图书馆副馆长、北京语言学院学术委员会委员。先后被评为副教授、教授、客座教授,多次公派日本等国讲学。除了教学生韩语外,在对外汉语教学中,还给日本、朝鲜、韩国、意大利、美国、荷兰等国的留学生讲授汉语。这一阶段他的主要论著有:《现代汉语常用词语例解》上册(主编),1982年北京语言学院出版;《现代汉语常用词语例解》下册(主编),1986年北京语言学院出版;《现代汉语常用格式例解》(合作),1988年商务印书馆出版。

1988年,维翰先生年老退休。此后,他本可以养鱼种花、游山玩水,去过一种野鹤闲云般的悠闲生活。但他欲罢不能,仍然眷念着倾注了他大半生精力和热情的对外汉语教学事业,还有他年轻时就刻苦攻读的韩国语专业。常言道:时势造英雄。任何人的作为都离不开历史机遇,从这一点看,维翰先生很幸运,他毕竟在“古稀”之前,赶上了中韩建交以及随之而来的两国在经济、文化、教育方面的密切交往。这样的历史条件,使这位具有扎实的韩语专业功底、严谨刻苦的钻研精神的默默奉献者有了用武之地。

1993年1月,北京大学设立韩国教育文化研究中心,维翰先生被聘为主任。之后几年,维翰先生利用研究中心这个平台,着手策划、多方奔走,引进外教,于1995年9月创办北京大学外语学院韩国语专业。作为韩国语专业的创办人,维翰先生受聘为韩语专业客座教授,并被任命为该专业负责人。维翰先生以“发奋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的精神,把韩语专业办得质量上乘、有声有色。在一年一度的大韩航空公司及大韩观光公社共同主办的韩语演讲比赛中,该专业学生屡获大奖;1998年竟囊括了一、二、三等三个奖项。在这方面超过了多所名牌老校。维翰先生的教学成就,得到国内外语言学者的肯定。他的恩师金俊烨(时任韩国社会科学院理事长)还在韩国《朝鲜日报》的人物栏上撰文作了专题介绍。

维翰先生年逾古稀,仍求索不已。多次受聘国内知名大学如北京语言学院、北京语言文化大学外国语学院、北京师范大学对外汉语教育学院、杭州大学、山东大学、复旦大学、北京大学等任教授、客座教授、研究课题顾问、韩语教科书编委、硕士研究生论文答辩委员、主任、主席等。并多次应邀参加国际学术会议和国际韩国语教学研讨会议;会上,维翰先生均发表个人研究成果及论文,受到与会学者的认可和好评,堪称韩语教育专家。这些研究成果和论文全部收入他的个人论著或刊登于国内外有关刊物。先生的主要论著有:《中国语惯用型》,1989、1993年日本中华书店出版;《生意用语100句》(韩语翻译),1993年北京语言学院出版社出版;《标准韩国语》,1997年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韩国研究论集》第一辑,1999年新世界出版社出版;《速成韩语初级教程综合课文》(韩语翻译),2000年北京语言文化出版社出版;《现代韩国语语法》,2004年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实用现代韩国语语法》,2008年外文出版社出版。

维翰先生一生与韩语教育结缘。现在,维翰先生桃李满天下,他的学生们正在为我国的外交、外贸事业大显身手。维翰先生热爱家乡,前不久,他把毕生的著作和有关对外汉语的藏书一百多本寄赠东山县图书馆。他在语言学术上的成就和贡献,是东山人的骄傲。维翰先生是东山县走进北京大学学习和工作的第一人,他的鲜为人知的身世,也将成为激励东山人勤奋向上的史篇。

 

 

 

                  

 

 

 

 

 

 

 

 

 

 

 

 


  许维翰教授的恩师金俊烨(韩国高丽大学校长、中国九所著名大学名誉教授)在韩国《朝鲜日报》人物栏撰文,专题介绍许维翰教授在韩国语教学上的成就  

 


 

 

 

 

 

 

 

 

 

 

 

 

 

 

 

 

 

 

 

 

 

 


  许维翰(居中)与恩师金俊烨(左一,韩国高丽大学校长)、季羡林(右一《国学大师、北大副校长》合影 

 


 

 

 

 

 

 

 

 


 

 


  许维翰(左一)与江泽民、季羡林等合影 为许 

 



相关热词搜索:韩语 专家

上一篇:一片冰心在玉壶——声乐教育家片冰心
下一篇:师表·硬汉·书法家 ——记沈振东先生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