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
首页 > 名人专栏 > 现代 > 正文
江彩霞
2014-07-16 16:41:16|发布者: 林育川 | 查看: | 评论: 0 |来源:苏峰拱秀
摘要: 江 彩 霞林定泗20世纪40~50年代,东山城关出了个女名人,她叫江彩霞。说她出名,不仅在于她的美貌,也在于她不凡的经历:曾参加闻名遐迩的台湾义勇队少年团,参与抗日斗争;还在于她为师的尽职尽责却被清洗出 ...

 

江 彩 霞

 林定泗

 

20世纪40~50年代,东山城关出了个女名人,她叫江彩霞。

说她出名,不仅在于她的美貌,也在于她不凡的经历:曾参加闻名遐迩的台湾义勇队少年团,参与抗日斗争;还在于她为师的尽职尽责却被清洗出教育队伍,最后被强令上山下乡并客死他乡。

让我们来缅怀她的一生。

1927年,江彩霞生于东山城关一个大户人家江厝,父亲为自由职业者。上帝特别厚爱这个寻常人家的女儿:不但赐予她聪明的大脑,还赐予她美丽的外貌,尤其赐予她正直与热情、能歌与善舞。当年为了给她取名,当父亲的绞尽脑汁,终于为白居易《忆江南》的名句“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所启发,给女儿取名江美云,到读小学时候,教书先生见她长得如此灿烂纯美,遂建议她改名江彩霞。

但是命运并没有因为她的聪明美貌而给她带来幸福。

在最需要母爱的年龄,母亲不幸去世,这年江彩霞4岁。2年后,父亲因家业不振而且丧妻,终于远走他乡到马来西亚谋生。从此,失去双亲之爱的江彩霞与祖母相依为命。伤心的经历,痛苦的生活,使她和祖母情深意笃。勤劳的祖母尽管生活清苦,却没有失去对孙女未来的美好期盼,老人家节衣缩食让她上学读书,从小学,到初中——这在当时的天涯海角东山,一个女孩子能得到如此多的教育培养,可谓凤毛麟角。

江彩霞的少女时代,正值抗战时期。东山是块抗战的热土,宣传抗日的歌声响彻云霄,宣传抗战的戏剧在城乡间热演。耳濡目染,她渴望着为国家效力,像男儿那样跃马横枪驰骋疆场,驱除倭寇保家卫国。可是她也知道,自己一个弱女子,家中尚有年老的祖母,壮志难酬。一个偶然的机会,她把自己的热望和难处告诉了自己的老师、东山籍书画家许其和先生。江彩霞报效国家的正义感,让他刮目相看。不久,许其和暗中鼓动她舍家卫国,与若干同学于1944年7月前往龙岩,参加驻在该地的台湾义勇队少年团并接受训练。

笔者无法想象,当时江彩霞在离开自己身边唯一亲人祖母时,是一种怎样的难舍难分情景,但是可以想见这个弱女子是在重演当年荆轲离乡前往咸阳谋刺秦王时,“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壮烈。江彩霞巾帼不让须眉的壮举,无疑让七尺男儿汗颜!笔者也无法知道,江彩霞在这支抗战队伍中如何表现。但是笔者可以从龙岩市新罗区中共党史研究室主任符维健先生在《统一论坛》(1995年第4期)发表的《台湾义勇队在龙岩》一文中,了解到这样一些事实:1942年10月,从浙江金华撤退的台湾义勇队来到龙岩,将队伍整编成3个区队、9个分队,另附设百人台湾少年团,总人数达381人。同时积极开办干部训练班,为收复台湾作准备。干部训练采用军事管理,施以严格的军事训练。结训后,将学员分编3组,出发至闽南一带巡回活动,以“保卫祖国,收复台湾”为中心任务,增强两岸同胞的抗敌决心。这些热血青年,甚至组成宣传小组,在敌占区边缘,用日语向敌人喊话,宣传中国人民的抗战决心,瓦解敌人的意志。可以想见,作为少年团成员,而且具有宣传天赋的江彩霞,必然活跃于这支宣传抗日的队伍。又据江彩霞女儿介绍,母亲生前曾告诉过她们:当年义勇队有共产党的地下组织,一个长胡子的人常暗中召开组织会议。开会时,就叫她在外面望风放哨。为慎重起见,笔者查阅了有关台湾义勇队少年团的资料,获知其中有关该组织的核心领导者李友邦,看到《人民日报》2005年9月26日第二版有关其人的资料:“1945年抗战胜利、台湾光复后,台湾义勇队成员返回台湾。1952年李友邦将军在台湾白色恐怖中遇害,牺牲时年仅47岁。”又查阅李友邦遇害的原因,在《台湾资料•政治事件库•李友邦事件》认定李友邦“包庇窝藏中共间谍”,且自身“早已加入中共组织”,故以“涉嫌包庇掩护中共间谍罪”判处死刑。可以想见,当时的义勇队少年团领导者对她是如何的信任。

1945年8月,抗战终于取得了胜利,被日本人占领长达50年的台湾终于回到祖国的怀抱,饱受日本人蹂躏的台湾人民,急需祖国传统文化的教育熏陶。当年10月25日台湾光复后,台湾义勇队队员们分批乘船返回台湾。许多大陆热血青年,满怀激情与义勇队员们一起前往,从事中华传统文化的传授。这年的12月,江彩霞与一批热血青年也融入这支队伍。她在彰化女中任教员,开始了从事教育工作的生涯。

光阴荏苒,江彩霞在台湾从教已有3年多。由于为人的善良、教学的勤勉和美貌可人,她成为青年们心中极为美好的偶像。众多爱慕者的眼球聚焦于她。追求者中有同乡人,更多的是异乡人。一个同乡追求者以为有乡亲之便,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然而江彩霞对这个同乡却并不看好。这样,失望的同乡回到东山,把江彩霞在彰化被众多爱慕者追求的情况告诉了她的祖母。在东山孤苦过日的祖母,听到这样的消息,无异于晴天霹雳:老人家原希望自己的孙女有朝一日回到东山,找个婆家,好有个照顾,没想到孙女竟有可能被异乡人娶走。老人家担心这种局面发生,赶忙写信往马来西亚告诉儿子,希望他出面干预江彩霞的婚事,即让她无论如何要回东山。儿子遵从母命,立即修书给女儿,要她马上返回老家,否则断绝父女关系。

家中亲人关系上的危机,江彩霞无法回避。就这样,江彩霞结束了离家4年6个月的游子生涯,结束了她在台湾3年零1个月的教育生涯,于1949年1月回到东山老家,并屈从于命运的安排,嫁给小学教师孙庆钟。翌年,女儿出生,养育孩子成了她的生活主旋律。

江彩霞在孙家过了2年的家庭主妇生活,直到1950年5月东山解放。新政权的成立,让江彩霞看到了生活的新希望——自己曾经为之奋斗的社会,不就在眼前吗?于是,江彩霞急于在新社会中找到最适合自己的位置。就这样,1950年8月,江彩霞入伍,成为小学教师。之后,她参加了龙溪师范学校的函授,并取得毕业文凭。

笔者有幸成为她的学生,是在1958年秋天。开学的第一天,上数学课时候,预备钟刚响,一个衣着素雅的女教师就出现在教室门口,但见她戴着透明镜框的眼镜,眯着嘴唇,柔美的眼睛微笑着,和善地看着我们,胸前抱着讲义夹。从那时开始,她给我们上数学课。

让笔者印象深刻的是江老师对学生的高度负责。那时,小学数学乘法表背诵,是二年级学生必须掌握的,可是偏偏有人背不好。为了不让任何一个学生落下,她坚持每天上课抽问,背不好的学生就在放学后留下继续背诵。每逢这时候,江彩霞会抚摸着你的头,鼓励你,安慰你,为你搬来椅子,倒好开水,微笑着苦口婆心教你背乘法表的方法,直到你完全能够熟练掌握为止。教学如此负责任的江彩霞,已经是4个孩子的母亲,她家中的人正等着她回家理家务、吃饭,可是她选择了先教育别人的孩子。让笔者感慨万千的是,在55年后的几天前,为了写本文,再次拜访江老师的女儿们,意外看到了她当年亲手写的一份简历,才知道她早在1957年就得了肺结核——那时候得这病,就如同当今人得了癌症一样可怕——江老师就是在自己得了肺病的严重情况下,仍若无其事地对她的学生保持着极其慈祥的微笑,保持着忘我工作的习惯。笔者不由在心中赞叹:江老师,你在抗战年代舍家卫国;在和平年代舍命从教,你堪称人杰!

对江彩霞怀着敬意,从多方面赞美的又何止笔者。当年笔者曾抱着一大叠同学的数学作业去她的办公室。她不在,却听到几个同行在谈论她。同行们在赞扬她的教学态度和教学能力,赞叹着她忘我的工作精神,自愧着为师的弗如。而后,又听他们在对江老师的美貌交口赞叹,有的说她高高的鼻梁像维纳斯;还有的否定,说她的丹凤眼应该属于西施。当时笔者太年幼,不懂得什么“斯”,还是什么“施”,却懂得这是同行们对她的工作和美貌的高度肯定。听她的女儿们说,直到前些年,还不时有从国外、从台湾来的陌生人,自称是江彩霞曾经的朋友、同事、学生,千辛万苦寻到她们,要来拜访江彩霞。

谁也没有想到,江彩霞在教笔者数学1年以后,突然失踪了。

原来,是县文教科以江的政历等问题,于1960年10月18日将她清洗出教师队伍。46年后的一天,笔者采访当时的校长林桂德,老校长谈及江彩霞,倏然泪下:这么好的一个教师,要把她清洗出去,无论如何难以启齿。可是上级的决定必须执行,林校长委托总务陈捷祥代为告知,但陈也没有勇气,结果两人相拥而泣。刚好其时江有肺病需长期治疗而向林校长请假,林顺势告诉江:回家安心治疗,等学校需要再通知她返校上课。于心不忍的林校长又说:“不然农村有人请代课,你可以去,或是去找别的职业。”就这样,江彩霞离开了她热爱的教学岗位,离开了东山县实验小学。

江彩霞至此失业。可是家中的孩子,最大10岁,最小5岁,要吃要喝,怎么办?为了生活,一个大病稍癒的弱女子,就此开始了社会最底层的痛苦挣扎:拾草、养兔、织网、绣花。

然而失亲、生病,被清洗出教师队伍和生活上的痛苦,仅仅是她不幸命运的部分,更大的不幸伴随着“文革”来了:谁也没有料到,江彩霞那段抗日的光荣史,竟成了她不幸一生的主因。

因为她的台湾义勇队少年团历史,以及抗战胜利后到台湾从教的经历,成为被挂上“从台湾派来的日本间谍”的罪证。江彩霞因此被强令监督劳动,又于1968年秋“清队”时被抓,遭批斗、游街,又遭棍棒击打至腰椎移位,并因此落下残疾,走路腰都无法伸直。1969年底,江彩霞及其子女被强迫下乡到平和县文峰公社龙山大队。1973年4月23日(农历三月二十一日)9时许,在过溪采猪菜时,突遇山洪暴发溪水暴涨——同行的女性中,有小孩,有大人,都侥幸逃过这一劫,唯独江彩霞因腰椎残疾无力与洪水抗争,被洪水冲走淹死。

江彩霞的死,让许多认识她、同情她和景仰她的人怎么都想不明白:上天既然要把她打造成如此出色的美妙女子,为什么又要这么无情地毁灭她?因此,江彩霞的命运,至今仍让许多人扼腕叹息,之余,只好以“红颜薄命”来做解。

善良的人们终于等到了江彩霞平反正名的一天。1981年12月15日,中共东山县委组织部《关于江彩霞的“不纯”复改安置决定》文中,有以下文字:“经复查,江的历史问题,1958年元月东山县人委会文教科已作为‘历史问题’的结论……不宜作为1960年清洗处理的依据;1944年参加台湾义勇队少年团,现按中共中央组织部组织局(81)组建字476号文件精神,其组织系我党领导下的一个外围抗日进步组织,原结论‘历史问题’是错误的,给予改正,恢复名誉……根据中共福建省委闽委(1980)18号文件精神,经研究决定:撤消1960年10月东山县文教科对江彩霞清洗出教师队伍的决定;恢复教师名誉。”平反正名的这一天,离她被清洗出教育队伍的时间计21年又2个月。

江彩霞没能等到了平反正名的这一天,然哲人已萎,呜呼哀哉。

谨以此文怀念笔者的恩师江彩霞。

(2008年3月12日)


相关热词搜索:江彩霞

上一篇:殚精竭虑谋大业 ——缅怀陈汉波先生
下一篇:从东山岛走出来的院士 ——等离子体物理学家蔡诗东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