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
首页 > 名人专栏 > 现代 > 正文
丹青皆诗韵 风骨尽可铭 ——怀念著名书画家孙用钊先生
2014-07-16 17:22:11|发布者: 林育川 | 查看: | 评论: 0 |来源:苏峰拱秀
摘要: 丹青皆诗韵 风骨尽可铭——怀念著名书画家孙用钊先生李鸿耀癸已霜序,公元2013年10月26日,在东山县人民会堂,由中共东山县委宣传部、东山县文联、东山县谢黄洪艺术馆共同主办“首届漳州书画艺术节——东山·20 ...

丹青皆诗韵   风骨尽可铭

——怀念著名书画家孙用钊先生

李鸿耀

 

癸已霜序,公元2013年10月26日,在东山县人民会堂,由中共东山县委宣传部、东山县文联、东山县谢黄洪艺术馆共同主办“首届漳州书画艺术节——东山·2013近现代书画作品拍卖会”。槌声迭起,拍卖会现场气氛热烈,竟价激烈。此时,忽传来东山县美协主席、石斋画社首任社长孙用钊先生不幸逝世的消息。一时间,用钊先生的一幅《梅花》作品引起大家的广泛关注,经过全场最多的8轮举牌,最终以高出起拍价2.87倍的高价被一位藏家购得。我既感到欣慰,又十分惋惜,更沉浸在无限的哀思之中……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春,经艺友推荐,我认识了用钊君。其时他给我的第一印象是:言语纯净却又色彩斑斓,谈锋不键却又不失幽默风趣。观其画作《傲雪寒梅》,但见冰封中喷发着火的炽热,画家诗人的特质跃然纸上,至今每当忆及,总是难以忘怀。

孙用钊先生,自署笔名勉之、半庸寒斋主人。1944年农历8月28日生于黄道周故里铜陵深井村,九十年代初,调入东山县政协画室,移居西埔镇白石街后,又署“白石邨人”。他自幼爱好文学、音乐、美术、书法,长期以来从事工艺美术设计,曾进修于福建工艺美术学校。书画作品多次入选全国、省、市、县各级展览并刊印入册,已经出版《当代中国画家精品选辑——孙用钊书画》、《东山当代书画作品集——孙用钊画选》、《孙用钊书画作品集》等多部书画册,并出版《游目骋怀集》孙用钊诗文选,书画作品远销东南亚、欧洲各国。生前为福建省美协、书协、诗词“三栖”会员,漳州市政协画室画师,东山县美协主席、石斋画社首任社长。

用钊先生自幼聪慧,家学渊源颇为深厚。他的父亲孙初升是一位贫寒的中医,处世达观、爱好广泛、风度儒雅,涉猎戏曲自不必细说,其广博的历史和古典文学知识尤为晚辈所敬佩,也为乡人称赞。用钊先生年轻时常聆听父亲讲历史典故、艺文轶事,闲时同学小聚聊天之余,其父每喜老少同侃,经常讲述《祭鳄鱼文》、《前后出师表》、《红楼梦》、《西厢记》、《聊斋志异》,以至晚清诗人袁子才、赵瓯北的诗章,乃至本地名士马兆麟、翁其达的轶闻,还举灯谜、说楹联、唱昆曲,应有尽有,所述往往妙趣横生,耐人寻味。就是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用钊先生深得其父高洁、风雅、诙谐之遗风,自然熏陶成独钟艺文的情怀,此应是用钊先生日后从事笔耕墨染的先天基础。

“百善孝为先”。用钊先生少年辍学,原因竟是出于孝心。青少年时期,其父在乡下从医,两位哥哥在县里工作,两位姐姐皆出嫁,家中唯留下患类风湿关节炎的老母和一位年幼的小妹。用钊先生初中毕业后虽以优异成绩考取东山一中高中部,无奈学校设在距家二十里外的新县城。用钊先生于是选择放弃学业,这一年,他17岁,毅然挑起料理一切家务和照顾老母的重任。然而他辍学而不失学,在自我修炼的漫漫长路中一点一滴吸纳艺文的滋养,终有所成。

为了生计,孙用钊先生18岁招入工艺社画花镜,勾描涂抹,学得一点笔墨功夫,领悟了一些美术之道。多年后,他被调入家具厂从事美术设计。青少年时期的经历,对孙用钊先生思想性格和艺术风格的形成,起着决定性的作用。艰苦生活的磨炼,锻造了他谦和淳朴的品质,这种品质直至提炼到最后的精粹。

东山文化积淀丰厚,是明“四大家”之一、先贤黄道周先生故里。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铜陵古城活跃着一班爱好艺术的年轻人,他们多是工艺厂的技术人员、影剧院的美工以及其他行业的职员,共同的书画爱好产生一种凝聚力,使他们经常在一起切磋技艺、品评习作,自然而然形成一个艺术群体。他们经常举办书画观摩。1983年端午节,在孙用钊先生的倡议下,共谋创建画社,并以黄道周的字号“石斋”命名,意在继承先贤的治学精神,光扬民族的文化传统,丰富民众的精神生活,切磋提高技艺。在本省内,石斋画社算是比较早出现的民间艺术团体。

石斋画社延聘欧眉山、林少丹、沈振东等名书画家为顾问,30年来,在社长孙用钊及画社理事会的带动下,常年进行艺术交流,先后举办了近百次书画观摩和展出,作品上万幅。除此还配合党政机关和文化部门举办了《海峡两岸东山人书画展》、《纪念黄道周诞辰四百周年书画展》、《铜山建城六百周年书画展》、《石斋画社建社卅周年书画展》以及国防教育、计划生育、环境保护、税法等专题宣传性的书画展览。石斋画社社员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目前正焕发出勃勃的生机与活力,成为东山艺术界一支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值得一提的是,孙用钊先生被大家拥立为社长,一任30年,他与现任社长杨颖哲先生是艺术上的知交,全体社员在长年的笔墨生涯中,相濡以沫,一起研讨探索,精诚团结,互勉互学,一扫“文人相轻”的陋习。

    古人画画,以临古为高。谁的功夫深,以临摹为根基,总之一定要有古人的风貌。深受黄道周文化、闽南文化和深厚家学濡染熏陶的孙用钊先生,一方面对中国传统文化极为尊崇,如唐、宋、元、明、清各个时期的山水、人物和花鸟等,另一方面对中国近现代大家又下了相当精力进行研究。他对齐白石、吴昌硕、黄宾虹、傅抱石、李可染、潘天寿、马兆麟、林嘉、亚明、诸乐三、吴茀之等人的作品以及海上画派和江浙画派的艺术风格都反复揣摩。这种广汲博纳为我所用的特点,在孙用钊先生作品所运用的笔墨技法中时常有所体现。不管是外出写生的生活体验,还是在躬行创作中他都融合自己的文化素养,以自己的艺术语言来书写。就孙用钊先生所处的人文环境而言,黄道周文化和闽南文化,其实都是海洋文化,它们天生具有开放性、流动性、包容性的特质,它们接纳了中原文化、关帝文化的精髓,并与闽台文化和海外文化相通相融。如果说孙用钊先生的艺术,走的是一条文人画的道路,通过几十春秋的人生苦旅,终于有所建树,那么,他首先得益于家乡的这种文化氛围,以及传承有序的深厚的文化积淀。

    在东山艺术界,孙用钊先生以平实恬淡、谦和待人著称。对于孙用钊先生,重要的不是一两件作品在当今社会如何引人注目,也不是目前每平方尺润格能卖得什么好价位,而在于它们明确地表达了他的艺术理念,以及他对生活和艺术之间关系的理解,由此,引出了几十年来一以贯之的主线。人生的迁变,环境的移易,生活的重压,时尚的诱惑,都没有改变他的创作方向。

    换言之,这位为人随和宽厚的艺术家,有一种至为坚执的艺术信念,他恪守自己对于艺术的真实理解和感受,恪守自己对家乡和生活的深情和眷恋。用他自己的话说:“我深爱家乡山水草木,向往祖国名山大川,用心灵去感悟,用笔墨来传神。对书画艺术的执着,真率而不溺娇柔,写意而不求形似。几十春秋苦心孤诣,朝朝暮暮沉思浮想,笔墨之干湿浓淡,开裂的是心迹伤痕,湮出的是劳作汗斑。”

    古人云,书者,心画也。孙用钊先生的艺术风格,具有醇和含蓄的特色。他走的是一条清新雅致和雅俗共赏之路,他的突出成就在于花鸟、山水和书法三大方面。他很注重传统功力和现代笔墨的运用,对于不同题材的内容,不同的审美情景,皆采用相应不同的形式和表现手法。读孙用钊先生的作品,不难看到这种形式语言的灵活性和多样性。同时他善于在画面上自题诗词并配以书法表现,更增添了作品的完整性。

必须承认,孙用钊先生不属于那一类善于炒作的艺术家。换言之,在他的艺术生涯中找不出任何“石破天惊”的巨作或故事。在当今这个喧扰竞奇、艺术家动辄刻意创造“奇迹”、不断变换花样以满足公众强烈好奇心的时代,任何谦和恬淡的个性,包括与这种个性紧密相关并在表面上看来毫无“挑战”意味可言的艺术行为,都会毫无例外地被视为劳而无功的逃避现实生活的方式。不言而喻,孙用钊先生目前也分担着这种“厄运”——他的气质和他的理想决定他似乎永远没有资格充当某种潮流的“领头雁”。然而,恰恰正是在这一点上,孙用钊先生完整地诠释了他真正独立自存、为公众所认可和赞赏的正能量。

“尘缘未尽未辞行,老屋依然研丹青;竹里梅间白云贯,菊坛兰苑紫气生。”这是用钊先生病重时体内支架取掉后写下的最后一首诗,而今已成绝笔。2012年初夏,孙用钊先生被确诊为癌症,但他对待人生的态度非常积极,配合医生和家属多方诊治,纵使身陷沉疴,仍勉力作画、写字、吟诗,留下了一件件难能可贵的作品。他在病中的言谈仍乐观幽默,语惊四座。有一天,家属请了一位研究生医师为他会诊,他风趣地说:“幸好是研究生,而不是研究死。”逗乐了妻儿。然而,他终究抵御不了病魔的肆孽,无奈与我们永别远行,从此天堂多了一位艺术家,使我们在凡间感到无限惋惜,齐声嘘唏。

山中自有千年树,人间难留百岁人。亲友在孙用钊先生的墓碑上镌刻概括他一生的墓志铭:“几箧丹青,数叠诗笺,一抹淡影,勉之

品鉴,风骨可铭。”

在孙用钊先生逝世之际,谨作此文,以示怀念!

 

(2013年霜序)

  (本文作者系现任中共东山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文联主席)

 

 

 

 

 

 

 

 

 

 

 

 


  孙用钊书法:自撰词《醉蓬莱·苏峰拱秀》并书:看苏峰拱秀,雨扮云梳,浪抚沙渚。罩碧飞丹,渲蓬莱文气。搁岸轻舟,惓情归鸟,抱晚风熏浴。信步闲庭,焚香吹草,梦萦无寐。天性糊涂,自由情结,未敢沽名,任春消迹。尘世纷纭,弄墨如逃逸。造化如烟,岁月惊短,问谁非谁是。把卷临风,狂歌诗酒,与君邀醉。   

 


 

 

 

 

 

 


 

 

 


  孙用钊画作《傲雪寒梅》自题款识:铁石冰霜百世身,疏明瘦直一生真。玄云借我凌寒便,直上钧天试早春。  

 


 

 

 

 

 

 

 

 

 

 

 

 

 

 

 


 

 

 

 

 

 

 

 

 

 

 

 


  孙用钊书画集及诗文著作《游目骋怀集》 

 


 

 

 

 


 

 

 

 

 

 

 

 

 

 

 

 


  庆祝石斋画社成立30周年,全体社员合影,二排右六为孙用钊。 

 


 

 

 

 

 

 

 

 

 


相关热词搜索:诗韵 风骨 书画家

上一篇:人缘·山缘·墨缘 ——谈著名山水画家朱文铸的艺术生涯
下一篇:春风化雨 皓月行空 ——追忆大伯父翁奇达二三事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