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
首页 > 名人专栏 > 现代 > 正文
欧盈茂先生传略
2014-07-16 16:09:55|发布者: 林育川 | 查看: | 评论: 0 |来源:苏峰拱秀
摘要: 欧盈茂先生传略陈旭山1926年10月,欧盈茂出生于东山县铜陵镇的一个大家庭。历史上欧氏宗族以善于水上生活著称。欧盈茂出生前,父亲和四叔就已经渡海出洋了。欧盈茂有兄弟2人,加上堂兄弟共有11人,除了他留在家乡 ...

欧盈茂先生传略

陈旭山

1926年10月,欧盈茂出生于东山县铜陵镇的一个大家庭。历史上欧氏宗族以善于水上生活著称。欧盈茂出生前,父亲和四叔就已经渡海出洋了。欧盈茂有兄弟2人,加上堂兄弟共有11人,除了他留在家乡东山外,其他10人全部在南洋等地谋生,因此,有海外背景成了欧盈茂一辈子的重要特点,甚至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欧盈茂受到良好的小学和初中教育,1942年6月,他参加了民国政府的中国科学院海洋考察团,在东山海域调查渔业和盐业资源,成为一名年轻的职员。这是改变欧盈茂命运的抉择,从此,他对海洋生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研究海洋生物成了他一辈子的追求。由于长年和大海打交道,他还练就一身好水性,成为游泳高手。1943年2月,进入集美水产航海学校学习,1946年2月完成学业,按规定必须上船实习一学期,母亲因为身边只有欧盈茂一个儿子,出于安全考虑,不同意儿子上船实习。欧盈茂顺从母亲的安排,只好回到东山,在私立渔民小学任教,同时继续对海洋生物进行调查研究。1947年8月,经厦门大学海洋生物系主任唐世凤推荐,到厦门大学海洋生物系担任海洋观察员和英国教授的助手。1949年9月回到东山,10月厦门解放,他没有返回厦大,而是接受东山中学校长黄启宗的聘请,在东山中学任教。      东山解放后,他照常在中学任教,参加一些宣传工作,为县领导做闽南语翻译。1950年6月,被选送到福州参加省第二期新民主主义研究班学习,并申请加入新民主主义青年团。这个时期,欧盈茂像许多热血青年一样,积极向上,渴望进步,9月份学习结束回到学校,担任生活指导委员会主任、团支部副书记和党的宣传员。同时,注重海洋生物的采集和标本制作,协助厦大海洋系编写海洋鱼类学资料。这一时期,他在东山海域首次发现“米氏”和“游荡”等品种的食用海参,也发现了几种有经济价值的藻类。      1954年,欧盈茂希望发挥专业特长, 想回到母校厦门水产航海学校工作,而厦门大学海洋系也在此时邀请他到厦大任教。然而,因为种种原因未能成行,反而被调到漳浦一中,他心平气和接受上级的安排,同年7月,又被调到云霄一中。随着时间推移,政治气氛越来越凝重,强调阶级成分划分,开展阶级斗争。在后来的反右运动、四清运动和文化大革命时期,欧盈茂的海外亲属关系成为他继续进步的障碍,是每次政治运动的嫌疑,甚至可能成为无产阶级专政的对象。他目睹了许多同事惨遭批斗和迫害,本来话语不多的他,更加谨言慎行了。为此,他冷静应对,广结人缘而又保持距离,自觉地把自己边缘化。他在云霄一中工作了17年,文革中没有受到批斗,更没有被拷打折磨。后来他回忆这段往事,不归功于自己,却对人说:“云霄人待我不薄,没有一根竹片上身(没有挨打)。”     1971年,云霄县峢屿乡组建中学,缺乏教师,领导觉得他是个一专多能的人才,能够教生物、英语、音乐等课程,调他到峢屿中学担任英语教师。从重点中学到乡镇中学,又不是去当领导,峢屿中学各方面条件和云霄一中相比相差甚远,一般人都会产生巨大的心理落差,然而欧盈茂却说,峢屿好,离家近。在峢屿中学,校长是欧盈茂的学生,欧盈茂没有摆长辈架子,而是和同事打成一片,还和当地村民建立了良好关系。那时不允许商品自由买卖,称之为“打击投机倒把”,峢屿村民迫于生计,渡海到东山,偷偷出售土特产,购买日用品,常常被市管人员抓住没收。村民找到欧盈茂,他总是尽其所能代为说情化解,有的村民甚至在他家里吃饭住宿,他也乐此不疲。      1979年,欧盈茂调回东山二中,任生物教研组组长。回到家乡的欧盈茂如鱼得水,带领学生开辟第二课堂,采集制作海洋生物标本。沙滩礁石,风口浪尖,常常能够看到他和学生不辞劳苦采集海洋生物的身影,他还现场向学生讲解每一种海洋生物的名称、种属和习性特点,然后再带回学校制作成标本。他多方打听搜寻,有一次,听说渔民捕到大龙虾,连夜赶到渔民家里,恳求人家把肉吃掉,把壳卖给他,带回来制作成巨大的龙虾标本。他交代家人每天上市场,一定要买回来那些奇怪而少见的海鲜。再挑选有用的带到学校制作成标本,一些小钱他也懒得向学校报销,家人开玩笑说:“二中那些标本,有许多是从我家菜篮子挑走的。他这个人是草鞋咬进来,猪肚咬出去(吃亏自己,造福别人)。”     他带领师生经过几年努力,1984年,终于创立了海洋生物标本陈列室。陈列室集科学研究、生物科教学、标本制作和种类保存于一体,拥有藻类、无脊椎动物、海洋脊椎动物三大部分。海藻有绿藻、褐藻、红藻三大类共62种,无脊椎动物分七大类共700多种。其中海绵动物24种,腔肠动物79种,环节动物13种,软体动物近400种,节肢动物180种,棘皮动物80种,苔藓动物10种。海洋脊椎动物有鱼类标本约400种,海龟5种,海蛇3种,小型鲸类2种,拟大须鲸骨胳标本,伪虎鲸骨胳及皮肤剥制标本各1个。基本涵盖了台湾海峡海洋生物全部物种。     根据以往资料介绍,造礁石珊瑚只生长在热带海域。欧盈茂在采集过程中发现,在东山海域也能采集到锯齿刺星珊瑚、盾形陀螺珊瑚、标准蜂巢珊瑚,还有与它们伴生的罕见的体长1.3米的大矶沙蚕,打破了学术界对这些物种地理分布的原有说法,这为福建省海洋动物的研究提供了新的内容。弥足珍贵的是,至今世界上已知海龟有2科5属共7种,而欧盈茂就采集了赤米龟、棱皮龟(俗称“杨桃龟”)、绿海龟(俗称“乌龟”)、丽龟(俗称“乌龟仔”)、玳瑁龟5个品种。美国海洋爬行动物专家约翰·菲锡希博士来参观时,对这些龟类特别赞赏。陈列室还收集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鹦鹉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唐冠螺、虎斑宝贝,在遗体学上有研究价值的白化瓜螺。标本种类之多,为全国中学之冠。      东山海洋生物标本馆的建立,使成千上万青少年学生从中接受海洋生物多样性知识和环境保护教育。如果论功受赏,欧盈茂无疑是首功。桃李无言,下自成蹊,东山二中海洋生物标本馆地处偏僻海岛,但慕名者很多。杨成武将军、全国人大常委何康、原中组部长张全景、原省委书记陈明义及省、市科协领导,部分高等院校领导专家教授,以及中国两栖爬行动物学会理事黄视坚、遵义医学院副院长李德俊教授、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和古人类研究所的尤玉柱教授、美国哈佛大学焦天龙博士及海内外一些专家教授莅临参观时,都给予很高的评价。作家陈章汉写下报告文学《陋室里的海生世界》发表在《报告文学》杂志,肖复兴以《风动石》为题的散文发表在《人民日报》副刊。还有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省市电视台、《福建日报》、《福建画报》《闽南日报》、《福建青年》都曾作了专题报道。后来,标本陈列室进一步扩大,面积400平方米,1998年改名为“东山海洋生物标本馆”,1999年被省科协确定为“福建省青少年科技教育重点示范点”、“福建省青少年科技教育基地”。为此,欧盈茂当选中国两栖爬行动物学会理事,并多次被邀请到南京师范大学等高校讲学。近年来,东山海洋生物标本馆进一步扩大,面积达2980平方米,按照物种资源分类设置11个展区, 2013年,被国家教育部和环保部确定为首批全国中小学环境教育社会实践基地。      也在1984年,欧盈茂被选为东山县政协常委、漳州市政协委员。他喜欢戴着鸭舌帽,穿着吊带西裤,风度翩翩,步伐稳重,很绅士地从街上走过,总是礼貌地和熟人打招呼,给人留下和蔼矜持的印象。可是,人们很难看到他挽起裤管,光着脚丫,和学生一起在沙滩上、礁石间采集标本的渔人模样。他一辈子热爱海洋生物,然而,他的研究在东山没有同行,难于引起共鸣和影响,他甘于寂寞,孜孜不倦,不是以论文论著体现研究成果,而是以海洋生物标本的直观存在震撼人心,为东山二中,为家乡留下一笔特殊的财富。人生的谋划,世间的聪明,于此可见一斑。      欧盈茂执教几十年,可谓德高望重,桃李满天下,他的许多学生有的成了知名专家学者,有的走上了各级领导岗位。退休后,他被选为首任东山县离退休教师协会会长,机构成立困难重重,有机构没有场所,他多方努力,利用自己的声望,多方交涉,政府答应把石鼓街原面粉厂废弃场地拨给退休教师协会使用。可是,有了场所却没有资金修建,他到处奔波,屈尊就卑,甚至动用个人的海外关系,筹集资金。儿子说,父亲做人,为了别人的,为了公家的,什么都好都可以,家里事就是再困难也从未向海外亲人开过口。就这样,退休教师们有了一个娱乐和休闲的地方。

欧盈茂是话语不多而又乐于助人的长者,在离退休教师协会,老人们休闲娱乐之余,常常因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发生矛盾,欧盈茂总能化解于无形,还力所能及帮忙解决一些家庭纠纷。他帮助别人不分长幼贵贱,1990年,一位学生高考落第,礼节性拜访老师,闲谈中流露出前途渺茫、就业困难的心情,欧盈茂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不久后他介绍这位学生到县广电站当临时工,这位学生大感意外,他并没有提出要求,非亲非故,没有想到欧老师竟然会伸出援手。后来,这位学生经过自己努力,成为县电视台的主播,彻底改变了命运。

    欧盈茂为人乐观,兴趣高雅。乒乓球技艺精湛,五六十年代,他曾经连续十几年取得县级乒乓球比赛冠军。退休后,在退休教师协会会长任上,组织离退休教师门球队,训练有方,参加县级比赛获得冠军。他擅长书法,风格藏锋露拙,圆融沉稳,曾题过许多牌匾,东城门“晨曦”就是他所题。那时,人们常常把他和另一位书法家沈振东相提并论,说起书法总是以“沈振东、欧盈茂”相称,然而他知道和那些书法名家相比还有距离,自称书法创作只是爱好而已。他从来没有举办个人书法展,更没有出售获利。对于亲朋好友的索取,他几乎都是大方馈赠。晚年他自己出资出版书法作品集,作为艺术创作的总结,非常谦虚给作品集命名《学笔》。东山那么多书画家,欧盈茂诚挚地自谦自勉,实在难能可贵。      2006年欧盈茂老师仙世,享年八十一。追悼会上,庞大的悼念堂,放不下过多的花圈挽联,容不下四面八方的送客。送花圈挽联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形象大使沈澈先生,有著名作家陈章汉先生,送客来自各个阶层,还有峢屿的渔民船工。他生前特别喜欢陈毅《幽兰》诗:“幽兰在山谷,本自无人识,只因馨香重,求者遍山隅。”并且挥毫赠送友人,或许,他以幽兰自许,幽兰是一种境界。他的言行举止就像幽兰的馨香,值得子孙后代仔细回味。      概而言之,欧盈茂老师无论身处何地,都能居则安之,不以物喜,不为己悲。局势艰难时期,却能洞察纷纭世事,明哲保身,泰然自若,脱身于历次政治运动。他始终坚持专业研究,敏于行而纳于言,终获丰硕成果。他高雅又低调,多才而谦虚,恰恰和当今过于张扬的社会形成鲜明的对比。

 

 

欧盈茂在南京大学作学术交流

2000年东山县退休教师合唱团合影,二排右一为欧戤茂。

   

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杨成武视察东山二中生物标本馆

 



相关热词搜索:传略 先生

上一篇:一代宗师方耀铿
下一篇:殚精竭虑谋大业 ——缅怀陈汉波先生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