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事件
东山军民围捕入侵日本飞行员纪实
2014-12-19 15:55:38|发布者: 叶欢欢 | 查看: | 评论: 0 |来源:
摘要: 东山军民围捕入侵日本飞行员纪实陈炳文据《星州南洋东山会馆四十周年(1938-1978)纪念特刊》记载:抗战期间,曾有敌方交通机一架,发生故障,降落南门海湾沙坡上,准备修理,被吾邑保安队围捕,将飞机拆卸,连同 ...
东山军民围捕入侵日本飞行员纪实
 
陈炳文
 
据《星州南洋东山会馆四十周年(1938-1978)纪念特刊》记载:“抗战期间,曾有敌方交通机一架,发生故障,降落南门海湾沙坡上,准备修理,被吾邑保安队围捕,将飞机拆卸,连同驾驶员押解龙溪交我方军事机关处理。”根据这一记述,笔者顺藤摸瓜,作了田野调查,了解到在围捕战斗中,我自卫中队中士班长孙忠英勇献躯的史实。现把其经过志之,让乡人牢记这段为抗日献身的志士。
    “七七”卢沟桥事变发生后,东山北部的厦门和南部的汕头、南澳相继沦陷,东山一岛孤悬,坚持抗战,未被日军占领,成为日伪的眼中钉,屡遭日寇蹂躏。日军司令部参谋兼华南特务机关长山本募率大队日伪先后三次从粤东渡海,在飞机舰艇配合下,大举进犯东山岛,狂轰滥炸,奸淫抢掠。前后出动飞机127批356架次,空投炸弹136枚,舰艇17批148艘次,烧毁房屋2456间,船147艘。东山民众生命财产损失为福建省第一惨重之县。(参看《东山县志》•民国稿本P401•《大成日报》记载)。
1945年元月12日(农历11月29日)午后,一架两翼贴有日本“膏药旗”的军用运输机,在铜山古城南门海上空盘旋着,几次企图拉高升空,但均以失败告终,接着便一头栽到南门沙滩上。东山县兵团自卫中队(由原保安队改编)接到民众报告后,在中士班长孙忠(铜陵石鼓街人氏)的带领下,出动一班士兵立即赶到现场。在沙坎后的农民放下手中的农活,握着锄头;捕鱼归来的渔民抽出船上的“桨砧”;闻讯赶来的市民手持棍棒,在自卫中队士兵的带领下,加入围捕日本飞行员的行列。七、八年来惨遭日本法西斯涂炭的东山岛人民,愤恨的怒火在心中燃烧着。这时,从机舱内飞出一只信鸽,快速地往南飞去。具有多年战场实践经验的孙忠班长判断,这是日本飞行员写信要报告上司,请求救援。由于语言上无法沟通,自卫中队士兵多次向空鸣枪警告,示意日本飞行员下机缴械投降。双方相持了一段时间,仍不见机上有任何动静。这时,南门沙滩上人山人海,多年的仇恨一触即发。为保证民众生命安全,县自卫中队士兵劝说民众往沙坎后撤退,以防不测,但均无济于事,民众反而步步进逼,包围圈在逐渐缩小。这时,孙忠班长心急如焚,他心里清楚,日本飞行员没有死,决不会束手就擒,其“武士道精神”会驱使他作垂死挣扎,危险性还很大。孙忠大声向民众喊话:“日本鬼子不仅放信鸽与上司通风报讯,而且会用无线电向其总部告急,一旦联系上,日方肯定会派多架飞机前来施救,沙滩上没处躲藏,大家要尽快回家去,否则,日机一到,人员伤亡程度不堪设想。”一部分民众开始撤退回家。他又对自卫中队士兵说:“上峰需要活抓俘虏,以便从中获取一些军事秘密,不宜强攻,但事也不宜迟,现在必须当机立断,速战速决。”
五年前,孙忠的胞弟孙孝在龙潭山与敌寇的争夺战中为国捐躯,往事历历在目,国恨家仇越发使孙忠义愤填膺。为了打击日本法西斯的入侵,又要稳定怒不可遏的民众情绪,避免人员的伤亡,作为一名军人,他要忠于职守,勇于献身。孙忠决定自己先去“敲山震虎”,探个虚实。他把其他自卫中队士兵布置在民众最前沿,便义无反顾地往日机尾翼匍匐爬行,距日机还有50米、40米、30米……,忽然机舱射出一梭子弹,孙忠班长应声倒地,鲜血染红了洁白的沙滩。这时,四周的自卫中队士兵复仇的子弹齐向日机射去。有了队友的掩护,一个自卫中队士兵冒险把孙忠抱在怀内,孙忠用微弱的声音嘱托同事:“我们兄弟二人都在抗战时期为国捐躯,日后请照看年迈的双亲和刚满月的幼子和妻子……”,说着便闭上了眼睛,献出了不满30岁的宝贵生命。

孙忠的胞弟孙孝原是福建省保安处新编第二中队士兵。据《东山县志》(民国稿本)记载:“二十九年二月十五日,我军大举向被敌占据的县城反攻,分为三路挺进,尤以城垵一路激战最烈,我军以城垵 后山为据点,与敌争夺龙潭山,自晨过午,相持半日,炮火非常猛烈,敌机又低飞助战……”。孙孝就是在这次龙潭山战斗中阵亡,献出了年仅廿一岁的年轻生命。其墓碑是这样镌刻的:“福建省保安处新编第二中队东山抗日殉难将士孙孝之墓   男国盛 中华民国廿九年二月十五日立”。其殉难时间与《东山县志》记载这次战斗时间一致(参看《东山县志》抗战阵亡官兵名录及照片上)。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日机飞行员估计救援无望,便从机舱内丢出大小枪械各一把,同时,罪恶的双手扯着一件白衬衫,示意投降。自卫中队士兵迅速登上飞机,将其五花大绑。
为了不让日机白天侦查到运输机坠落的痕迹,军民冒着刺骨的寒风,当夜在沙滩上的“打鸟寮”(一种渔业作业用的临时工棚)下方挖个大沙坑,像蚂蚁扛大树一样把日机(当时日机都较小架)推入“打鸟寮”内,点上汽灯,通宵拆解机体,并把残骸用芦苇等什物掩盖。第二天上午,果然有二架侦察机在东山岛上空盘旋、俯冲,大概侦察不到所需的目标,便不情愿地往南飞去。
第三天(1945年元月14日,农历12月1日),东山兵团自卫中队官兵为孙忠举行了简朴的军葬仪式,自卫中队官兵30左右人列队两行,沿途有民众自发加入送葬队伍。日本飞行员被五花大绑,由全副武装的自卫中队士兵押守在送葬队伍之中,光秃秃的日本头颅和身上的衣服被一路的妇女及儿童吐满唾液。送葬队伍行至东坑口,自卫中队士兵向空鸣枪三响,为抗日殉难者壮行,向英灵致哀。烈士的坟墓在“东山抗战阵亡烈士陵园”边,(后因建设味精厂而迁往他处,其子孙国喜在迁墓时见到其遗骸还可看到弹洞。)孙忠的墓碑是这样镌刻的:“中华民国三十四年一月十四日立  东山兵团自卫中队中士班长孙忠之墓   自卫中队官兵全体敬”。(参看照片右)。
军葬仪式结束,日本飞行员由四名自卫中队士兵押解到漳州交我方军事机关处理。与本文开头的记载一致。
当前日本右翼分子还在企图篡改历史,抹杀事实,制造新的领土争端。书写东山的抗战史,记取战争的惨痛教训,我们的情感尤为深切。
 
 
现葬于竹枝山孙忠、孙孝墓

                                                                                                                                                              (2014年12月13日)  

相关热词搜索:东山 军民 日本

上一篇:铜山——施琅征台出师地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